糖果淹沒了星球

管理人:labbri
超蝙,盾鐵,亨本,哈蛋
※版權所有※

[Pinto]All He Ever Wanted

配對:ZQ/CP

分級:PG-13

類別:RPS,Fluff

摘要:站在太陽下,Chris等待著他在世界上最想要的一切

聲明:無論是ZacharyQuinto或Chris Pine都不是我的,不曾是也永遠不會是。我完全尊重他們兩人與他們的男女朋友。

警語:這是真人同人,不喜者勿入

 

    ——314 π/PineDay

 

  Chris喜歡加州。

  當然,這是他的家,再者,他喜歡這裡的陽光。

  他喜歡在濱海堤岸上慢跑,以前只要天氣好他就會出去跑一圈,然後跟一個開著餐車的英國人買他每天早上親手做的義式冰淇淋。就國籍來看這可是個雞尾酒的混亂組合,但又說回來,嘿,這裡可是加州,各種排列組合都不奇怪。

  雖然自從他出演Kirk聲勢上漲後就很少可以一個人跑完整條濱海堤岸(感謝無處不在的狗仔),但他還是熱愛加州的陽光。

  溫暖,熱情,柔軟,炙烈,最後再配上甜滋滋的冰淇淋。

  可是說真的,這也不代表他喜歡在大太陽下呆站整整20分鐘,尤其是當他發現自己開始猛流汗看起來像個被潑了一大桶水的白痴時。

  「我恨你。」

  Chris對著手機的另一端痛苦地呻吟著,汗水沿著眉梢滴了下來,鑽進他頰邊毛茸茸的鬍子裡,熱烘烘的感覺讓他現在非常想把頭上的棒球帽脫下來衝當扇子搧。但老實說,大白天的,不是個好主意。

  不是說他很在意自己私下的個人形象(上帝會因為他拯救了Crocs的營業額原諒他,Chris這麼堅信著),只是現在實在不是個他大方承認對啦這個站在大太陽下濕得像個傻瓜的傢伙就是Chris Pine的好時候。

  「上帝啊,我真是他媽的恨死你了。」

  「我誠心為你在懺悔室的告白感到擔憂,Chris。」電話另一邊的人輕笑了出來,低沉的嗓音透過電子訊號分解重組後完美無暇地磨蹭過Chris的耳膜:「你知道你可以去星巴克吹冷氣的。」

  挑起眉,Chris透過幾乎要遮去他半邊臉的墨鏡看向對街那間擠滿了不知就竟是要喝咖啡還是吹冷氣的客人的咖啡店,低下頭瞪著自己鮮豔的的雙腳嘆了口氣:「算了吧,我還沒走到櫃檯腳趾就被踩爛了。」

  電話另一邊猛地發出了一陣嘶聲力竭的狂笑,Chris咬緊牙關心裡一遍遍默背著Shelley(雪萊)的詩集抑制自己把電話往地上摔的衝動,過了快要半分鐘,另一端那喪心病狂的笑聲終於斷斷續續地停了下來:「早、早叫你把你那堆Crocs丟了……哈!」

  「多謝了,老姐。」翻了個白眼,Chris抬手抓過自己發癢的臉頰——喔,真他媽的棒極了,現在他連鬍子裡都是汗水。

  操他的ZacharyQuinto。

  「說真的,你需要喝水休息,Chris,我不想要你中暑。」透過電話,Zach濃濃的擔憂傳了過來,「我已經要過海關了,再十五分鐘就可以到你那。」

  「我沒事。」蹙起眉,Chris無法克制自己從鼻子裡發出不滿幼稚的低哼,他一直不喜歡其他人把他當作需要照顧的孩子,但Zach往往會無視他這一點不滿,並堅稱他就是蠢到需要有人看著才不會把自己噎死。Chris討厭Zach這點,而Zach也知道,但他就是故意,所以Chris也留著每一雙Crocs不讓時尚先生好過。

  「你當然沒事,只是像隻渾身濕透的Tribble站在街上不滿地咕咕叫。」帶著嘶啞的輕笑嗯哼了聲,Zach調侃地說道。

  「你是個混蛋,你知道嗎,Mr.Quinto?」

  「清楚又明白,Mr. Pine。」

  最好是。又翻了個白眼,Chris往後退了些給拉著黃金獵犬出來散步的男子讓了道。

  以前Zach也會這樣帶著Noah出來散步,當他忙的把大部份的時間花在片場時會換成Chris擔任散步大使,雖然為了躲人耳目他通常只能在黑漆漆的大半夜帶著同樣也黑漆漆的Noah出來亂跑。那時候Chris只能緊緊抓住Noah的狗繩就怕不小心牠跑不見了,他的大近視在半夜可沒啥實質功用。

  不過幸好Noah總是乖巧地繞著Chris轉,有時走在前方有時走在Chris身邊,更多時候牠會蹭著Chris的腳不走。Chris覺得這很好笑,Zach對這很傷腦筋,他到現在還是搞不懂為何自己的狗會黏Chris黏這麼緊。而在Noah之後,新成員Skunk更是緊黏Chris不放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境界,相比之下Harold就比較微妙,但他是隻貓,所以可以被理解。在第一次見到Chris時,Harold盯著這金髮人類整整五分鐘後就搖著尾巴回到了Zach懷裡,最後花了五次若即若離的相處後,似乎總算是打定主意要搶在兩隻狗狗前睡了他。

  Zach決定將他的寶貝們集體叛變的原因歸咎於Chris總是會提著食物出現(Pizza,大部分是Pizza,他愛死了那高熱量及乳脂肪的食物),某種意義上這就像是巴夫洛夫的鈴(1),雖然依照他們往Chris身上撲的狠勁來看,Chris反而更向那個要被他們吃下肚的食物。

  Zach向來不准他們亂吃東西,再怎麼好吃人類食物對動物來說依舊不健康,但Chris總喜歡偷偷把Pizza上的臘腸片貼在手心上然後趁Zach不注意時低下手餵給窩在他腳邊的三團毛球,這導致了即使已經很久沒有見到Chris了,Noah他們現在依舊總是在嗅到Pizza的香味時一窩蜂地衝到沙發邊,期待接下來時不時從天而降的臘腸片或牛肉丁。Susan(2)對三團毛球在沙發邊擠成一團的景像感到好笑,Harold還催促地喵喵叫,Noah則是一直擠Zach的腳,Zach幾乎可以從Skunk的眼睛裡看出對於為什麼Chris不在的疑問,而Zach只慶幸Susan不知道這一切背後的原由。

  節目播出後,Chris因為這一幕笑到差點從沙發滾到地板上去,然後播了通電話到離Zach家最近的Pizza店去,訂了個特大夏威夷Pizza送到Zach家,還讓店員在紙盒上寫了句「讓自己的寶貝們吃東西是符合邏輯的」。

  「Chris?你有在聽嗎?」Zach無奈的聲音透過電話傳來,Chris眨了眨眼,發現他已經盯著那牽著狗散步的男人離去的方向好一陣子。

  「沒有。」聳聳肩,Chris輕佻地笑了聲:「剛剛有個帥哥牽著黃金獵犬經過,被那漂亮的屁股分了神。」

  「黃金獵犬一直都很漂亮,屁股當然也不例外。」Zach義正嚴詞地說道,「而我相信你也同意過我的屁股比地球上任何一個男人還要漂亮。」

  「除了我之外。」

  「除了你之外。」

  挑起眉,Chris總算是無法克制地低笑出來。

  幾秒後Zach的笑聲也透過電話傳來,一如過去那般低沉,帶著濃濃的鼻音,就像是掉入水裡後下沉的石頭,攪和了Chris原本早就沉澱在底下的各種心情,緩緩晃動的小小波浪輕輕拍打在他全身,讓他止不住陣陣顫慄。Chris這才猛然意識到,Zach是真的離開加州去了紐約。

  他不該這麼想念那個笑聲,他不該這麼想念Zach,他應該在想要的時候就走過幾條街去敲響那扇總是會為他開啟的門,勇敢面對三隻瘋狂毛球的歡迎洗禮,然後聽著Zach發出的低沉笑聲沿著他的脊柱往下跑去。

  「Chris?拜託你為了我漂亮的屁股多維持點注意。」Zach笑著說道,他有時候彷彿就真的有超能力一樣,即使隔著幾公里遠仍然能知道Chris沒在聽他說話,「我很抱歉班機誤點了,我知道你有多期待今天。」

  不。

  Chris深呼吸了一口氣,再一次低頭盯著自己腳上的黃色Crocs覺得自己真是世界上最蠢的傻瓜。

  不,Zach才不知道他最期待的究竟是什麼。

  但Chris知道Zach最想要的東西。他想要那被聚光燈籠罩的舞台,站在燈光下把渾身照得又暖又熱,享受台下觀眾的笑聲與感動,聆聽馬路上汽車來來去去的引擎聲,感受行人在大街上從自己身邊擦撞而過的碰觸與活力。Zach想要那些、他是如此深深渴望著。

  所以Chris讓他去了。

  「你才不知道(Youhave no idea)。」Chris小聲說道,發出了有難聽的笑,但幸好他即時將銳利的諷刺給收了回來。演員,你是個該死的演員,Pine。Chris清了清喉嚨,咧開嘴角繼續哼哼笑著:「另外,我也很想你,寶貝。」

  電話另一端突然陷進了沉默,Chris有些對於Zach可能聽出他的不滿感到莫名其妙得緊張,拜託,他才是那個在大太陽下站了快半個小時的人,他有權利態度不良,Zach又能把他怎麼樣?

  他那從柏克萊畢業的金頭腦還來不及分析個所以為然,Zach又突然開口了,並突然用上了強勢堅定的口吻:「站在那裡等我,Chris。」接著他就掛斷了電話。

  那狗娘養的竟然掛他的電話!Chris震驚地把在大太陽下的高熱下幾乎要與他的臉頰融在一起手機從耳邊扯開,憤恨地看著已經跳回了桌面的觸控螢幕,煩躁地抹了一把臉,果不其然沾了滿手汗水,讓他感到更加惱怒。

  很好,管他腳趾會不會在高跟鞋的攻擊下斷掉,Chris也要殺進咖啡店裡吹冷氣,他真的是受夠了。但幾秒後他發現自己依舊移動不了半步,因為Zach剛剛對他說了站在那裡。

  操他媽的超能力者ZacharyQuinto!Chris才不管別人怎麼笑,他就是肯定Zach絕對是個超能力者,Kring(3)那傢伙還真沒看走眼。Zach的超能力就是讓Chris變得不像自己,真是夠詭異的,在認識Zach之前他甚至對男人沒有興趣。也不是說他第一眼看到Zach就想脫他褲子,但與Zach合作後、隨著他們相處的時間越長,Chris就越欣賞那個男人。

  Zach非常聰明,也有自己的獨特思考,對自己的演技更是嚴格要求與訓練,他們曾為了StarTrek窩在沙發上一起看完了每一集StarTrek舊影集,他對Spock的重新詮釋更是唯妙唯肖,卻又能因不同的成長經歷而發展出另一種屬於他的Spock,Chris一直很佩服他這一點。

  他們的默契越來越好,Zach可以幫他完成他突然卡住的句子,而只要一個眼神Chris就能知道Zach想要什麼,Zoe曾開玩笑地說這真是他媽的超級詭異,畢竟她才是那個要在戲裡跟Spock談戀愛的人,Simon則是開始管他們叫老爸老媽,然後每個人都認領了一個身分。真要說的話,Chris才不想要Karl這個帥氣程度可以壓過自己的兒子。

  那一陣子好像每個人都看出了點什麼,但又其實什麼都沒有,甚至就連Chris也不知道自己那時候到底想要什麼。

  當那一刻來臨時就只是很平常的一天。Chris提著Pizza正要去騷擾Zach的家門,看見Zach正在門口彎腰逗弄著Noah,儼然一副要準備出門散步的模樣。Zach的頭髮沒有抹髮膠特別梳理時就會整個散亂地搭在前額,那模樣挺滑稽又有點蠢,可是那瞬間Chris突然覺得每天早上起床看到他那副模樣也沒什麼不好。

  就是在那瞬間他突然理解了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麼,緊接著他也理解到他一輩子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了。

  先不說他的粉絲會有什麼反應,他的經紀公司會先殺了他。所以,謝了,與其埋葬自己,看上去埋葬愛情會是個好一點的選擇,就算他依然痛得半死,就算他必需在加利福尼亞的毒辣太陽下像個傻瓜一樣罰站整整四十分鐘。

  上帝啊,他真是恨死Zach了。

  「Chris。」

  低沉熟悉的呼喚讓Chris猛地看了自己的手機一眼,然後才猛地想起電話早在幾分鐘前就掛斷了,而那聲呼喚是從他背後傳來的。

  轉過頭,Chris挑起眉,看著那個把他的世界搞得一團亂的傢伙。

  他梳理整齊的瀏海顯而易見地被那流不停的汗水給毀了,亂七八糟一束一束地因為海風亂吹而出現了奇妙的分割,顴骨被太陽曬得通紅,鼻梁上的粗框眼睛幾乎滑到了鼻尖,但卻因為兩手分別被冰淇淋甜筒佔據而無法伸手去扶,Chris只差一步就要為眼前這個畫面爆笑出聲。

  「你剛剛是抓著兩隻冰淇淋一路從兩條街遠的地方跑過來嗎?」抽著嘴角,Chris推了下墨鏡欣賞著Zach狼狽不堪的模樣。

  「計程車司機顯然不喜歡冰淇淋滴到椅墊的主意。」聳聳肩,Zach試著用手腕把眼鏡推上去,但卻讓瀏海沾到了冰淇淋,Chris發誓自己絕對不是故意暗下手機快門鍵的。

  「邪惡,真是邪惡,Pine。」聽到快門聲的Zach瞇起眼,低聲咕噥了幾聲:「當心我把你做成沙發椅。」

  Chris終於哈哈笑了出來,脫下墨鏡夾在自己解到了第二顆的襯衫領子上,對Zach眨了眨他水藍的雙眼:「是啊,我們可知道你有多想坐在我上面了。」

  嗯哼了聲,Zach模糊地說了什麼,而Chris只能假裝沒聽到他鼻音濃重的不滿低哼,走上前接過那個沒沾上Zach汗濕的瀏海的甜筒。

  「這是讓我在太陽下站了四十分鐘的賠禮?沒什麼誠意啊,Quinto,都要融化了。」

  「再加上我腳上這雙能讓你成功闖過人海吹冷氣並且保住腳趾的球鞋?」

  「那本來就是我的鞋子,賤人。」

  「咬我啊。」

  咯咯笑著,Chris終於如願把自己的棒球帽脫下來戴到了Zach頭上。無論如何,那顆頭實在太蠢了整個讓他分心。

  Zach猛地用自由了的那隻手抓住Chris的手腕,這讓Chris嚇了一跳。一時間他們兩人就這樣以奇怪的姿勢互瞪著,然後Zach慢慢偏過頭輕輕用鼻尖蹭過Chris的手指,追著那潮濕溫熱的味道來到脆弱的手腕。

  Chris愣住了,不知該抽回手還是任由Zach這麼下去,大白天的,Chris有些緊張四周一來一往人們的注視。最後是Zach先抽開了距離,但他依然抓著他的手,然後一個上前站到Chris旁邊,給了他一個緊緊的擁抱。

  接著那隻原本緊握住他的手不知何時鬆開了,下一秒Chris感覺到修長邪惡的手指蹭過他臉頰的鬍髭,緊接著那陣低笑透過他的胸膛震動過全身。

  「你真的是隻渾身濕透的Tribble,Chris。」

  「閉嘴。」

  「你真好聞。」

  Zach低笑著在Chris耳邊小聲說道。

  Chris倒抽了口氣,並調動所有的專注力試圖讓自己全身的血液去違背地心引力。但是,理所當然,地心引力那個賤人贏了。

  Zach身上始終有股好聞的古龍水味,而Chris相信今天早上洗泡泡浴的沐浴乳香早就被那些爭先恐後一湧而出的汗水給沖掉了,事實上他不覺得自己現在能好聞到哪去。

  可是Zach依舊把臉埋在他的頸窩裡,以一手拿著一支正在快速融化的冰淇淋所能有的最親密的姿勢緊緊抱住他。

  上帝啊,這曾是他最想要的一切。

  「你一直都很聰明,Chris。」Zach輕嘆了口氣,「我真得很想你。」

  「只要你答應我一起去中央公園野餐我下次就搭飛機去找你。」

  Zach向後拉開了點距離,瞇起琥珀色的雙眼,嗯哼了聲:「成交。」

  咧開一抹笑,Chris眨著水藍雙眼,低下頭將自己埋回Zach的擁抱裡。

  誰知道呢,這依然是他最想要的一切。

 

 

 

 

 

|Wish you a happy π/Pine Day

 

天啊我的白色情人節有全新的意義了

派派日超可愛的啦wwwww

第一次寫RPS,真是惶恐萬分又戰戰兢兢啊!!!!!!

很少萌RPS,但這兩人實在太可愛了XDDD

忍不住就下坑去了(ry

 

派派現在毛茸茸的樣子真得好可愛啊wwwww

水藍眼睛依舊美美喔喔喔喔wwwwww

雖然最近他爆出的新聞讓我的心跟坐雲霄飛車一樣上上下下在派派日還是要快快樂樂啦QQQQQQ

 

希望ZQ與CP兩人能好朋友到永遠wwww

 

ZQ曾經在派派受訪時經過他身後說了句:「You smell good」

今天我們終於知道這句話的涵意了: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life/20140314/360057/


註1. 巴夫洛夫的鈴:就是那個搖鈴讓狗狗來吃東西之後只要搖鈴狗狗就會流口水的心理學家

註2. Susan:Susan Blackwell,作為美國演員、作家與歌手,他主持了一個脫口秀叫「Side bySide by Susan Blackwell」,ZQ兩度擔任嘉賓。第一次他跟Susan到了狗狗公園玩「為那隻狗取名」的遊戲,曾經將其終一支口脫口取名為ChrisPine。第二次他們辦了個借宿派對,ZQ的三隻寵物也都在,Susan還拜託ZQ用他的手機播電話給派派惡作劇(當然最後依舊沒有),Susan還提到很多人喜歡Pinto是一對的事,刻意開玩笑地澄清ZQ與CP早就約會很多年了(Pinto粉幸福倒地),之後當他們吃Pizza時,狗狗貓貓都很可愛地擠到ZQ腳旁邊搖尾巴,Harold還叫了好幾聲XD然後ZQ很可愛地抱怨說:「你們為什麼會認為自己可以吃到Pizza?」

註3. Kring:Richard Timothy "Tim"Kring,Heroes(超異能英雄)的編劇與製作人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