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淹沒了星球

管理人:labbri
超蝙,盾鐵,亨本,哈蛋
※版權所有※

[ST][AOS][SK] 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02

2. More Than Meets the Eye

  雖然Jim說過歡迎再次光臨,但Spock在下一次見到他時,人類的表情算不上是歡迎,更不用他顴骨上那一塊觸目驚心的瘀青。

  「歡迎——喔、該死,你不該這麼早到的。」

  這是這五個月又10天以來第一次Jim在見到Spock時沒有露出笑容,相反的,他蹙著眉有些惱怒又慌張地將自己藏在了櫃檯上的新品展示器投射出的虛擬影像之後。

  Spock發現自己很難再維持沉默了,即使Jim看上去非常希望能躲開他的目光,但Spock可以讓他知道要從一名Vulcan眼下躲開是不可能的。

  「我想你需要接受治療。」Spock平穩地說,事實上,一想到有人在他沒看見的地方傷害了Jim就感覺有把火在大腦後方猛烈地竄燃。

  不過這句話造成的效果著實超出了Spock所想。

  人類掩藏在一大堆虛擬瑪芬及馬卡龍後的身影微微頓了一下,然後飛快地探出了頭,Jim驚訝地對Spock眨了眨眼,並且忽然大笑了出來。

  「你也好啊,Mr. Vulcan。」Jim還在笑,他的表情透露著開心的情緒,但右顴骨上的那塊烏青打壞了整體的美感平衡,「上帝啊,你那值得紀念的第一句話竟然是『我想你需要接受治療』。必須說,317種假設裡、我可沒猜到會是這句。」

  挑起眉,Spock感覺自己的嘴角鬆動了下,但他不在意。目前有比第一句話更急迫的是他需要知曉,而Spock從不會讓任何事阻撓他得到答案。

  「是否有人惡意傷害了你?」Spock習慣性地將兩手背在後腰,視線在人類臉上令人心寒的瘀青上觀察著,計算需要一個成人多少力道才有可能造成如此大面積並且明顯的損傷。

  「什麼?」原本笑容滿面的Jim似乎被Spock臉上嚴肅的表情嚇了一跳,他又眨了眨那彷彿泳池深處的藍眼睛,用手指小心翼翼地碰了下那片青紫,「這個?這……不算是惡意傷害、至少我室友會說這完全是我自找的。」扮了個鬼臉,Jim像是想到什麼好笑的畫面一樣咯咯笑了出來。

  看著人類毫不掩飾的愉悅情緒,Spock什麼也沒說,只是靜靜地等待他愉悅激動的情緒過去,但Spock卻又不合邏輯地希望那有些嘶啞低沉卻嘹亮的笑聲能就這樣持續下去。

  「嘶——!」似乎有什麼刺激到了Jim造成他生理疼痛,金髮人類猛地止住了笑,倒抽了口氣齜牙裂嘴地低下了頭。

  Spock敏銳地捕捉到紅色鮮血從人類破裂的嘴角滲出,明顯是剛剛對談與咯咯笑的行為將原本結痂的傷口撕扯開來。

  「請。」Spock拿出自己收在口袋裡的手帕,這平時是在他完餐後擦拭嘴巴使用的,所幸在昨晚清洗乾淨到現在他為了批改科學科四年級的Solvia螺旋幹細胞培養報告而尚未進食,現在看來正巧是它發揮作用的時候。

  水藍的眼眨了眨,視線在朝自己伸出的手掌中那條素色手巾與Vulcan人嚴肅無表情的臉龐上來回移動,嘴角緩緩勾起一抹小小的弧度,連帶拉扯著那還沾著的血珠緩緩滑下,沾染了那瓣原本就紅腫的嘴唇。

  Spock突然對自己相較於人類比起來過於敏銳的五感與記憶能力感到不合理的惱怒。

  「現在還有人還會在口袋裡放手帕啊。」Jim戲謔地眨了眨眼,Spock可以輕易分辨出他的語氣裡並沒有任何一絲汙辱的意味——又一個人類令人著迷的特點,即使嘴上說著相反的話語仍舊能表達出正確的意思,Spock總是無法理解這需要花費時間去解讀的行為卻又對此感到著迷——但Jim沒有接過那塊手帕,他僅僅是掏出了自己口袋裡的真皮再生器:「弄髒了客人的手帕我可不太好意思,我看我還是想辦法搞定這個比較實際。不過還是謝了,Mr. Vulcan。」

  Jim的推論是正確的。既然他有真皮再生器,確實使使用該儀器較能達到根本的治療效果,但Spock卻不能抑制地感到一股失落沉澱在胃底。

  收回手帕,Spock看著Jim又一次笑咪咪地對他道謝,然後有些苦惱地晃了晃手裡的儀器。

  真皮再生器是目前藥局裡就可以買得到的治療儀器,但Jim意外地看上去竟然不知如何操作,讓Spock感到有些疑惑:「你是否在儀器的使用上遇上了困難?」

  「哈、很明顯,是吧?」扮了個鬼臉,Jim在再生器操作介面上點了幾下,但再生器並沒有如預想那般開啟運作,而是依舊閃著紅光處於待機狀態,「上帝啊、Bones!」

  挑起眉,Spock決定先忽略那不明所謂的嘆息,真皮再生器始終處於待機狀態的情形比較引起他的關注。向收銀檯靠近了一步,Spock清了清喉嚨,將Jim的注意從那鎖死的儀器上轉移過來:「我相信我可以為你提供幫助。」

  「這個嘛,不是我想失禮,但這不是單純的故障那麼簡單。」聳聳肩,Jim搖了搖手中小巧精緻的再生器。Spock一眼便看出那並不是平時在藥局買得到的拋棄式一次性再生器,那很明顯是醫師醫療專用的高級品,與固定設定好再生數值的消耗品不同,這可以重複使用甚至是自由改變參數,一般來說只會在大醫院裡使用。

  沒有注意到Spock疑惑的目光,Jim自顧自地繼續說:「我室友用他的醫療授權碼鎖死了整個系統,因為他認為我無論是摔倒擦破皮還是被女孩咬破嘴唇都必須跟他報備。」翻了個白眼,Jim抱怨著說道,而手指戳著按鈕的動作越發粗魯,但那彷彿凝聚了整個地球70%水份的眼神卻無比柔軟,「煩人的老媽。」

  眨了下眼,Spock的視線無法克制地因為Jim的述說而固定在人類破裂的嘴角上。他知曉與Vulcan不同、人類用嘴接吻,但與敏感的手指不同,Spock無法想像用嘴接吻會如何得到快感上的滿足。而這又是Spock不理解人類的一點。

  隨著觀察Jim的時間越長,Spock挖掘出更多人類令人迷惑的特質與情緒。即使Spock曾與Uhura說過他的人類觀察項目不會花太多時間,但隨著他與Jim的對話增多,Spock現在不得不修正他先前的言論。

  Jim宛如整個宇宙星系中最美麗多變的謎題,讓Spock對於追逐答案的渴望欲罷不能。

  「啊哈!搞定!」

  Jim興奮的嗓音拉回了Spock的注意力,他驚訝地發現原本一直處於待機狀態的真皮再生器在嗶嗶兩聲後就從原本的紅光轉為藍光、運作了起來。Jim剛剛說他的室友(顯然是一名執照醫生)使用了醫療授權碼鎖死了系統,而現在再生器開始運作了就代表Jim解開了授權碼——或者另外把授權碼給覆蓋了過去。

  這個推論震驚了Spock。要成功達成不管哪一項方法都需要用上高超的電腦編程技術,畢竟這種專業再生器的編碼與系統層級不該是一個在甜食店打工的青年隨隨便便就能突破的,更不用說Jim看上去並沒有花上多少時間。

  就著冰櫃金屬的反光,Jim熟練地將再生器貼在自己嘴角與手指關節上使用,不一會兒便抹去了所有擦傷與撕裂傷,但或許是顴骨上的瘀青實在太嚴重,到最後依舊有明顯的青紫色附在肌膚表層下。

  「唉,好吧,看來最好也只能這樣了,至少現在看上去我只不過是走路沒看路撞了下路燈柱。」皺起臉,Jim在看見Spock高高挑起的眉時咯咯笑了起來:「別那樣看我,我還真不是沒發生過那種蠢事。」

  Spock看不清Jim的操作,但當Jim將真名再生器收回口袋時,Spock敏銳地看見再生器又恢復成原本鎖死的狀態。

  調整了一下袖扣,Jim清了清喉嚨,露出一副剛剛什麼事都沒發生的無辜表情,笑瞇瞇地看著Spock。

  「那麼,今天有什麼是我能為您服務的?」

  挑起眉,Spock將雙手揹回後腰,挺直著背脊看著那向他不斷俏皮眨動著的水藍雙眼,忍不住鬆動了嘴角。

  Fascinating。


    ※


  修長的手指輕巧地點著透明地平面鍵盤,隨著指尖快速掃過,黑色螢幕立刻跑出了一條又一條閃著白色螢光的程式編碼,它們宛如有生命一般隨著越來越多的程式碼加入而彼此支持運作,逐漸在指令下建構出一艘龐大危急的虛擬星艦。

  在編制到醫療限制條件的部份時,Spock的手不由自主地頓了一拍,但隨即便再一次點擊了鍵盤,整個節奏優雅平順地宛如沒有任何停頓。但當他的手指不受大腦的控制點動地越來越緩慢,甚至在最後幾個指令後更是不由自主地停止了所有工作時,Spock再也無法欺騙自己沒有受到影響。

  深呼吸了一下,鼻子靈敏地捕捉到自己放置在公事包中尚未取出的巧克力餅乾的甜味,像是被那濃郁的香味牽引似的,Spock回想起昨天見到Jim的點點滴滴,Vulcan人天生極為優秀的記憶力讓他甚至連金髮人類第三次笑出聲時眼尾瞇起的細紋都記得一清二楚。

  思考了一會兒,Spock儲存了自己的工作進度後便動手伸進抽屜裡取出了從星艦醫學院借出來的小巧儀器。

  當Uhura進到Spock的辦公室時,看到的就是他在操作真皮再生器的畫面,這讓她忍不住蹙起了眉。

  「你受傷了嗎,Spock?」作為把異星語言當作專業的Uhura來說,理解各星球種族間的特性及文化當然是少不了的作業,更何況Spock是她的朋友,Uhura自然知道Vulcan人比人類要強壯許多,要造成需要使用真皮再生器修復的創傷,可不是普普通通被路邊貓咪抓一下就可以造成的。

  「我的身體狀況非常健康,Uhura學員,請停止妳的擔憂。」

  Spock面無表情地如此說道,但Uhura可是個語言及肢體語言專家,她可以輕而易舉地在牌桌上讓所有人輸到脫褲(也不是說她沒這麼做過),Spock異常僵硬的下顎線條與微綠的耳尖簡直就是被一個大大的霓虹燈箭頭指著。

  眨眨眼,Uhura好笑地看著Spock用著以Vulcan人的標準來說算是十分僵硬的動作小心翼翼地把再生器放回抽屜裡,然後面無表情地望著自己讓Uhura感覺自己正在面對一幅肖像畫,好像這樣就可以把之前幾分鐘完全抹去。

  「好吧,既然你不想說。」聳聳肩,Uhura決定暫時放過自己極度注重隱私的Vulcan朋友,更何況在朋友之前他們還有個師生身分,於公於私她都不該無禮地逼得太緊——至少現在不行,她還有報告的問題必須詢問呢。

  Uhura多少可以猜出Spock會表現得如此反常鐵定是因為那個「Jim」,她甚至私下給Spock的某個表情命名為「Jimmy臉」。沒錯,每當扯到那個神祕的巧克力店員時,Spock總是會露出他的Jimmy臉。

  不過Spock一向表現得很專業,Uhura從沒看過Spock會讓自己腦袋裡的Jim來打擾他工作,好像他身體有個「工作中-休息中」的切換開關一樣可以隨時在兩者間開開關關。

  看來Spock昨天上門光顧時是碰上了什麼爆炸性事件,重大到足以讓那個開關完全自爆。只不過她完全無法理解這是怎麼會扯到一個真皮再生器上去了——仔細想想還是覺得不要繼續想下去比較好。

  解決了在Tosolinn最近發表的科技論文翻譯上遇到的一些問題,Uhura邀請Spock一同前往餐廳用餐。

  「你今天早上過的如何?」利用在操作複製機的空檔,Uhura隨口問道。

  挑起眉,Spock到現在仍然不太能理解人類所謂朋友間的「閒聊」有什麼意義,但他並不排斥這些友好的關心。人類似乎總能對他人輕易地表示善意,這對總是壓抑情緒並且極度注重彼此私人空間的Vulcan人來說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

  Amanda在他小時候也總是會毫無保留地表達自己對兒子的喜愛與寵溺,那些對Vulcan人來說是非常不得體的觸碰更是沒有在其他人不同意的目光下退縮半分,Amanda甚至在I-Chaya死去後抱著面無表情但實際上極度沮喪並且傷痕累累的他渡過整個夜晚。

  雖然隨著年紀漸增Spock也開始自己避免過度的碰觸,但Amanda會改為使用微笑與柔軟的目光代替那些擁抱與拍撫,即使對Vulcan人來說這的確不怎麼得體,但Spock從來沒有懷疑過母親對自己的愛,相反地即使他與Sarek之間擁有親子連結,Sarek時不時看向他的眼神依舊會讓他懷疑自己是不是又讓父親失望了。

  Spock知道父親是愛母親的,但作為以壓抑情緒為一生準則的Vulcan人,Spock無法理解愛的感覺,可他偏偏又是半人類,天生豐富的情感彷彿一團糾纏不清的毛線緊緊捆綁著他的心靈,陌生的情緒讓他感到窒息。

  直到他遇見Jim。

  在他推開門的那瞬間,所有被壓抑糾結在心底的雜亂情緒與情感都被那比大海還要湛藍的雙眼及殷紅嘴角上揚的弧度給硬生生地粗暴扯開,而在那片刻的劇烈疼痛與心靈深處的城牆摧枯拉朽地傾倒過後Spock除了眼前的人類在也無法看到其他東西。

  即使Spock之後再也沒有感覺到此種激烈情緒,但他不否認Jim也因此成功勾起了他的興趣。

  複製機的運轉停止了,Uhura端出一盤類似地球義大利麵的Zarloz麵食放在托盤上,Spock跟著將YuPa著名的蔬食餐點取出。

  「我修改了小林丸號的部份參數,並且增加了一些條件限制。」

  「啊。」Uhura咯咯笑了起來:「打獵季節開始了嗎?」

  小林丸號是指揮科的必修測驗之一,測驗時間自由,只是畢業之前至少一定要考過一次,而雖然小林丸號是只要申請即可測驗,但大部分的指揮科學生依舊習慣於期末時提出申請。這似乎是某種不成文的規定,許多人都笑說這是為了在測驗慘敗後有足夠的假期可以進行心理治療,但看那些闖關失敗後怒氣沖天或是沮喪透頂的學生一臉死絕卻又想在死前殺些什麼的表情衝出模擬艦橋來看,這又似乎不是什麼胡來的笑話。

  久而久之,期末開始的那幾個月就多了個打獵季節的稱呼。當然,獵人是小林丸號,被獵的永遠是那群可憐的指揮科學生。

  「小林丸號測驗與人類對動物的狩獵活動並無任何關聯,況且測驗之中並無任何生理上實質的傷亡產生,也無任何獵與被獵的相對關係,用狩獵季節來形容學生習慣進行測驗的這段時間實在名不副實。」端著托盤穿過餐廳,Spock與Uhura最後在一株像是放大版鈴蘭的Gallinor多年生植物盆栽旁落坐,冰藍色的吊鐘形花朵輕輕搖了搖,飄散出美妙的清香。挑起眉,Spock鬆動了嘴角,帶著一些自傲的信心:「即便如此,在心理上因失敗產生的挫折與疼痛確實可以比擬生理上造成的傷害,因此我相信邏輯來說並不能說這比喻完全錯誤。」

  翻譯:看著學生們前仆後繼地被自己設計的電腦程式趕盡殺絕真他媽的爽。Uhura為自己腦內的Vulcan翻譯機出現的結果感到好笑。

  「上帝啊,我真同情那些指揮科的學生。」咯咯笑了出來,Uhura挑起形狀漂亮的細長眉毛,「隱藏在Vulcan人體內的征服因子從沒有消失,是吧?」

  「雖然這早已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以及古老久遠的既定歷史,但我還是認為事實醒是很重要的:Vulcan與Romulan擁有共同的祖先。」眨了下眼,Spock用著以人類的話來說是狡猾得像狐狸一樣的語氣說道:「我們信奉邏輯,不代表我們會簡單地屈居於他人之下。」

  「是,但人類也不差,看看那些即使苦著臉還是不要命地申請測驗的傻瓜們。」拿起紙巾擦了擦嘴,Uhura彷彿想到什麼一樣頓了下,翻了個白眼,「就我所知有個蠢蛋就申請了兩次。」

  這一點Spock也略有耳聞,但也僅止於傳聞。身為編程者,為了公平起見他不被列入考官之列,但他仍有權可以旁觀測驗與調閱考試紀錄以及檢閱申請者資料。但自從小林丸號測驗運行半年之後、準卻來說是當學生發現小林丸號是必敗的測驗後,Spock便不再親自參與每一次測試了。

  那些學生們始終無法明白小林丸號的真實意義,甚至僅僅是將之扭曲成學院教官們的惡趣味,要給他們在畢業前一個下馬威。在知道一切皆敗的前提下,學生的臨場反應變得無趣又缺乏領導氣質,儘管還是有優秀的學員在考試中使人眼睛一亮,但當測驗結束時,他們挫敗的表情與黯淡的雙眼仍然無法使Spock滿意。

  學院議會放任他在小林丸號一次又一次的修改後變得更加窒礙困難,而在Spock眼中永有艦長資質的學生也越來越少。

  Pike曾在他提出此觀點後笑說是他將標準訂得太直太高,換個角度看說不定能發現橫向的思考發展比他預期的還要廣袤,Spock對此不置可否。的確,這是一個不無可能的想法,但目前為止他仍找到那個足以將他扳倒在地的人。

  不。Spock的內心冒出了不贊同的聲音。Jim不一樣、Jim——Jim使他……驚豔。

  不單單是出色的外表與那些吸引他目光的小動作、也不只是那在Vulcan星上宛如珍寶的湛藍湖泊似的眼,Jim透過接待客人展現出待人處事的圓滑以及構思宣傳廣告或新商品的創意總是令所有人始料未及。

  更不用說你是親眼看他那修長有力的手指如何讓那冥頑不靈真皮再生器像小貓一樣溫馴乖順。眨了下眼,Spock與Uhura一同站起身回收空餐具。

  他的視線忍不住飄向這塞滿了學員們、猩紅一片宛如太陽那般炙烈燃燒的餐廳。他們都是星際艦隊未來的準軍官、也是聯邦的一份子、更是探索這廣袤宇宙的未來冒險家。

  一名褐髮的男性學員緊握著通訊器與spock擦身而過,在一片吵雜中Vulcan人優秀的聽力依舊很好地運作著。

  「……我知道是你拿走又偷偷放回來的、你這小混蛋!白痴才會相信什麼狗屁路燈柱,早告訴你不要把惹毛比你壯一圈的大塊頭當好玩!還有現在是中午了,你他媽再不起來吃飯下午的戰略課就要遲到了!」男人迅速深入人群中熟練地像是逆流而上的鮭魚,但那憤怒的咆哮依舊彷彿守在河邊狩獵鮭魚的棕熊:「該死的、我是醫生,不是你老媽!」

  一個禮貌的輕拍落在Spock手臂上,並且迅速地抽離了。

  Nyota Uhura站在他身後微笑地看著他。

  「那麼,我必須現在出發去教室了,下次再聊。」通訊科學員點了下頭代替朋友間的擁抱作為道別,並且調皮一笑:「教官。」

  「學員。」即使身為毫無感知能力的人類,Uhura對於他的體貼行為卻總是友善得不可思議。

  Spock忽然想起Jim在傳遞包裝好的巧克力禮盒或紙袋給他時,手指總是很有技巧地避開了他的指尖。他過去一直以為者是剛好的巧合、或是身為店員的禮節,但Spock曾經看過Jim如何親暱地牽起一名Orion女性顧客的手並在上面落下輕吻作為道別與光顧的謝意。

  Jim的善意是如此可貴,總讓Spock感到一如他小時候把臉埋在I-Chaya柔軟的皮毛中一樣的輕軟舒服。

  但Spock卻又無法停止去假想當他與Jim碰觸時會有什麼感覺。

  不可否認,他被這突如其來的洶湧渴望驚嚇到了。

  心靈感應能力者對於他人的任意碰觸都是無禮的,Spock不希望侵犯到Jim的身心權益。

  Spock邁開迅速往他辦公室所在的大樓走去,他希望能盡快與熟悉此類狀況的人談談,但在那之前,他需要冥想。




|今天不是2/30嗎|

天啊三月啦!!!!!!!!!!

時間簡直是以曲速8直直前進(痛哭流涕

恭喜Spock終於開口跟Jim說話啦wwwww

對著真皮再生器思春神馬的.........就別再繼續想了(欸

我的McCoy(或是Karl Urban)狂熱症又病發啦wwww

愛死老骨頭了♥♥♥

他大概會一不小心,就搶戲了,不要太在意(好意思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