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淹沒了星球

管理人:labbri
超蝙,盾鐵,亨本,哈蛋
※版權所有※

【授翻/卢唐泰迪】The First Time He Saw It (Shewolf2000)

我一直好想在原作里看到他们这一家人的互动QQQQ雷姆斯跟唐克斯之间的故事感觉可以很多,可惜原作着墨太少QQQ感谢作者实现愿望,也感谢译者推广分享!!!!!

兮笑:

简介:当他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他四岁。被恶梦惊醒的泰迪·卢平发现他父母的卧室里空无一人。他下楼到了客厅,发现他的妈妈蜷缩在一只巨大的狼身边睡觉。他会有什么反应?


作者:Shewolf2000  


作者的话:AU,除了莱姆斯和唐克斯没有死以外,一切都一样。


原文地址:点这里




译者的话:


(2017.01.25更新)今天终于收到了原作者太太的回复,现在补上授权。感谢太太!超开心!





对这篇实在喜欢得要炸裂,想推荐给更多的人,但是又不擅长写长评,只好走翻译这条路。不过翻译水平有限,更建议大家去读原文(这篇不难读懂的,毕竟是四岁小泰迪的视角嘛)。


原文中的斜体用加粗字体代替。


最后我想说,Teddy is soooooo adorable!


 


 




1.恶梦之后


 


当他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他四岁。


他醒来的时候倒吸了一口气,紧张地打量着周围。他做了个恶梦。一个非常非常糟糕的恶梦。他把他的玩具乌龟小绿紧紧地抱在胸前,努力让自己不再害怕。但是他房间里的每一块阴影都可能藏着一个怪物,随时准备向他扑过来。


这里不安全。他跳出了床,跌跌撞撞地奔向房门,摔倒了之后又呜咽着重新跳起来,胡乱摸到了房门把手,然后飞快地跑过走廊、跑进了他爸爸和妈妈的房间里。他在这里是安全的。爸爸和妈妈会保护他不受阴影里的怪物的伤害。


但是爸爸和妈妈不在这里。


泰迪盯着爸爸妈妈的床。床铺得很整齐、上面一个人都没有。恐惧抓住了这个四岁孩子的心。为什么当泰迪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不在床上?


“爸爸?”当泰迪回到走廊上、向着楼梯走去的时候,他小声说——他不想让阴影中的怪物听到,“妈妈?”


他尽可能安静地、蹑手蹑脚地下了楼梯。除了他脚下的楼梯发出的咯吱声和他自己惊慌急促的呼吸声以外,他什么都听不到。到了楼梯的底端,他看到客厅门是开着的,里面闪烁的亮光说明炉火被点着了。


松了一口气的泰迪直接进了客厅,往里面走了几步。


而这就是他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


四岁的孩子猛地停下脚步。他的妈妈蜷缩着身子躺在炉火前的地摊上,身上盖着韦斯莱夫人织的那块厚厚的毯子——这块毯子平时搭在沙发靠背上。她在睡觉,但是她没有枕枕头,而是把她亮粉色的头搁在那只巨大的灰狼的背上。这只狼长着长长的尖牙,它奇异的黄眼睛正在看着炉火。


是泰迪小小的抽气声向狼报告了他的存在。他抬起硕大的头,转了过来,这样他发着光的黄眼睛就直直地盯着泰迪了。


泰迪张开嘴,准备发出一声足以叫醒他妈妈和邻居们的尖叫——很可能连死人都能叫醒。


但是他……没有这样做。他张着嘴盯着狼,狼也在盯着他。它看起来……在害怕?


泰迪说不出是什么让他觉得这只狼看起来在害怕,只能说它就是在害怕。这只狼被吓到了,他很确定这一点。只不过……这完全没有道理。为什么一只巨大得能够两口就把四岁孩子吞下肚的狼会害怕他呢?他这么小。他甚至不像爸爸妈妈那样会魔法。他什么武器都没有,只有小绿。那么为什么这只狼看起来这么害怕?为什么泰迪反而感觉不这么害怕?


泰迪试探性地向狼走了几步。狼做了个被惊吓到的动作,好像要远离这个正在接近的男孩,但是当它的动作打扰到旁边躺着的女人时,他停了下来。因为枕头动了,妈妈在睡梦中发出一点声音,然后稍微移动了一下,把脸更深地埋到狼背上的灰色的毛里面,然后就又不动了。狼看了看妈妈,又移向了泰迪,他的眼睛带着害怕的、现在近乎于恐慌的眼神。它没有再动,只是盯着越来越近的泰迪。


泰迪停在了妈妈和狼的旁边。他的眼睛打量着这只狼,看到了它巨大的体形、它爪子上锋利的指尖、它的尖牙——它们太大了以至于从它紧紧闭着的嘴的两边伸了出来,最后看到了它那双仍然一眨不眨地盯着泰迪的黄眼睛。


它应该挺吓人的。它应该是恐怖的。


但是它不是。


这只狼是个野兽、是个怪物,但是当它和泰迪相互盯着看的时候,它黄眼睛里的某种神情告诉泰迪,它不会伤害他。它身上有什么让他觉得……安全?


这是对的吗?他觉得安全?真的?


但是是的。是的,他真的觉得安全。泰迪对于他站在离怪兽的下巴一英尺远的地方能觉得这么安全感到很惊讶。


他看了看妈妈,忽然想起了他最开始为什么要来找她。他想要叫醒她、告诉她自己做恶梦了。当他爬上父母的床的时候,他通常都会这样做。好吧,不是通常。通常他会叫醒爸爸,因为在半夜被叫醒之后他不像妈妈那样容易发火,而且泰迪必须告诉某个人,因为他需要听某个人告诉他一切都会好的。


他必须要告诉某个人……


“我做了个恶梦。”泰迪对狼说。


狼依然盯着他,然后,它缓缓地点了下头。


泰迪瞪大了眼睛。狼点头了!它看起来几乎就像……就像听懂了他的话一样。


“妈妈和爸爸不在他们的房间里。”泰迪进一步地解释道。狼又点了点头。


“小绿很害怕,”泰迪告诉狼,“他不喜欢恶梦。我不害怕,但是小绿想让我们去找爸爸和妈妈。”狼点了点头。


“那是我妈妈。”泰迪说着用一只小手指了指那个把脸埋在狼毛里的女人,另一只手仍然紧紧地把小绿抱在胸前。“我……我不知道我爸爸在哪儿。”他皱着眉承认道。


狼再次点头的时候,它的眼睛很起来很伤心。狼对于他找不到爸爸这么担心,泰迪感觉有点感动。


“没关系的,”泰迪向狼保证,“他会回来的。有时候他会离开,有时候妈妈会离开,但是他们总是会回来的。如果他们都必须离开的话我会去哈利或者姥姥那里,但是他们总会来接我的。”


狼又点头了。


泰迪挪动着双脚,很不好意思地看着狼。“你……你做过恶梦吗?”他问。狼用力点了点头。“真的?”泰迪惊讶地问。原来连强壮的大狼有时也会做恶梦,知道这一点让他感觉不那么难为情了。


“哦,呃,我是泰迪。”他忽然想起要有礼貌。向刚认识的人介绍你自己是件有礼貌的事情,他认为对刚认识的动物也是一样的。“还有这是小绿,”他把玩具乌龟举出去让狼看,“我爸爸给我的。”狼又点了点头,看起来比之前开心了一点。泰迪笑了。


“爸爸和我在动物园买了他,”他兴奋地说,“爸爸带我去的,我们看了好多动物。”他把他和爸爸去动物园的旅程全都告诉了狼,他喜欢所有的动物,但是他最喜欢乌龟。狼很专心地听着他的故事,在合适的时候总会点头。狼是个很好的倾听者,泰迪喜欢这一点。有些时候成年人不认真听他说话,因为他只是个孩子。不过爸爸总是认真听的,哈利也是。妈妈和姥姥如果不分心的话也是挺不错的听众,但是狼这种完全集中的注意力让他更多地联想到爸爸和哈利。


泰迪对狼解释,他们第一次走进有乌龟的房子的时候他感觉害怕,因为那儿很暗,所以爸爸抱起了他,他觉得安心多了。他喜欢那些在小水箱里面的陆地上走来走去的乌龟,不过他最喜欢的是装着蓝色的水的大水箱里面的那些大乌龟——他们把脚蹼一样的脚从壳里伸出来、游来游去。他和爸爸在他们的水箱前面站了很久,看着乌龟们来回地游动。爸爸把他从水箱的一边抱到另一边,这样他们就可以跟着乌龟移动。


“然后我们去了商店,爸爸让我挑一只乌龟,我选了小绿。”泰迪愉快地结束了他的故事。“我给他起名叫小绿,因为他是绿色的。”泰迪解释道。


狼点头表示对他的起名的强烈同意。泰迪笑了,他真喜欢这只狼呀。


“你想当我的朋友吗?”泰迪问。狼给了他到目前为止最热情的点头,泰迪的笑容更大了。他喜欢结交新朋友。


他向狼伸出了一只手,它看起来一时又有点害怕。泰迪把手放在狼的头顶,轻拍了几下。狼的眼睛瞪得非常圆,看起来……很吃惊,泰迪断定。


“我很高兴我们现在是朋友了,”泰迪一边拍着狼一边告诉它,“我觉得我就叫你……小狼狼(Wolfie)。”


嗯,泰迪想,这对他的新朋友来说是个好名字。他真擅长起名字(例如,管绿色乌龟叫小绿)。


“可以吗?”他把手拿开、仔细看着狼。狼点了点头。


“很好,”泰迪说着坐在地毯上,继续和狼聊天,“你是我的新朋友小狼狼。你不能作我最好的朋友,因为爸爸是我最好的朋友。”他解释道。


“妈妈也是我的朋友,但是妈妈不得不经常去上班。爸爸和我待在家里,而且我们一起做好多事情。有时候他带我去动物园、公园或者霍格莫德之类的地方。我喜欢去霍格莫德,因为我们会去糖果店、尝所有的巧克力,但是不要告诉妈妈!爸爸总是让我保证不会告诉妈妈他让我吃了多少巧克力。


“爸爸也教我东西,比如数字和字木表。”泰迪继续说。他把字母表背诵了一遍给小狼狼听,它看起来很佩服的样子。


“想看点酷的东西吗?”泰迪问。狼点了点头。泰迪把他的脸挤在一起,本来他的头发应该是自然的浅棕色(恶梦之后一般都是这样),现在变成了亮紫色。


“这不酷吗?”泰迪问。狼点了点头。从它的眼睛来看它可能在笑,即使他紧紧地闭着嘴。


“妈妈也能这么做,”泰迪说,“有时候我们一起变形,她让我看怎么变搞笑的鼻子之类的!”


泰迪告诉小狼狼所有关于他的变形、他的父母和朋友的事情,在泰迪不停地说啊说的时候,小狼狼看起来越来越放松。但是某种小心翼翼的神情依然没有离开狼的眼睛。


他告诉小狼狼,他和妈妈去买衣服,他们为自己挑出了几十双颜色鲜艳的有图案的袜子。他讲了和哈利一起看魁地奇的故事,还讲了和姥姥一起做圣诞曲奇的事情。但是他讲的主要是他和爸爸的故事,因为那样的故事最多。


“我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泰迪对狼说。他并不知道这话对它里面的那个人来说意义多么重大。


泰迪很享受和他的新朋友小狼狼聊天,但是最后他开始觉得困了。他可能应该上床,但是他不想。万一他和小绿独自回到房间的时候怪物从阴影里出来了呢?


他大大地打了个哈欠,小狼狼看起来很关心。“我能留在这儿和你和妈妈一起睡吗?”泰迪问。狼考虑了很长时间才慢慢点了头。“谢谢!”泰迪说。他快步走近小狼狼和妈妈,拎起妈妈盖着的毯子的一边,钻了进去。他和小绿躺在妈妈旁边,他的头放在狼背上浓密的毛上。


“晚安小狼狼。”泰迪带着睡意咕哝着,闭上了眼睛。他很快就睡着了,没有注意到狼转过头来看着他,没有看到当他蹭着这野兽的毛发的时候它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在他安睡在狼的身侧的时候,狼一直在注视着他。


 


2.第二天早上


 


“泰迪?”


泰迪眨了眨眼,有一瞬间对于他在哪儿感到有点困惑。


“泰迪?”他妈妈又叫了一次。她坐起来审视着她睡着的儿子,韦斯莱夫人的毯子从她肩膀上滑了下来。


“早上好,妈妈。”泰迪说着把他的头微微转过来,这样它就不是完全埋在灰色的毛里面的了。炉火已经熄灭了,窗外的光把客厅稍微照亮了些。天色还很早。


“泰迪,你在这儿干什么呢?”妈妈问。她听起来很惊讶。


泰迪也坐了起来,把小绿放在大腿上,仔细地瞧着妈妈震惊的表情。“我做恶梦了,”泰迪解释道,“你不在楼上。”


妈妈用手理了理她的乱糟糟的粉色头发:“所以你就决定下到这里和我们睡在一起?”


“我问过了!”泰迪生气地宣布道。毕竟他经过小狼狼的允许了。哦,小狼狼!


“妈妈,”他兴奋地说,“这是我的新朋友,小狼狼!”


妈妈的眉毛扬得那么高,泰迪几乎以为她是在把自己的额头变小。“……你的朋友……小狼狼?”她慢慢地问。


泰迪微笑着点头。


“你醒了吗?”她拍打了几下狼的后背,对它说。它扭过头看着她。“哦,你当然是醒着的,你就没睡,对吧?”


“所以你和小狼狼是朋友,是吧?”她问泰迪。


“对,”泰迪高兴地说,“我来找你和爸爸的时候遇到了他。小狼狼真友好,而且他有时候也做恶梦。我问小狼狼他愿不愿意做我的朋友,所以小狼狼和我现在是朋友啦。”


“你现在不,我是说你那时候不……你那时候不害怕吗,当你见到小狼狼的时候?”妈妈皱着她高高扬起的眉问。


“不。”泰迪说了个谎。


一条眉毛又扬了起来。


“好吧,小绿刚开始有点害怕,”泰迪承认道,“但是小狼狼真的挺好的,妈妈!小狼狼绝对不会伤害我的,所以没理由害怕。小狼狼是我的朋友。”


妈妈花了一分钟来思考他的话。然后……她忽然大笑起来。


“哦,我要弄个横幅!”她在大笑中宣布道,“横幅上会写着‘我早就告诉过你’,然后我要把它们挂满整个房子,而你——”她用力拍了拍小狼狼的后背,“不能有任何意见!”(don't get to say a thing about it)


妈妈一直在笑,泰迪觉得很困惑。他转向小狼狼,对方带着一种不怎么觉得有趣的表情看着妈妈。


“什么事这么好笑,妈妈?”最后泰迪开口问道。


妈妈叹了口气,终于冷静了一点:“所有的事,泰迪,所有的事。”她看了看小狼狼,又看着泰迪,然后更加严肃地说:“我很高兴你不感到害怕,泰迪。”


“不,小狼狼是我的朋友,”泰迪重复道,“我把我和小绿、你和爸爸、还有哈利和姥姥的事情都告诉小狼狼了。”


“是吗?”妈妈问。


“嗯,”泰迪回答,“小狼狼是个好听众。”


“是的,”妈妈小声说,沉思地看了小狼狼一会儿,“但是实际上,”她说着又看向泰迪,“在这里的小狼狼早就知道关于你的一切了。”


狼忽然动了起来。它站起来,转过整个身体面对着妈妈,它的黄眼睛比之前还要圆。


“对,我要告诉他。”妈妈回答道,好像狼问了她一个问题一样。她带着决心迎上它的凝视。“他很显然不害怕你。你是他的朋友小狼狼,看着梅林的份儿上!”


妈妈和小狼狼继续瞪着对方,直到一分钟后狼终于屈服了、闷闷不乐地点了点头。


“小狼狼怎么会知道关于我的一切呢?”泰迪有点困惑地问。


妈妈转过去看着他,眼睛里依然带着充满决心的光:“因为,泰迪,这只狼是你爸爸。”


泰迪瞪着妈妈,然后扭过头看着狼。狼垂着头,忧伤地凝视着泰迪。


然后他又看着妈妈。然后又看向狼。然后又是妈妈。


“这只狼……是爸爸?”他重复道,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准备好要相信了。


妈妈点了点头:“是的泰迪。你看,你爸爸是个狼人,这就意味着大部分时间他看起来像——呃——爸爸。但是每月一次,他会变成一只狼。”她指了指旁边的狼。


泰迪又在她和狼之间来回看了看。“你确定吗?”他问,不太能摆脱那种她马上就要宣布这是个玩笑的感觉。这只狼怎么能是爸爸呢?


“我相当确定,亲爱的。”妈妈回答。


泰迪又仔细地打量着狼。它看起来真的完全不像爸爸。除了它那忧伤的眼睛。爸爸有时候有这样的眼睛,大多是在他以为泰迪没在看他的时候。


“爸爸?”他问狼。


非常忧伤的黄眼睛注视着他的眼睛,过了一会儿狼慢慢地点了点头。泰迪的嘴张大了。他瞪大眼睛。


“泰迪,”妈妈看起来有点担心地问,“你还好吧,宝贝?”


“爸爸是只狼。”泰迪继续瞪着眼睛,轻声说。


“是的,对,宝贝,”妈妈慢慢地说,“但是记住,泰迪,它并不可怕,是吧?你告诉我你不害怕,记得吗?你知道爸爸永远不会伤害你,对吧?”


泰迪没在听。“真的是真的吗?”他继续盯着这只忧伤的、现在带着有点受伤的表情的狼,“真的是你吗,爸爸?”


狼又点了点头。


“泰迪……”妈妈又开口了。


“那真是太酷了!”泰迪大喊道。妈妈和狼都跳了起来。妈妈担心的表情一下子就消失了,因为她试图忍住第二轮的大笑。但是泰迪没有看她。他在看这只狼……小狼狼……他的爸爸……他的狼爸爸,对方的痛苦和忧伤的神情被一种睁大了眼睛的惊讶取代了。


泰迪站起来,双手叉腰,就像妈妈想要严肃地说些什么的时候一样。“哦,难怪我们这么合得来。”他宣布。


妈妈还是败给了她的笑意。她咯咯笑着,从她坐的地方向后滚,当她的头撞到沙发的前端时也毫不在意。她捂着肚子笑啊笑啊。“哦,好多横幅!”她高声叫道。


泰迪和他的狼爸爸对视了一眼。“妈妈好奇怪。”泰迪说。狼爸爸用力点了点头,用他大大的黄眼睛翻了个白眼。泰迪咯咯地笑了。


“嘿!我听到了!”妈妈说。她坐起来,假装在冲他们皱眉。


“哦,那是事实!”泰迪仍在笑着。狼爸爸又点了点头。


“哦我明白现在是怎么回事了,”妈妈说着双手叉腰,“你们这些男孩子又在密谋反对我了,是不是?哦,我可不能忍受这个!我要来抓你了!”


她扑向泰迪,泰迪尖叫着躲避她、靠近了狼爸爸。他用胳膊环住狼爸爸的脖子,把自己的脸埋在狼毛里。


妈妈看着他们两个站得这么近,有什么在她眼睛里一闪而过。她和狼爸爸对视了一下,表情显得更加严肃了。


“好吧,泰迪,”她依然笑着,但是再也没有开玩笑的意味,“我们需要建立一些基本规则。过来。”


泰迪从狼爸爸身边离开,走过去坐在他妈妈腿上。“好,嗯,我很高兴你不害怕你爸爸,但是当他是只狼的时候你在他身边要特别小心,明白吗?”泰迪点了点头。“好,”她继续道,“无论你做什么,不要试图摸他或者接近他的嘴,你明白吗?他的牙齿很锋利又很危险。你可以这样拍他的头顶,”她说着演示了泰迪昨晚已经做过的动作,“你也可以抚摸他的背,”她轻轻拍着她的狼丈夫的背,“但是永远不要把你的手,或者你身体的任何部分,靠近他的嘴。你明白吗?”泰迪又点了点头。他注意到了妈妈语气里的严肃和狼爸爸眼睛里沉重的神情。


妈妈抱起了泰迪,让他面对着自己。“我需要你向我保证,泰迪,”她直视着泰迪的眼睛,“我需要你向我保证当爸爸是只狼的时候你不会碰他的嘴,否则你就不能和他玩了。”


“我保证。”泰迪说,他是认真的。他能够分辨出这不是个玩笑,或者一个可以挑战的规则。


妈妈笑了。“好啦,”她说着把泰迪放回她的腿上,“不要碰嘴,一切都没问题了。哦,但是你可能也应该躲开他爪子上尖尖的部分,”她补充道,“它们不像嘴那么危险,但是如果你划伤了,伤口要很长时间才能愈合,即使有魔法也一样。所以小心点,好吗?”


“好。”泰迪同意了。


“太棒了!”妈妈愉快地说。狼爸爸看起来又开心了一些。


“爸爸什么时候就不再是狼了呢?”泰迪问。


“嗯——”妈妈看着表说,“实际上是半个小时之后。我该开始做早饭了。”她把泰迪放下,站了起来。“那么,当我准备早饭的时候,”她调皮地笑着,“爸爸让你骑一会儿怎么样,嗯?”


“好耶!”泰迪大喊。狼爸爸退后了一步,用那种他告诉她她疯了的时候常有的眼神凝视着妈妈。妈妈无视了他,把泰迪抱起来、放在狼爸爸的背上。


“抱紧了!”她说。


泰迪马上抓住了两把厚厚的灰毛。“准备好了!”他宣布。


什么都没发生。


“好了,走吧!”妈妈对狼爸爸说。坐在狼爸爸背上的泰迪看不到狼爸爸看着妈妈的表情,但是这个表情似乎把妈妈逗乐了。最后,狼爸爸开始了一段不情不愿的小跑。


泰迪愉快地叫着,更用力地抓着狼毛,狼爸爸带着他绕着客厅转圈,妈妈笑着走向厨房。


“大横幅,莱姆斯。”她离开的时候说。


骑狼爸爸超级好玩。等他们绕着客厅转了几圈之后,泰迪待得更舒服了,他叫着“再快点,爸爸,再快点!”。狼爸爸加速了一点。妈妈又出现在门口。“喂,不要太快,“她对泰迪说,“不要把你可怜的老爸累坏。”狼爸爸吐出一口气,这让妈妈回到厨房的时候又开始笑了。


狼爸爸带着泰迪走遍了整个房子,当他上楼梯的时候非常小心以保证泰迪不会滑下去。他们参观了他和妈妈的房间,然后是泰迪的房间,然后他们只是把头探进厕所里,因为这里对于大灰狼来说太小了。“我们去看看妈妈吧!”泰迪说。狼爸爸顺从地带着泰迪下了楼、走进厨房里。


“你们好!”妈妈站在炉子边做香肠。她看了看她的表,然后看着狼爸爸。“时间差不多了,是吧?”


狼爸爸点了点头。妈妈把香肠放在盘子里,带着他们回到客厅里。


“做什么的时间?”当他和狼爸爸跟着她回到炉火前面的毯子上时,泰迪问道。


“爸爸变回爸爸的时间。”妈妈说着,把泰迪从狼爸爸身上一把抱下来。


“哦,好吧。”泰迪说,不太确定他对此是高兴还是难过。


“我们要给你爸爸留一些隐私,嗯?”当爸爸躺回地毯上的时候妈妈说。


“我想看。”泰迪对她说,但是她摇了摇头。


“不,这是你爸爸的事情。”她简单地说。她用髋部支撑着泰迪,空出一只手来抓起了韦斯莱夫人的毯子。她把毯子盖在狼爸爸身上,从口鼻一直到尾巴。然后她拔出魔杖,低声念了几个咒语。当时的泰迪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等他长大后他会意识到,那是非常强力的无声咒。“好啦。”她说着抱着泰迪回到了厨房。


泰迪的计划是等他妈妈把他放下来,在妈妈来得及阻止他之前跑回客厅里。不幸的是,妈妈似乎已经预见到了这种计划,所以一直都没有把他放下来。她在门上额外加了一个无声咒,然后开始用一只手打蛋和炒蛋,依然抱着泰迪。


“妈妈?”泰迪问。


“什么事,泰迪?”妈妈说。她的手肘碰到锅把手,差点把装着鸡蛋的平底锅从火炉上碰下来,但是又快速地把它救起来了。


“爸爸怎么变回来呢?”泰迪问。“是不是像你和我变形那样?是不是就挤一挤他的眼睛、然后‘噗’的一下,他就又是爸爸了?”


当妈妈搅拌鸡蛋的时候,一抹忧郁的神色划过她的脸。“不,甜心,”她安静地说,“对他来说更复杂一点点。”


泰迪安静地注视了她一分钟,感觉到他不应该再问那样的问题了。“他什么时候会再变成一只狼?”他最后问。


“下次满月的时候。”妈妈回答。她尽可能完美地用一只手把鸡蛋弄出平底锅、放到盘子里。只有三分之一落到了地上。


“那是什么时候?”泰迪问。


妈妈皱着眉、用魔杖让地上的鸡蛋消失:“到时候爸爸我和会让你知道的,好吗宝贝儿?”


“好吧。”泰迪说。


妈妈把装着鸡蛋和香肠的盘子放在桌子上,然后走到橱柜那里拿出几个瓶子,瓶子里面装着颜色鲜艳的魔药。她又看了看表。


“我们为什么不去看看你爸爸怎么样了呢?”妈妈问。


“好啊!”泰迪说。


妈妈抱着他回到了客厅,另一只手里拿着两瓶魔药。毯子下面的那一块儿比之前小多了。它现在看起来像是爸爸的大小了。它没有动。妈妈把泰迪放在旁边,走过去跪下,把魔药放在旁边的地上。她掀开了一部分毯子,露出了爸爸的头。


“看,”她微笑着说,“是爸爸。一切都恢复正常了。”


泰迪没有笑。他爸爸不再是狼了,但是他看起来肯定不正常。他侧身躺着、面对泰迪,泰迪可以看到他脸色苍白、还有黑眼圈。他看上去病得很严重。而且他还没有意识。


“他病了吗?”泰迪很小声地问。他在他放下小绿的地方找到了他,把他抱在胸前。


“不算是。”妈妈说。她站起来从沙发上抓了一个大枕头,然后跪回来、把它塞到爸爸的头下面。“只是累了。变成狼再变回来对他来说是非常累的。”


“他看起来不像是累,”泰迪紧紧抓着小绿反驳道,“他看起来病得很重。他为什么不醒来呢?”


“哦他会的。”妈妈说。她开始用手轻拍爸爸的脸。“莱姆斯?快点,醒来吧,莱姆斯。起来。”她更用力地拍着他,给他翻了个身,这样他就更加仰面躺着,他的脸对着她的。“快点,莱姆斯,你得把你的魔药喝了。起来!”


爸爸的眼睛睁开了。“朵拉?”他咕哝着,他嘶哑的声音不比耳语大多少。


“你好亲爱的,”妈妈微笑着说,“我给你拿了点魔药。”


爸爸呻吟着皱起眉,妈妈把他的头和肩膀拉到自己大腿上,让他坐直到足够喝药而不被呛到的地步。“给你。”她说着把一个瓶子放在他嘴边并且让它倾斜着。他因为魔药的味道而皱起了脸,或者是因为疼痛而皱眉,但是他喝下了整瓶魔药。“还有一个。”她说着,用第二瓶魔药重复了之前的过程。


泰迪怀疑这只是他的妄想,但是他觉得他爸爸喝完魔药之后看起来可能稍微不那么苍白了。


“谢谢。”当被妈妈放回枕头上的时候,爸爸含糊不清地对妈妈说。


“没事,亲爱的——等等,不,先别睡,”她说,当他的眼睛合上的时候又一次轻拍着他的脸,“莱姆斯,加油,保持清醒。有人想来说一声早上好。”她抬起头,对她的儿子笑着,“过来躺在你爸爸旁边,泰迪。”


泰迪快速地靠过来,把头枕在爸爸的枕头上,面对着他。在近处爸爸看起来甚至更糟糕了,但是至少他的眼睛是睁开的,而且当它们聚焦在男孩的脸上时,他勉强露出了一个微笑。


“泰迪。”他开心地低语。


“你生病了吗,爸爸?”泰迪问。


“没有,只是累了。”他向他儿子保证,“你不害怕我。”


他试图把这句话像一个陈述句一样敷衍过去,但是泰迪能听出来里面的疑问。


他摇了摇头:“嗯,爸爸,我不害怕。你是我爸爸。我永远不会害怕你。”


爸爸的笑容更大了,但是他的眼皮支撑不住了:“我真高兴,泰迪。我爱你。”


“我也爱你,爸爸。”


爸爸愉快地呼了口气,同时又闭上了眼睛。


“我们让你爸爸休息会儿。”妈妈说。她把空瓶子收拾起来,然后站了起来。“咱们吃早饭吧。”她的声音听起来比泰迪认为这种情况下应该有的声音更加欢快一点。


泰迪跟着妈妈回到厨房。她弄好了两盘食物,她和泰迪各一盘,但是泰迪觉得不是很饿。


“他变回来的时候总是这么累吗?”当妈妈踉跄地去拿杯子和果汁的时候泰迪问。她保持安静的时间长到泰迪以为她不准备回答了,这时候她说:“是的,泰迪,但是他总会好起来的。让他休息一会儿,他到晚饭时就能下床走动了。现在把饭吃完吧。”


泰迪和妈妈一起吃早饭。当妈妈到楼上为工作而打扮时,泰迪回到了客厅,躺在爸爸旁边,看着他睡觉。泰迪不担心。如果妈妈说他会好起来的,那么他就会好起来。但是小绿有一点点担心。


妈妈重新出现的时候看起来完全不像个一整晚都待在地板上的人。她那有刺头的粉色头发很完美,她化的妆也是,当她大步走过地毯的时候她的傲罗长袍在她身后鼓起来。


“好了瞌睡虫,”她弯下腰摇着爸爸的肩膀,“我要去上班了,所以你得到床上去。”


爸爸咕哝了一些泰迪听不懂的话。他确定妈妈也没有听懂,但是她猜了一下。


“是啊我知道我一般会在第二天早上放假。”她说着把毯子全都掀开了。他抖了一下,抓着他的睡衣。“但是今天有个大案子我不得不去,记得吗?如果我不把你弄到床上去,你就要在这儿待一整天了。你想那样吗?”


更多没法理解的咕哝。


“我觉得你不想。”她说着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拉起来。


爸爸一半是自己起来、一半是让自己被拉着站起来,同时他叹了世界上最大的一口气。


“行了。”妈妈轻快地说。她试图把他的胳膊搭在她肩膀上,但是他咕哝着“我能搞定”,所以她松开了,让他抓着她的胳膊,慢慢地走向客厅门。


“你想吃早饭吗?”妈妈问他。


泰迪看着他爸爸,他脸色变得有点绿、摇了摇头。“吃不下。”他说。


“那好吧,我会把剩饭放起来,你想吃的时候再吃。”


泰迪跟着他的父母走出了客厅。爸爸用紧紧抓住楼梯的栏杆,指关节都变白了,他和妈妈慢慢地爬上楼梯。泰迪感觉“你还好吗,爸爸?”这个问题就在他的唇边,但是决定不去问。爸爸很显然不好,但是妈妈保证他会好起来的。


在卧室里,妈妈刚把床罩扔回去,爸爸就瘫倒在床上了。泰迪和小绿站在走廊上看着妈妈给爸爸掖好被子、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做个好梦,莱姆斯。”她说。爸爸低声说了些感谢的话,然后更深地蜷缩进毯子里、睡着了。


妈妈回过头,带着忧伤的微笑看着泰迪,然后走向他,领着他回到走廊,然后关上了她身后的卧室门。


“我必须去上班了,好吗泰迪?”她悄声说,“你爸爸现在需要休息,但是如果你需要什么你可以叫醒他。但是只有在你真的需要什么的时候,好吗宝贝儿?除此以外你都需要让他睡觉。”


泰迪点了点头。


“我会给你留些午饭在厨房桌子上,你饿的时候就吃。现在,在你爸爸睡觉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找点安静的事情做呢?为什么不去给爸爸画点画呢,这样他醒来的时候你就可以给他看了。”


泰迪的眼睛亮了。他妈妈就知道会这样。


“我会给他画画!”泰迪兴奋但是安静地说。


“这才是我的好孩子。”妈妈说。她在他的额头亲了一下。“晚上见,宝贝儿。为了你爸爸,乖一点,好吧?”


“拜拜,妈妈。”他说。她下楼去了,泰迪冲回他的房间去拿他的工具。


泰迪是个特别棒的画家。妈妈和爸爸总是这么告诉他。卢平家的墙上和橱柜上都挂满了泰迪的精美画作,哈利家的很大一部分也是这样,还有姥姥家。哈利总是兴高采烈地笑着,把泰迪最新的画作钉在一面墙上,那里过去有家养小精灵的断头或是纯血统的偏执狂,不过哈利没告诉过他。姥姥把他的画挂在她妈妈像他这么大的时候画的画旁边。


他有一大盒蜡笔,超过一百种不同的颜色。他还有一些特别好的彩铅,那是赫敏阿姨在他四岁生日的时候送给他的。泰迪——和在场的其他人一样——在打开礼物的时候很惊讶。他们都以为那会是一本书。


他认识的所有人都说他的画真的很棒,他每次听到都洋溢着骄傲之情。但是最让他高兴的表扬是他偷听到爸爸对妈妈说的话。当时爸爸不知道泰迪在听。


“我得说,比一般的四岁孩子好多了。我认为他再大一点就能培养出相当的才能。”


从他听到那句话以后,泰迪对于他的美术就更加用功了,决心不辜负他爸爸的期望。爸爸相信他,世界上没有比这更美妙的感觉了。


当爸爸在隔壁房间睡觉的时候,泰迪整个上午和大部分的下午都给爸爸画新的画,中间只稍微停了一下去吃妈妈在厨房给他留的三明治。等泰迪终于听到他父母的卧室里有动静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收拾起他崭新的大作,去看他的爸爸。


爸爸看起来还是不太好,但是确实比早上好多了。他坐在床边,脚垂在地上,用一只手揉着太阳穴。


“加油,莱姆斯,起来。”他对自己嘀咕着。


“嗨。”泰迪说。


爸爸的头猛地抬起来,但是当他看到泰迪的时候他微笑了。


“你好,泰迪。”他热情地说。


“你觉得好点了吗?”泰迪不安地问。


“好多了。”爸爸说,“你拿着什么呢?”


“我给你画了画!”泰迪兴奋地说。


“给我?”爸爸问。


泰迪急切地点了点头。


“好吧,”爸爸说着把腿移回床上,拍了拍他旁边的床垫,“为什么不过这儿来给我看看呢?我是说……如果你愿意的话。”他很快地补充道。


泰迪没有注意到他爸爸的尴尬,他拿着画跳到床上,爬到爸爸身边。


“我真的特别努力地画它们了。”泰迪说。


“啊,我很激动地想看呢。”爸爸说。


泰迪把一堆画放在爸爸的大腿上。


他期待着像往常一样立刻就有的表扬,但是当爸爸拿起第一幅画的时候,他的脸上只有惊愕。


可能他只是没理解这幅画。


“那是我,”泰迪指着画上那个有天蓝色头发的男孩,“那是你。”他指着那只有着黄眼睛的大灰狼。爸爸什么都没说。“哦,还有那是小绿。”泰迪指着天蓝色头发男孩手里的乌龟。


爸爸继续瞪着这幅画,一句话都没说。


“你不喜欢吗?”泰迪问。


爸爸似乎从某种沉思里摆脱出来了:“我……我喜欢,泰迪。这……这挺不错的。我猜我只是……很惊讶。我对于你用这种方式画我感到惊讶。”


“哦,”泰迪说,他还是没有完全理解问题在哪儿,“哦,好吧,它们都是这样画的。”他把第一张从爸爸手里拿出来,露出了下面的画。上面画着一个黄头发的男孩、一个粉头发的女人和一只大灰狼。


“这张有妈妈。”他说。


“是啊,我看到了。”爸爸安静地说。


泰迪拿走了第二张画。“这张只有你和我,”他指着第三张画说,画上是一个红头发的男孩骑在大灰狼的背上,“这是你背着我走的时候。”他指着画上暗示着这幅画的场景是在他的卧室的其他元素,“这特别好玩,爸爸。我觉得你可能想要一张这样的画。”


他移开第三张画,露出第四张。“那是昨天晚上。”他说。这幅画上,一个粉色头发的女人躺在一只大灰狼的旁边,他们躺在炉火前面,一个棕色头发的男孩和一只绿色的乌龟在房间另一边看着他们。


“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泰迪解释道,“你……你看起来很害怕,爸爸。你为什么要害怕呢?”


爸爸用手臂环住泰迪的肩膀,把他拉近,轻柔地蹭着他紫色的头发,然后终于坦白道:“我害怕你会觉得害怕,泰迪。我觉得如果你看到我那个样子,看到我是个怪物,你就会害怕我,即使我变回来你也不会想让我靠近你。那样我受不了,泰迪。我太爱你了,我不能忍受你可能会害怕我。”


“但是我不害怕。”泰迪说。


“我知道,”爸爸说,“我现在知道了。这太让我开心了,泰迪,你不知道。”


父子俩在那里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泰迪让爸爸紧紧抱着他,因为他的一部分明白那是他爸爸非常需要的,比睡眠和魔药都更需要,为了让爸爸感觉好一些。


“爸爸。”过了一会儿,泰迪安静地说。


“嗯,泰迪。”爸爸回答。


“我需要一支新的灰色蜡笔。我的都用完了。”


最后,爸爸终于大笑起来。


 


 


3.就像爸爸一样


 


月圆过去的几天后,泰迪充满期待地蹦蹦跳跳,专注地注视着客厅的炉火。


“哈利!”


泰迪的教父在泰迪撞上他、抱住他的腿之前几乎没有时间直起身来、把肩膀上的灰掸下去。


“哦,你也好啊,泰迪。”哈利笑着,把泰迪从他腿上掰下来、抱在怀里。


“嗨哈利!”泰迪激动地尖叫。


哈利又轻笑了一声。“你觉得我们再也见不到彼此了,”他说,“但是我上周末才来过这儿啊,记得吗?”


“我想你。”泰迪告诉他。


“哦,你知道吗,小子?我也想你。”


哈利把泰迪放下,坐在沙发上。泰迪跳上去坐在他旁边。


“那么,”哈利说,“告诉我你这儿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吧,泰迪。”


“我爸爸是个狼人。”泰迪大声宣布。


哈利眨了几次眼睛。“是……他是,”最后他说,“呃,你知道多久了?”


“我看见他了,当他是只狼的时候。”泰迪说。


哈利的眉毛扬了起来:“你看到他是狼的样子了?”


“嗯。”泰迪愉快地说。他简要地复述了这个故事:从恶梦中醒来,冒险下楼去,发现妈妈和大灰狼,还有他怎样和狼成为了朋友。


“然后妈妈告诉我小狼狼其实是爸爸!”泰迪兴奋地结束了这个故事。


哈利在耐心地听泰迪的故事时一直保持安静,最后才说:“那么你,你完全不害怕吗?既然你知道你爸爸会变成狼?”


“不!”泰迪欢快地说,“爸爸以为我会害怕,但是我不。这就是为什么妈妈贴着那个横幅。”


“是啊,关于那个,我一直纳闷儿呢。”哈利看了一眼挂在壁炉上方的墙上的巨大的黑色横幅。这个横幅太大了以至于它两边都多出了几英尺。上面用令人眼睛疼的多彩的霓虹灯字母拼出了句子:“我早就告诉过你。”


“我是听到哈利的声音了吗?”妈妈说。她和爸爸走进了客厅,坐了下来。


“你好唐克斯。你好莱姆斯。泰迪刚才正在跟我讲这个横幅。”


妈妈大笑起来,爸爸呻吟着。


“这是个糟糕的碍眼的东西,就是这样。”爸爸说。


“不,它不是。”妈妈说,“这是对我的胜利的宣示,是我在‘永远正确’宅邸里永恒的荣耀的象征!”


哈利大笑起来:“好吧,考虑到你们在庆祝的事情,我很惊讶这儿居然只有一个横幅。”


“我明白!我觉得我应该多弄几个。”妈妈说。


“不要,一个就够多的了。”爸爸简短地对妈妈说。“不要鼓励她。”他对哈利说。


哈利直起身、对爸爸立起眉毛。“对于她是正确的这一点你肯定不会心情不好吧,莱姆斯?”哈利问,“我以为在这件事情上,比起其他所有事情,你会很高兴被证明是错的呢。”


爸爸笑了:“我非常高兴,哈利。”


“他当然高兴被证明是错的,”妈妈说,“他只是不喜欢以我是对的为代价。”


他们都哈哈大笑。


“你以前见过爸爸是狼的样子吗,哈利?”泰迪问。


房间里的尴尬明显到连四岁的孩子都不会注意不到。


“呃,就一次。”哈利回答。


泰迪环视着表现得很奇怪的大人们。“怎么啦?”他问。


“哦,这个故事不太好,”哈利轻描淡写地说,“完全没有你的故事好,泰迪。听起来你和小绿有个不错的冒险呀。”


“我都还没告诉你我骑上爸爸的事情呢!”泰迪喊道。


爸爸用一只手捂住了脸,妈妈大笑起来。


“那听起来真好玩,泰迪。”哈利说。他尽力绷着脸,脸上抽动着。


“确实是。”泰迪证实道。


“好,泰迪,”爸爸抬起头来,“我觉得有些事情我们需要谈谈。”


他爸爸语气里的严肃让他很惊讶。“什么事?”泰迪问。


“你……泰迪,你不能就这么走来走去、告诉别人我是个狼人。”爸爸说,他看起来不太自在,“你告诉哈利是完全没问题的,当然。但是泰迪,其他人,你不可以告诉他们。”


“为什么?”泰迪问,觉得自己的嘴唇在抖。他没想做任何错事。为什么爸爸看起来这么不自在?为什么他听起来这么难过?


但是妈妈插嘴了,她听起来既不难过也没有不自在。当她说话的时候她的语气是兴奋而且神秘的:“你不能告诉任何人,泰迪,因为这是一个秘密呀!”


泰迪瞪大了眼睛。“一个秘密?”他小声说。


“哦是的泰迪,”哈利说,“这是个特别秘密的秘密,只有像你和我这样特别酷的人才能知道。”


“真的吗?”泰迪看着他爸爸寻求证实。


“是的,泰迪,这是个秘密。”爸爸沉重地说。


“哦,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说呢?”泰迪问。


“有时候大人会忘记一些事情,宝贝儿,”妈妈说,“别介意,嗯?只要保证你不会告诉任何人,一切就都没问题了。”


“好,我不会说。”泰迪说,“而且我会告诉小绿不要告诉任何人。”


“真棒,”哈利笑着说,“好了,你为什么不给我多讲讲骑你爸爸的事情呢?”


泰迪没看到爸爸给妈妈的那个眼神。“我画了幅画!”泰迪叫道,“想看吗,哈利?”


“当然想!”哈利说。


泰迪跳下了沙发,抓着哈利的手。他拉着哈利出了客厅,到楼上看那些被他和爸爸固定在爸爸妈妈卧室的墙上的画。当他们爬楼梯的时候,他听到了身后的客厅里爸爸妈妈说的话。


“这其实不是个秘密,”爸爸咕哝着,“只不过不是他应该脱口而出的事——”


“我知道,亲爱的,”妈妈回答,“但是四岁孩子不能理解那么微妙的区别,是吧?所以现在,这就是个秘密。”


 


几天后的晚上,泰迪看到他爸爸坐在沙发上看一本书。他自作主张地跳上了沙发,爬到爸爸的大腿上。爸爸看起来并不介意,他笑着把现在看到的那一页做上标记,把书放到一边。


“你好啊,泰迪。”


“爸爸,等我长大了,我想像你一样当个狼人!”


泰迪过了好多年才能够理解他的话在他爸爸心里激起了多么大的恐惧。在那个时候,爸爸保持着相当冷静的神情,但是后来泰迪回想起来才意识到,在爸爸坚忍地紧锁的眉头背后正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战斗。他不想用关于狼人的真相的可怕故事吓到这个如此轻易就接纳了他的男孩。但是与此同时,他的灵魂正在被撕扯着,因为他的儿子——他的漂亮的、健康的儿子——靠着纯粹的奇迹逃脱了折磨他一生的诅咒,却希望得到这个令人畏惧的诅咒。


但是对爸爸来说很幸运的是,妈妈在那里,她快速地救了场。


“你就是个贪心的小家伙(power-hog,没有查到翻译,猜测了一下),你知道吗?”她靠着客厅的门框上,眼睛闪闪发光地开着她儿子的玩笑。“你已经可以把你自己变形成世界上任何人的样子了,你现在还想变成一只狼?给我们其他人留一些魔法吧,行吗?”


泰迪噘着嘴:“可是我想变得像爸爸一样啊!”


妈妈微笑着走进房间,走过来准备坐在他们旁边。“嗯,你当然想变得像你爸爸一样!”她说着坐下来,“你爸爸的确很酷。但是你知道,你已经很像爸爸了,你们俩总是密谋反对我!”她假装怒视着他们,泰迪咯咯地笑了。“重点是,宝贝儿,你有很多方法可以变得像爸爸,那些方法都和狼人没有任何关系,对吧?而且如果你想要在那些方面变得像爸爸一样,那么你就可以变得像爸爸一样。好吧,实际上还是别和爸爸完全一样。一定要努力让自己因为炸飞了霍格沃茨的一座塔楼而差点被开除。”


“我没干过这事。”爸爸不假思索地说。


“嗯哼。”妈妈不相信地说。


“是小天狼星干的。”


“真的吗?”


“那是詹姆的主意。我甚至都不在那儿。”


“这样的话二十五年前可能对老麦格有用,亲爱的,但是在这里的人都不会相信你的话。是吧,泰迪?”


泰迪又笑了,然后摇了摇头。


“你还指责我让他和你作对呢。”爸爸对妈妈说。


“但是我还是想变成狼!”泰迪坚持道。


“不,你不想,泰迪。”爸爸轻声说。但是妈妈看起来在思考。


“唔,如果你真的想变成狼,我觉得那是可能的。”她若有所思地说,无视了她丈夫惊恐的怒视,“但是你不想当狼人,泰迪,”她继续说,“不,你想成为的是一个阿尼马格斯。”


“一个什么?”泰迪问。


“阿尼马格斯是能够随心所欲地变成动物的男巫或女巫。”妈妈解释道,“相信我,这比当狼人好多了。爸爸只能在满月时变身,但是如果你是阿尼马格斯,你想什么时候变成狼都可以,而且你想什么时候变回人就什么时候变。这听起来不是更好吗?


“我猜是吧。”泰迪说,但是他还是噘着嘴。


“很多特别酷的人都是阿尼马格斯,”妈妈继续说,“你爸爸最好的朋友尖头叉子叔叔和大脚板叔叔都是阿尼马格斯。麦格教授是阿尼马格斯,而且她是霍格沃茨的校长!不泰迪,我觉得成为阿尼马格斯是你更想要做的。这样你和爸爸还是可以在满月时一起变成狼。”


泰迪想了想。“好吧,”他同意了,“做个安马格斯听起来挺酷的。”


“这是最酷的。”爸爸鼓励地说。


泰迪现在变得兴奋了些。“我想做个安马格斯!”泰迪在他爸爸的大腿上跳着,“我该怎么做?”


“抱歉泰迪,但是你得等到成年以后才能做。”妈妈说。


“尖头叉子叔叔和大脚板叔叔不是这样……”爸爸低声说。


“这不是重点,莱姆斯,”妈妈打断了他,“泰迪得等到成年以后,这是——哦,怎么说来着——合法的。”


泰迪消沉了起来,又开始噘着嘴。


“别这样,泰迪,”妈妈说,“你现在可能没法变成一只狼,但是你和爸爸还是可以在满月的时候玩得很开心呀。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找个球,你就可以教你爸爸捡球了!”


“哈哈。”爸爸毫无笑意地说。


泰迪打了个哈欠。


“该睡觉了。”爸爸说着把泰迪拉进怀里抱着,站了起来。


泰迪闭上眼睛,把头靠在爸爸的肩膀上,被爸爸抱到了床上。他满脑子想着狼人和阿尼马格斯。他决定,他长大以后会做个阿尼马格斯,虽然他的一部分仍然想做个狼人。


因为泰迪第一次看到他爸爸的狼人形态时只有四岁,他不知道那是个诅咒。他不知道那些恨意和恐惧。他不知道魔法部制定的法律。他不知道他妈妈在毯子上施了无声咒来避免泰迪听到他爸爸变形时那极其痛苦的喊叫声。他不知道在狼毒药剂问世之前的那段日子。


不,那个时候泰迪只知道他爱着他的爸爸。他知道他的爸爸是世界上最酷的、最聪明的、最棒的人。他还知道,如果他的爸爸是个狼人,那么成为狼人就是件相当好的事情。


 


END


 


 


(译者的话:小泰迪关于灰色蜡笔的那句话是支撑我翻完全篇的主要动力,萌得不要不要的!莱姆斯就是应该有这样可爱的一个孩子呀。话说我自从考研英语翻译题之后就没碰过这个,总觉得能理解英文但是没法用中文表达出来。所以欢迎各种捉虫或者改进的建议。)

评论

热度(160)

  1. 羽扇豆⚯͛兮笑 转载了此文字
    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