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淹沒了星球

管理人:labbri
超蝙,盾鐵,亨本,哈蛋
※版權所有※

[ST][AOS][SK] 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01

衍生派別:AOS JJ. AbramsUniverse

配對:Spock/Kirk

分级:NC-17

摘要:身為Vulcan與人類混血,Spock內心的情感系統移傳了他的人類母親,而他的戀愛細胞,顯然、不幸地遺傳了他的Vulcan父親

類別:半AU,學院,輕鬆喜劇

警語:本文人物之性格與揣摩完全建立於ST09STID兩部由JJ執導的ST電影之上

  Spock教官少男心全開

作者的話:看多了Jim對Spock教官一見鍾情再見傾心三見鑽褲帶的文,我決定挑戰看看Spock對Kirk學員一見心跳再見挑眉三見吱一聲的文。當然,血統決定一切,Spock教官的追求之旅前景實在不甚樂觀。

 

 

 

    ——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

 

 

1.Mother Knows Best

 

  放在桌上的是一個包裝精巧的立方體硬盒,亮眼的銀紫色緞帶更是精心捏成了一朵花,緞帶尾部捲曲地有如藤蔓那般活靈活現。

  「不。」

  一個字,Nyota Uhura的語氣充彷彿星曆2230.4年時,Klingon帝國大使與聯邦第七次簽署中立區行為禁行條款時的表情一模一樣,充滿了星際仇恨的壯烈感。

  深色雙眼憤恨地瞪著那不斷傳來甜香的禮物盒,濃郁的香味幾乎沉醉了整個學生餐廳。

  這還挺不容易的,有鑑於星艦學院的學生餐廳是個擁有足以讓100架穿梭機起降的佔地的半開放空間,加上用餐時間總是會被各種食物味道佔領,要讓一個小盒子裡的甜味霸佔每個角落邏輯上是不可能的。

  可悲的是,女孩子——無論種族——總是有在漢堡比薩與薯條熱狗之間精準地抓住那濃郁甜香的超能力。

  Spock挑起了眉,看著拒絕了禮物的人類女性,猩紅色的制服彷彿是她那無名惱火的具現化,讓他不免感到困惑:「我不明白,我以為女性總喜歡巧克力。」

  未來的準通訊官雙手抱胸,擺出完全的防禦性姿勢,又像是在壓制自己的雙手遠離桌上那好像會咬人的禮物盒。

  「沒錯,女人喜歡巧克力,」她頓了下,視線迅速掃過自己的腹部再狠狠閉上,美麗精緻的臉龐在瞬間狠狠扭曲了下:「但同時確憎恨著體重猶如魔鬼。」

  眨了下眼,Spock只是冷靜地看看Uhura又看看那個盒子,但卻沒有動手將禮物盒拿回來放進自己的公事包裡,只是維持著原來的姿勢,然後端起自己的花果茶輕啜一口,「我明白了。」

  「不,你不明白。」猛地睜開眼睛,Uhura眼瞳中迸射出的光芒銳利地刺向對面的Vulcan人,意圖讓對方血流成河,奈何Vulcan人的身體總比人類強壯,這期望恐怕只得與之前45次一樣落空。但Uhura在通訊科中名列前茅不是沒有原因,她機伶地立刻改變了戰術,用著嘆息鼓勵的口氣再次開口:「你知道,我曾經很高興隱藏在你人類血統裡的浪漫細胞終於覺醒了。」

  「我無法理解妳所謂的『浪漫』,Nyota,並且我相當確信目前沒有任何已知物種的基因編碼中有這項因子的存在。」Spock高挺的身軀在此時此刻仍然筆直地像根木樁一樣,但他將杯子放回桌面時卻意外刮出了刺耳的摩擦聲,「我相信我只是在向妳陳述我的人類觀察研究。根據妳於4個月又25天前的陳述,妳相當支持我運行這項私人課題。」

  Uhura在短短3.4秒內露出的表情複雜程度超越了Spock能解讀的範圍,因此他只是安靜地等待對方自行發言。

  嘗試了五分鐘用眼神將那盒巧克力燃燒殆盡或是將Spock面無表情的臉給燒出一個洞都以失敗告終後,Uhura勉強找回了自己的聲音。

  「你為了觀察他去買了三個月自己根本不吃的巧克力,Spock。那在人類的認知裡就是浪漫。看在老天的份上,我愛你、也支持你,但你不能用謀殺我的體重來回報我,這是不對的。」嘆了口氣,Uhura終於釋放了自己蠢動的雙手,掠過桌面拍了拍Vulcan人擱在桌上被袖子遮眼住的手腕部分。

  Spock沒有抽回手,他明白對方對自己的尊重因此並不擔心被踰越或冒犯,僅僅是對於她的說詞挑起了眉,並再提出異議:「我仍然不能明白——」

  「如果想讓你所謂的『人類研究』更進一步,就跟他說說話,親愛的,」通訊科學員難得無理地打斷了Spock的陳述,同時露出了恨鐵不成鋼的表情——更多是一個「我他媽的受夠了」的表情——瞪著對面的Vulcan好友:「或者乾脆牽起他的手送他個火辣的Vulcan熱吻,我打賭他絕對會以為你只是在跟他握手問好!」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空著的左手將裝有滿滿巧克力的禮物盒掃進自己放在膝蓋上的包包裡,Uhura宛如一股烈焰那般風火火地迅速燒出學生餐廳,與室外那片在高溫下來來去去的猩紅色延燒在一起。

  而穿著整齊黑色教官制服的Vulcan人則因為Uhura最後的話而留在了自己的思緒中。

  就像很多不分種族血統的普通孩子一樣,Spock小時候也曾經問過自己的父母為什麼要結婚。

  他的父親、Sarek用著符合Vulcan邏輯的簡短回答一概而論地回覆了小Spock的疑問:「我娶她是因為,在當時那很符合邏輯。」

  而他的母親,Amanda在知道了這個回答後發出了一連串瘋狂大笑,然後語重心長地瞅著自己幾乎是父親的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寶貝兒子:「你父親對我一見鍾情,寶貝。他計算出了一個比我的經期還規律的日子到學校拜訪我,並且在每次與我握手時總是臉頰綠到發亮。然後在我們認識後我的第四次生日那天以『慶祝一個每年都會重複的日子是不合理的,但人類不厭其煩的無意義舉動著實令人著迷(Fascinating)』這種搞笑理由請我喝酒,沒想到在成功灌醉我之前自己先喝了太多冰涼甜心醉倒了,然後我只得送他回大使館,然後……嗯,第二天他就跟我求婚以示負責。」

  講到最後他的母親倏地露出了憂心忡忡的表情,要Spock保證有喜歡的人的時候一定要通知她。

  「Vulcan人的情商是負數,親愛的,我只能希望你身上的人類血統能正負相抵一下,但老實說我對此並不樂觀。」說完,他母親寵溺地捏了捏他尖尖的小耳朵。

  Spock那時候根本聽不懂自己的母親在說什麼,而比起自己母親的答案,他比較傾向相信自己的父親。至少,Vulcan人不會說謊,而且身受Vulcan理性邏輯教育的Spock根本不相信一見鍾情。

  因此當他接受了上司ChristopherPike的建議,前往San Francisco市中心一間不是很起眼但卻在學院論壇中頗負盛名的巧克力專賣店為Uhura挑選生日禮物時根本沒有做足任何心理準備,導致他幾乎受到了致死的創傷。

  那一天他推開了那間名為「ShootingStar」的專賣店的玻璃門,在櫃檯後的人類男性店員轉過頭一邊說歡迎光臨一邊對他燦爛一笑的那瞬間,Spock清楚感覺到自己被一顆藍色的流星給狠狠射穿了腹部下跳動不停的心臟。

  「喔、你是個Vulcan!」

  那顆順利突破大氣層狠狠砸到Spock的流星——Jim,至少名牌上是這麼寫的,Jim——眨著他比大海還要湛藍的好奇雙眼凝望著他的吊稍眉與齊瀏海、以及尖尖的耳朵,露出一副樂壞了的表情。

  喔。Spock在震驚中下意識地模仿了人類慣用的讚嘆語調。Saruk在上。

  喔。

  在Spock踩著僵硬彆扭的步伐毫無目標地在一堆巧克力間轉來轉去、並被那濃郁的可可香味薰得頭昏腦脹的那段時間裡,他糊成一團的腦海裡只能不停重複播放自己小時候問自己父母關於他們為什麼會結婚的場景。

  顯然,Vulcan人的確不會說謊。

  但他母親永遠是對的。

 

    ※

 

  Vulcan人的確不相信一見鍾情。

  主要原因是因為第一次見面就受到吸引的機率實在極低,邏輯上已經被歸類進「不可能」的範疇。另一個原因則是要感覺到一見鍾情有很大的因素主要是受到情感趨動,而——眾所周知——Vulcan人壓抑感情。

  Spock也如此深信著。事實上,除了第一次見面時遭遇過那種好像有星星變成隕石砸下來的震撼之外,之後他每次見到那個金髮藍眼的人類時的情況就跟與一般人類見面沒有兩樣,Spock甚至懷疑那天感受到的是否純粹是他的記憶錯誤。

  但這並不阻礙他前往Shooting Star進行人類觀測的研究。

  即使從小便一直因為Vulcan-Earth的血統而遭族人以異樣的眼光及態度對待,仍然不可否認他確實對自己優秀母親的所屬種族感到好奇。雖然其他異星種族也並不是如同Vulcan一般萬事以邏輯為準則,但高度開發的文化依舊使他們較於人類來說偏向理智。

  而自第一次接觸後發展宇宙文化僅過了200餘年的人類,在眾多種族眼中依舊年輕、甚至尚未完全開化,也正是這項認知促使Spock詢問了父親關於他與母親的婚姻問題。

  可惜來到地球進入星艦學院後一直到現在的這段時間,Spock對人類的認識仍然裹足不前,同時又深受Vulcan的教育思想所箝制。

  人類是受情緒驅動的物種,總會在邏輯之前選擇情感。

  住在Spock隔壁單間的領航科學員因為與交往對象分手而傷心過度選擇休學。

  兩位女性學員因為對某句Romulan方言抱持不同的翻譯觀點而在課堂上憤而爭吵,並且逐漸由原本的爭吵話題牽扯到其他私人不滿最後兩人甚至大打出手。

  在艦隊總部的科學部門任職的上尉過於熱愛賭博的刺激性與賺錢的便利性而傾家蕩產,甚至挪用研究資費交付賭資,東窗事發後遭艦隊開除。

  服役於U.S.S. Lexington的Philip少校於某次離艦任務中的失誤判斷失去了整個登陸小組的成員,其後幾次行為失常後由首席醫官判定不適合繼續於星艦任職而轉調地勤。

  甚至是與Spock交好的、也是他所見是過最聰慧並佩服的女性,Uhura也會在他們外出經過鞋店時莫名興起購物的衝動,即便她擁有的鞋子早已擺滿了整整三個鞋櫃。

  Spock曾詢問過Uhura購買的原因,而「因為這雙鞋很漂亮,買了我會很開心」的回答更是讓Spock感到一頭霧水。事實上,Spock認為恐怕就算是Saruk也無法觀察出一雙保護足部不受損傷的物品與開心有什麼因果關聯。

  而Uhura也只是對於他的疑惑忍俊不住地大笑出聲,並用著憐愛與同情混合的複雜眼神望著Spock——這也是Spock無法理解的一點,人類究竟是如何將兩種截然不同的情緒融合地恰到好處?

  無論如何,就結論來看,情感總會導致瘋狂,而瘋狂等同於失去理智、行為能力將會毫無邏輯,而這正是Vulcan竭力避免的。Spock為此推斷自己有97.4%的可能性一輩子都無法理解人類,也無法體會他們不願放棄的感情。

  這個數字一直到Jim作為那僅存的2.6%出現在他眼前時,在大氣層中徹底燃燒成無用的藍色灰燼。

  「歡迎光臨。」

  玻璃門上掛著的鈴鐺在大門推開的瞬間被輕巧地撞響,Spock繃著臉看向櫃檯的方向,果不其然看見Jim剛從手裡的PADD中抬起臉。在看見客人是他熟悉的Vulcan人後,Jim對他露出了個友好的笑容並出聲招呼。

  「嗨。」

  Spock略顯僵硬地點了點頭,他的視線迅速掃過這間面積狹小的店鋪。雖說這間店已經有40年歷史,並且在市中心佔了個好地段——通往港區及學院的道路交叉口——但店主完全沒有進行任何擴建,這間店與40年前一模一樣。

  根據Spock從一名Andorian店員——他那時候還沒弄清楚Jim的值班表——與其他客人的聊天內容收集到的情報,店主經營這Shooting Star純粹是基於他對巧克力的興趣,因此並沒什麼擴大經營的打算。

  雖說店鋪面積不大,店主也十分低調,但正如Pike所說,這間店在學院裡確實非常有名。

  以前Spock從來沒有注意到這間店的巧克力在學院有多受歡迎,但現在他即使不去刻意尋找也總能在學院的每個角落發現Shooting Star包裝盒的蹤跡。根據Uhura的說法,似乎是因為ShootingStar有為學院開放外送服務,對課業繁忙的學員們來說非常方便,加上店主還接受客製化口味訂單,因此非常受學生、尤其是情侶們的歡迎。

  不過Spock目前並沒有使用過外送服務,畢竟他本來的目的就不是為了巧克力。

  目前僅僅有六名客人在店內挑選商品,因此Spock豪無阻礙地繞過了中間的巧克力麵包架來到隔開了他與Jim的蛋糕系列冷藏櫃前,在Jim鈷藍雙眼充滿趣味的注視下,突然感覺喉嚨一陣乾澀,彷彿剛剛吞了一大把沙子。

  詭異的沉默無可避免地蔓延開來。

  Spock的視線釘在黑森林蛋糕與巧克力泡芙之間,但事實上他可以從冷藏櫃玻璃門的倒影看見Jim又將注意放回了PADD上,湛藍的雙眼微微瞇起,牙齒輕咬著下唇,似乎在思考些什麼。

  Jim總有些毫無意義卻迷人得不可思議的小動作。

  例如他微笑時會將頭向右偏去5.7度,或是注視著某個特定對象時他會習慣性地頻頻眨動那藍得不可思議的雙眼,以及當他在閱讀時如果手邊有水杯他會下意識地用食指沿著杯緣畫圈圈。

  截至目前為止,Jim的小習慣編碼已經到了162號,並且穩定地持續增加中,而每一項都被Spock分門別類牢記在腦海中,他不否認自己有些好奇Jim究竟可以有多少此類吸引他目光的小習慣。

  「最近又有朋友生日嗎?」

  再次從PADD中抬起頭,Jim看見Spock在生日特區站得直挺,忍不住咧開一抹笑用著愉悅的上揚語氣輕快地問道。

  Spock僵硬地點點頭,努力將視線從冷藏櫃上拔下來,緩緩落到人類英俊的臉龐上。

  無法否認,以外觀來說,Jim的確是個非常吸引目光的個體。人類種族在各星系間本來就是極富吸引力,尤其在類人生命體中,人類始終是相當受歡迎的存在。

  也因此Spock也總會在Shooting Star裡見到許多異星種族,並且注意到他們會在挑選商品時偷偷打量著站在櫃台後的Jim。這發現莫名引起Spock一陣火焰在血管裡延燒的不適感,不過當Jim看見他時露出的笑容總能熄滅那股使人渾身痠疼的惱怒。

  而此刻,Jim像隻曬著太陽的貓咪那樣慵懶的向前半靠在櫃台上,水藍的虹膜在從窗戶曬入的陽光下透著如水晶般剔透的光彩,他微歪著頭看向Spock:「以一個向來宣稱Vulcan人不需要朋友的Vulcan族人來說,你的『朋友』可真多。」

  Jim伸出手指比了個引號的動作,並且用著悅耳低沉的聲音咯咯笑個不停並戲謔地朝Spock眨眨眼,讓Spock從心底升起一股就連面對Vulcan最高議會時都沒產生過的緊張感。

  沒有注意到Spock不自然的僵硬,Jim聳聳肩,接過了Spock隨手從冷藏櫃裡抓出來的小蛋糕,笑著咬了下嘴唇:「你真是個無可救藥的Vulcan醉鬼,你知道嗎?」

  同意

  Spock沉默地欣賞著Jim熟練地將杯子蛋糕裝入精美的銀色包裝盒,視線在他用黑色絲質緞帶綁住盒子的靈活手指間來回轉動。

  纏繞、旋轉、拉扯、撫平、打結。當一個完美精緻又繁複的緞帶花在Jim的手中完成時,Spock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有些急促的哽咽。

  「歡迎再次光臨。」

  Jim輕快地說道,Spock顧不上自己的腳步是否有些虛浮,拎起盒子便往店外快步走去。

  他必須在估計是巧克力引起的暈眩感擊倒自己之前離開,但Jim伴隨著「下次再見」的輕笑聲卻一路糾纏著他回到學院。

 

 


|後記|


標題與一開始的引用句皆出自阿甘正傳


2/14情人節&元宵節快樂!!!!!

在這節日開始甜膩膩並且充滿巧克力香的一篇新文啦wwwwwww

這篇裡的兩人都還沒遭逢Vulcan的巨變,多少都有點年輕氣盛又驕傲幼稚

可以寫學院文真開心!!!!!



评论

热度(35)

  1. 边沁糖果淹沒了星球 转载了此文字
    絯太太的这篇超棒啦 糖果淹沒了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