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淹沒了星球

管理人:labbri
超蝙,盾鐵,亨本,哈蛋
※版權所有※

[亨本][特工組][Solo/Mendez] Eat, Pray, Love

! 亨本拉郎
! 特工组1.0
! 绅士密令Napoleon Solo / 逃离德黑兰Tony Mendez
! Live By Night 好看!!!!!


  东倒西歪的宗卷占据了每个角落,把整个不大的公寓房间搞得危机四伏,随便一个转身就有山崩的危险。

  「想抱怨就滚回伦敦去。」哼了声,Mendez瞥了眼那一手端着盘子一边扭动身子闪过一迭迭资料、看上去就像在跳华尔兹的Napoleon Solo,下意识地用指腹来回刷着纸张边缘,不知不觉间已经将一张张报告书的边边角角弄得又卷又翘。

  「UNCLE少了我还是会继续存在,但你没有我大概会饿死在家里。」一把将对方手里的报告书与自己端着的盘子交换,Solo俏皮地眨了眨眼,在Mendez皱起的鼻尖上偷亲了一口,下场就是差点被整盘食物给糊满脸。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Solo只要回到兰利就会住在Mendez的公寓里,刚开始Mendez想说也就几天而已,而且Sanders看起来是恨不得Solo去睡大马路,就权当帮同事一个小忙。那时他还不是很明白Sanders的冷哼与O'Donnell抽搐的嘴角代表什么,而自从自己正式离婚后,Mendez就发现Solo已经不再需要他出声邀约了。看着提着旅行包自动自发微笑地站在公寓门口的Napoleon Solo,Mendez只想一枪崩了过去的自己。

  看了眼再次回到厨房里忙碌的背影,Mendez用叉子随意地拨弄着盘子里的意大利面,不知不觉间又把视线转向一旁小桌的报告上,甚至伸手用叉子挑起一角灵活地翻了页。

  「我不认为O'Donnell会喜欢看到报告书上有西红柿肉酱。」将一杯开水压在报告上打断了Mendez的举动,Solo好笑地看着Mendez不悦地翻了个白眼,舌尖不耐烦地舔过干燥的嘴唇。

  这不自觉的小动作让Solo眼神一暗,但Mendez却是毫无所查,只是轻哼了声,扭过头捧起盘子总算是认真地吃起了午餐。

  耸耸肩,Solo还是将水杯从报告书上挪了开来,避免Mendez迷迷糊糊地又把杯子打翻。任务之外的Tony Mendez有多迷糊,Solo那件躺在垃圾桶底里的克什米尔羊毛外套已经舍身验证过,即便这让Solo心疼了一秒,但抓着报销的外套,紧张地在起毛球的袖口捏来捏去尴尬地向他道歉的Mendez实在太可爱了,让Solo瞬间就把那件外套的价钱给抛到九霄云外。

  「Solo,」叫住了又要转身去厨房不知弄些什么的男人,Mendez咽下嘴里的食物,清了清喉咙,「你不吃吗?」

  「锅子还没洗完。」

  「那可以吃完饭再洗吧?」挑起眉,Mendez随意用叉子向着一边的椅子比划了一下。

  即使没有明说,但Solo很清楚这就是Tony Mendez的邀请,即使对方那过于隐晦的神情让Solo哭笑不得,但不抓住机会的人就是傻子,所以他解开围裙后便顺着主人的意思毫不刻气地坐了下来。

  皱起眉,Mendez看向捧着盘子脸不红气不喘地挤到自己身边的男人:「这是单人沙发。」

  「反正还有空间嘛,而且我想看电视。」俏皮地眨眨眼,Solo正气凛然地说道。

  说的好像侧坐就看不了电视一样。翻了个白眼,Mendez最后还是没有将Solo给挤到地板上去,一方面是因为地板已经够乱了,另一方面是幼稚的人只要一个就足够了。

  电视不知何时被从新闻转到了电影台,Mendez看着里面拿着激光枪奔来跑去的角色突然想起上次见到Ian时两人也是这样窝在沙发上看电影,那孩子一直很喜欢科幻题材,有时也会缠着他画一些太空飞船,那两张在Ian四岁时送给他的千年鹰号与企业号到现在还贴在Ian卧室的墙上。

  与妻子的离婚一直都在预料之中,会拖这么久基本上全是为了Ian着想,但当真的签下离婚协议书时Mendez不太明白胸膛中那点心碎的声音是为了什么,或许是为了曾经那份宛如太阳般热烈燃烧的爱到最后还是熄灭在时间中的遗憾,又或许是为了与那个曾经可以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自己道别。

  「Mendez。」

  听到呼换下意识地转过头,还未看清楚那离自己太过靠近的俊帅脸庞,唇上的温度就已经悄然离去。

  但那将自己牢牢捕获的水蓝双眼却并未放过他,专注着迷的注视就好像在欣赏一件让他心动不已的艺术品,Mendez瞬间感觉胸膛中的那些碎片似乎全扎进了肋骨上,一时间竟然感到了窒息的恐慌。

  「嘘,」伸手接过了Mendez危险地缓慢倾斜的盘子,Solo看也不看就往一旁的矮桌上随意一搁,「你有时候实在想太多了。」

  那总是可以灵巧地解开任何紧闭锁扣的手指带着一点夜色的凉意擦过Mendez的耳垂,在颈侧那片脆弱柔软的皮肤上徘徊不去。Solo勾着嘴角,瞇起眼望着那在自己身前慌乱却又倔强的谜题,撑起身子缓缓将对方向后压了过去,柔软的卷发在沙发扶手上沙沙蹭着,Solo忍不住想象着它们在枕头上摩擦的模样。

  「Solo。」

  右手警觉地抵在男人胸膛上摆出了抵挡的姿势,但或许Mendez早就该认清对Napoleon Solo来说越是禁止只会越激起他的兴趣,所以当他的衬衫被从腰间撩起时他也没太多意外。

  当那落在唇角的吻逐渐向下移到锁骨上时,Mendez还是忍不住在一阵彷佛要让他脑袋糊成一团的轻微刺痛中随着男人另一只手在后腰上的抚摸而拱直了背,如果不是被Solo压着,他的整个上半身恐怕就会因此越过扶手摔到沙发下。

  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挤在单人沙发上还是太勉强了,如果好好坐着就算了,现在这纠缠的姿势让Mendez有一只脚只能踩着地板,Solo的半个身子也悬空在沙发外,这让Mendez反射地紧紧抓住他,避免这CIA最优秀的外勤特工在自己的公寓里摔成智障的惨案发生。

  在两人纠缠磨蹭的途中,Mendez的衬衫不知不觉间就被Solo给扔到了不知哪个角落,而Solo的马甲也被扯开,其中一颗扣子可怜地迸到了地板上,埋没在一堆报告间。

  两人的体温迅速攀升,唇上的吻从原本的试探变成了较劲,Mendez用膝盖猛地抵在Solo的下腹上,让男人喷出一声闷哼,在Mendez的颈侧留了一枚衣领绝对遮不住的牙印。

  Mendez在任务中总能同时记着十个撤退点与三个备用计划的大脑在此刻完全起不了作用,短促的哼唧随着吐气一同在Solo耳边响起,让他更加兴奋了起来,但那因为被压制住而下意识反抗的特攻本能让两人一时间就这样在狭窄的沙发上僵持不下。

  直到清脆的破裂声打破了沉默。

  Mendez像是从睡梦中惊醒一样,毫不客气地把刚刚还紧紧抓着不放的Solo给推下了沙发,或许早就有随时都被扔下的心理准备,Solo并没有在地上摔得很惨,他甚至迅速地用手撑住了自己,顺势跪在了地上。

  Mendez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没有去看Solo,就这样赤裸着上身往刚刚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一眼就看见了碎成片片的水杯,看来是刚刚Solo放盘子时推到了杯子,流下一片水痕后慢慢滚到桌缘,越过了界线后义无反顾地摔得粉身碎骨。

  不发一语地跪在地上,Mendez伸出手缓慢地捡起一小片一小片的玻璃,不知为何感觉自己胸膛里的碎片又扎得更深了些。

  带着夜晚凉意的手指从一旁探过来抓住了他的手腕,像是手铐一样。

  眨眨眼,Mendez看着自己被玻璃碎片划开一道道细小伤口的手掌发起了呆。

  「Mendez。」Solo抓过那只拯救过无数性命的粗糙手掌,低下头舔去了从划伤中挤出的血珠,带着石榴般的艳丽色彩,「别想了。」

  等待Mendez回过神时,他已经被Solo放上了床,紧紧包裹被单之中。

  Solo坐在床边,两手分别撑在Mendez的肩膀两侧,弯下身在他耳边低喃:「寂寞就说,别像猫一样跑不见了。」

  「混蛋。」

  Solo因为Mendez的反应轻笑了起来,「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Mendez在半梦半醒间哼了声,感觉自己的手被拉了起来,酒精的味道与凉意在卧室里散了开来。

  当他再次独自一人醒来的时候已经第二天早上了,手掌受伤的地方都已经擦好药贴上了OK绷,Mendez拿过床头柜上的纸条,上面只写了两个字。

  ——Next time。

  深吸了口气,Mendez的嘴角终于向上弯起。

  胸膛中的疼痛也不再那么难以忍受,反倒是颈侧的牙印坚持不懈地传来苏麻的酸痛,让Mendez忍不住又把自己埋进了凌乱的床铺里,模糊的视线里他看着窗外的蓝天攒紧了手中的纸条。

  或许他还是愿意期待下次门铃再次响起的时候,不过在那之前,Mendez还是忍不住先期待起等会儿会在厨房里发现的早餐。

 

 

NOTE:

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篇名于美食、祈祷和恋爱一点关系也没有,只是借用

这与上一篇的Treasure Map是同样的伤痕15题系列

整个15题的故事内容会有关联(UST大概每篇都一样严重),希望可以写完QuQ

现在这两人还在磨合阶段,虽然Mendez很放任Solo对自己乱来,但还是处于对方大概只是心血来潮、反正很舒服自己也不会少块肉的心理状态

不管如何Mendez终于离婚了,Solo大概也不会太客气了

 

 

 


评论(11)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