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淹沒了星球

管理人:labbri
超蝙,盾鐵,亨本,哈蛋
※版權所有※

[亨本][特工组][Solo/Mendez] Treasure Map

! 亨本拉郎
! 特工组1.0
! 绅士密令Napoleon Solo / 逃离德黑兰Tony Mendez

 

  虽然这从不是他自愿的,NapoleonSolo确实是CIA近十五年来最优秀的外勤特工。

  各式各样的任务也让他接触了不少不同个性的人,这与他之前总是面对冰冷艺术品的日子相比有着极大的不同,可以说成为特工的这段日子比以前当雅贼的那段人生精彩了不只一个档次。

  虽然这从不是他自愿的,再次强调。

  偷溜进杂物间时Solo成功瞒过了整个特殊任务部门的眼线,Sanders正在开会,距离他接到Solo在一楼大厅刷卡登入的通知还有几分钟,意思就是他还有几分钟的空闲躲到一个Sanders找不到的地方。

  就算是被限制要定期回兰利报到,也没人规定他不能造成一些小麻烦。

  有一次Sanders差点就要下令封锁大楼了,回想起男人当时扭曲的表情,Solo忍不住得意地轻笑了出来。

  「谁在那里?」

  低沉嘶哑的嗓音以及黏在一起的音节听起来像是刚睡醒,Solo屏住呼吸,后方传来沙沙的移动声响让他立刻就知道自己搞砸了,耳边再次想起了Illya对自己得意忘形的嘲笑。

  「O'Donnell?」

  男人像是醉酒一样跌跌撞撞地从一排放满了各式各样杂物的铁柜后走了出来,柔软凌乱的黑发翘到了一边,明显就是长时间维持同一个睡姿造成的,男人抹了把脸试图清醒过来,末了还搓了搓自己的胡子,沙沙的摩擦声响在安静的杂物间里清晰可闻,不可思议地带着一点点慵懒情色的味道。

  满是睡意的褐色双眼疲惫地瞪着前方,恍惚地在Solo身上来来回回看了几眼,几乎是耗尽了脑力才终于发现对方不是自己认为的那个人。

  「你不是O'Donnell。」

  「显而易见。」Solo微笑着说道,「又熬夜了?」

  「你也不是我老妈,」男人靠着铁柜摇摇晃晃地抓过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又在耍着Sanders玩了?」

  耸耸肩,不置可否的Solo踩着无声的脚步,如猫一般扭着优雅的身姿来到了正因为半睡半醒而摇来晃去的男人身边。

  「Mendez。」

  Solo轻轻捏了下这名CIA最引以为傲的救援专家的肩膀,怎知下一秒对方就猛地挺直了背脊,活像只被突然吓醒、又像是私人领域被侵犯了的动物,绷紧起身体警戒着Solo的碰触。

  而Solo也立刻知难而退地停止了碰触,反射地迅速收回了手,但却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他的手在抽回的时候撞上了一旁铁柜的边角,尖锐的冰冷边缘立刻在Solo的手背上擦出一道刺眼的红痕。

  耳边的碰撞声让Mendez回过了神,抬起头看了眼表情一点变化也没有、仍然笑瞇瞇的Solo,眨了眨眼。

  两人说不上很熟,仅仅在Solo被「外借」给UNCLE前有过几次任务上的合作,但Mendez对Napoleon Solo的印象却十分深刻。

  不只是对方那一身总是与CIA外勤特务格格不入的优雅三件套,更多的是Solo被招揽进CIA的曲折过程以及他那些总是被当作弃子却又都完美达成的危险任务,这些事迹都让Tony Mendez在第一眼看见Napoleon Solo时立刻感觉到CIA真是养了头不得了的野兽,而那头野兽盯着他看的湛蓝双眼更是让Mendez感到一股无可名状的颤栗从心底涌出,随着温热的血液冲往四肢百骸,就像是被掠食者盯上的猎物。

  而现在,那头从未被任何人驯化的野兽正异常温顺地待在身边,用着那无比无辜的双眼注视着自己,好像刚刚什么事也没发生。

  Solo手背上的擦伤虽小却刺眼,让Mezdez在几秒钟的沉默后终于还是忍不住摇摇晃晃地站起了身,在铁柜的杂物间翻找了起来。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合作的任务吗?」

  「如果你是说你带着营救目标与价值五十万的黄金连着快艇一同沉进威尼斯运河里的那次任务,是的,我记得。」喷了一口气,Mendez的声音被掩埋在物品被翻来覆去发出的匡当声后,但当中的讥讽仍旧清晰锐利,「Sanders看起来像是想把你一枪毙了。」

  「而你在看见目标因为溺水昏迷时把我一脚踹回了运河里,」Solo发出了一声怀念的叹息,「美好的时光。」

  「你差点让我的整个救援计划功亏一篑。」

  「你知道就是因为那家伙贩卖军火才导致叙利亚内战不止吧?」

  「那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抓着一个医疗包再次从铁架后钻了出来,Mendez平静地说,「我的任务是让他安全撤出意大利,之后他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怎样的代价则是在我的任务结束之后的事。况且,他也要活着才能接受审判。」

  眨眨眼,Solo勾着嘴角伸出手,乖巧地任由Mendez小心翼翼地给自己手背的擦伤消毒上药,彷佛自己是个顽皮惹祸的男孩那般。

  「你的温柔以CIA来说实在是很危险,Mendez特工。」

  「而你的存在对CIA来说就是个危险,Solo先生。」

  轻笑了起来,Solo灵巧地翻手一把抓住了还握着棉签的粗糙手掌,低下头在那染着烟草以及油墨味的手指上落下一吻,然后一个用力在上面咬出了一圈齿痕。

  在Mendez恼怒的瞪视中,Solo用着近乎着迷的口气轻叹了声。

  「这是不可抗力。」

  「你喜欢危险,Napoleon Solo,」瞇起眼,Mendez试图将自己的手从对方的掌握中抽回,并对自己的粗心大意懊恼不已,「那让你感到刺激。」

  对于自己被看透的事实并没有否认,毕竟Solo也从没想要刻意掩饰,不过看着平时总是冷淡内敛的Mendez对自己毫不客气的发脾气的模样还是让他感到有趣,一如他当时被踹进运河后不可思议地盯着岸上那总是沉默寡言的救援专家流利地飙着脏话、双眼中更是充斥着明亮火爆的怒气时所感到的兴奋。

  「你是个谜,Tony Mendez。」Solo收起了乖孩子的假象,他一步步向前迅速逼进,轻而易举地将Mendez高大的身躯困在了角落。

  湛蓝的双眼阴影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那在大脑里疯狂尖叫闪烁的警铃让Mendez忍不住吞了口水,但就在他能拒绝前,他就被Napoleon Solo给捕获了。

  温热的双唇蹭过嘴角引起了一阵触电般的麻痒,探入口中的舌尖以及紧揽在后腰上的力道让一切更加失控,带上了一点牙齿的舔吻撕咬更是把一切推向了危险的边缘,等到Mendez能重新喘过气时他的眼前已经因为缺氧而朦胧一片,Solo的手也已经摸进了他的衬衫内,按在他拱起抽搐的背部色情又温柔地安抚着。

  Solo的手机在这时凶狠地响了起来,透过那持续不休的震动彷佛可以感觉到Sanders的怒火。Solo仰起头将Mendez眼角边泪痣上的湿意吻去,看了眼对方嘴角上被自己弄出来、彷佛绽放的艳红花朵那般的擦伤,满意地眨了眨眼。

  「下次,我一定会送你一朵真正的玫瑰。」

  「你给我他妈的滚蛋。」低啐了声,Mendez眨着还再流泪的双眼一边喘气一边将自己整个人紧紧靠在冰冷的墙上,努力想要压抑住自己被对方挑起的不恰当的冲动。

  而Solo只是发出一声看透一切的轻笑,手指在退开时恋恋不舍地擦过Mendez仍然颤抖不已的腰间,愉悦地看着男人忍不住咬牙闷哼。

  Gaby一直不能理解Solo即使抱怨仍然定期回兰利报到的原因,而Solo也没有解释给她听的打算。

  毕竟将宝物藏在CIA总部里可从不是什么需要大声宣传的事。

 

 

 


NOTE:

前阵子终于补了Argo,被毛熊本萌得不要不要的,立刻摔进特工组爬不出来(泣

 

 


评论(6)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