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淹沒了星球

管理人:labbri
超蝙,盾鐵,亨本,哈蛋
※版權所有※

[AVG][盾鐵]有些事應該要很簡單 01

Fandom: The Avengers(2012)

Rating: PG-13

Warnings: 牽扯到IM3劇情,英文篇名塞不進標題裡就換中文了,英文篇名放下方

Pairing: Steve/Tony

Summary:剛開始Tony覺得與一群名為復仇者的瘋子們同住一棟大樓是一件很簡單的事。但美國隊長偏偏就是要把一切變得那麼複雜。

棄權聲名:他們不屬於我,他們屬於Marvels、屬於彼此,以及身心強健的紐約市民們

備註:這篇文的發想是受到scifigrl47大神的《Tony Stark决定给自己造些朋友(但他的家人却是Nick Fury分配的)》系列文(俗稱烤麵包機系列,隨緣翻譯:http://www.mt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4887)影響,但我保證兩者劇情並不存在任何相同之處,我只是太愛Calcifer了。


There’re Some Things Should Be Very Simple

  第一章

  站在車間裡,Tony睜著乾澀雙眼瞪著眼前螢藍色的全息圖像,試圖在51小時的清醒以及13杯咖啡的作用下分清楚那團玩意兒到底是一個渦輪引擎還是一個鬆餅機。這實在不能怪他,誰叫它們都要有一部分長成圓形的,那實在很容易讓人混淆。

  「這他媽的太複雜。」

  Pepper Potts晃了下她呈現溫暖薑黃色的長馬尾,纖細的手指在StarkPad上一遍遍劃過,擰著鼻音輕輕嗯哼了聲。

  讓我們面對現實吧,為TonyStark工作三天後就算是呆子也能輕鬆地分辨出什麼時候應該要過濾掉那些毫無意義的Stark式抱怨,更何況是從Tony接手SI之後便跟在他身邊的秘書小姐,Pepper在給嗯哼這個簡單的語調裡賦予各種意思的能力簡直是出神入化。

  例如現在,那一聲嗯哼代表了「是的我有在聽但你說的話就跟你上星期忘在沙發上的內褲一樣應該直接進焚化爐但因為我是個好人所以我仍然送洗了而你應該要因此為我加薪但我知道你不會」,簡單來說Pepper想表達的只是她一點也不在乎,重要的事要說兩遍,一點也不。

  Tony試圖把那個全息機器裡某個多餘的線圈拿出來,但他實在對於拿掉線圈後那個空出來的空間太不爽了,「JARVIS!甜心!給我那個七號資料夾裡我上次存進去的寶貝兒。」

  「請容我詢問一下您需要在這次的作品中使用該編程的原因,Sir?」

  「因為7是個質數,夥計,完美的、獨一無二的、絕無僅有的質數,就跟51以及13一樣完美無瑕!」Tony將他隨意叫出來的玩具裝進去之後忍不住停下來欣賞了一下自己的傑作。說實話他還是不太清楚這到底是渦輪引擎還是鬆餅機,但也不是說他沒辦法將渦輪引擎改造附帶烤鬆餅功能、或是給鬆餅機裝上渦輪引擎,所以真的真的不需要計較太多。

  「Tony。」處理完最後一份股東會議時提出的實體店擴展工程同意書,Pepper看著已經拿起電銲筆敲敲打打的雇主,忍下一聲早就浪費了她這輩子太多呼吸額度的嘆息,「你應該要去休息。」

  「什麼?不!Pepper,你怎麼能說出這麼可怕的話?」Tony猛地抬起頭,激動地將腿上的零件灑了一地。Dummy立刻從角落滑了過來,啾啾咻咻地抓著一隻掃把叫著,但它清理那些零件的動作很快就被跟上來的Butterfingers阻止了,「天啊,你阻止了一次世界末日、或是一場謀殺,我保證我本來打算要是Dummy把零件掃掉了就把它拆掉最為補償,」Tony撫摸著Butterfingers的機械關節,隨即他的臂膀就被Dummy給衝撞了下,「不,別撒嬌,你知道自己罪有應得,不要讓我再給你戴上笨笨帽。」

  「Tony,你已經多久沒有離開這裡上樓去吃飯睡覺了?我想想、48小時?」

  「51小時37分11秒。」JARVIS忠實地報出精準的數字,語氣中夾雜著一絲絲與過去他的創造者搞砸了什麼東西時所有人會發出的嘆息一樣的責難。

  「嘿!質數質數質數!完美的一刻!」Tony高舉雙手比了個萬歲的勝利手勢,「High five!」

  Dummy與Butterfingers興奮地啾啾叫著並且開始原地轉動,各自伸直了手臂與機械爪分別與Tony高舉的左右手掌拍了一下,緊接著又互相拍了下,然後往Pepper的方向滑衝了過去。

  Pepper不得已只能將StarkPad夾在自己手臂下,伸出兩個手掌與機械小手們拍了下,最終還是沒有忍住嘴角浮起的笑意,「喔、上帝啊。」

  「是『Tony』,說出來你會驚奇有多少人這麼容易把我認錯,但老實說妳已經跟了我一輩子了,不該犯這種叫錯名字的錯誤,Pep。」Tony吹了一聲口哨再次工作了起來,此時兩個機械手臂已經衝回他們待機的角落與充電中的You玩起了擊掌。

  「我真心希望我的一輩子沒有這麼短暫。」翻了個白眼,Pepper走上前拿走了Tony裝滿咖啡的馬克杯,在對方來得及把滿腿的零件放到桌上追上自己前踩著高跟鞋跨出了車間玻璃門,對著樓梯昂了昂下顎,「上樓吃頓飯、睡個覺,這是單純的生存舉動,一點也不複雜,Tony。」

  才怪。

  Tony按著隱隱發疼的胃(你好啊賤死人的胃酸),頓了幾秒後繼續在JARVIS不滿的叨叨絮絮中對懷裡的機器進行改造工程。說實話他以前從沒想過自己的AI管家會演化成這麼一個話癆,但這應該都是Tony的錯,都是因為他那喜歡回嘴的個性,給了JARVIS一個糟糕的學習機會。

  三小時後,他給懷裡的新寶貝兒拴緊最後一跟螺絲,抬起頭面對眼前抓著裡面全是詭異綠色沉澱物的果汁機的Dummy,以及試圖把地板上破碎的餅乾屑與比薩渣渣連著齒輪一起掃進盤子裡的Butterfingers,當然了,還有努力將報紙攤開要鋪到他膝蓋上的You,Tony忍不住咧開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男孩們,Daddy愛你們,真的,但說真的你們總有一天會殺死我。」Tony一個個拍過聚集過來的機械手臂們,站起身伸了個懶腰,感覺到自己的脊椎骨在身體裡啪啦啪啦響。

  他抓了抓凌亂的頭髮,透過車間的透明玻璃看向外面向上的樓梯,深吸了口氣。

  「好吧,上樓,吃飯,睡覺,為了生存。」Tony聳聳肩,在他孩子們的推擠簇擁下來到門邊,「回答我,親愛的JARVIS,為什麼我要是人類?」

  「真是有趣,Sir,有時候我也會將這個問題放入思考進程中,」JARVIS用他平時的詼諧語調溫柔地回覆並且無聲地為他的創造者打開了玻璃門,「如果您是個機器人,我就可以讓Dummy每天準時在吃飯時間餵您機油了,您必須承認,這實在簡單許多。」

  「我也愛你,甜心。」

  Tony咯咯笑了出來,與擠在門邊的機械小手們一一道別,同時對他AI管家的隱藏式鏡頭拋了個媚眼。

    ※

  「這他媽的是什麼鬼玩意兒?」

  Clint抓著毛巾站在開放式廚房的吧檯外邊,滿臉震驚地瞪著盤據在他剛剛外出慢跑時順便買回來的家庭號蔓越莓果汁旁邊的圓盤狀銀色機械,好像那是末日博士最新出產的新玩具,隨時都會突然跳起來變形成巨大機器人然後把他一口吞掉。

  「什麼?」Tony倚在堆滿山一般的空盤的水槽旁(Thor的傑作,但老實說他吃光食物後的盤子閃亮的簡直不需要清洗),中斷了腦海中與咖啡機結婚的計畫藍圖,有些意識不清地往Clint的方向看了過去。

  「我說,是什麼鬼玩意兒?」Clint用下巴往果汁罐旁的機械點了點,滿臉痛恨地看著手指溫柔低撫摸咖啡機像是在撫摸愛貓一樣的Tony,「老實交代,鐵罐,因為你該知道擅自把末日博士的機器玩具帶回來研究是需要吃上Coulson的一發電擊的。」

  「別傻了,死小鳥。」Tony咕噥了聲,隨手在空中亂揮了下像是要把蒼蠅拍飛又像是再把腦袋裡的一些運算式搧走,「那只是個鬆餅機。鬆餅機、或是渦輪引擎,但它剛剛毫無阻礙地把整條奶油給吃了進去,所以我想應該是個鬆餅機沒錯,不過要是它等等突然飛走了也別太驚訝,因為它也的確有可能是個渦輪引擎。」

  Clint的表情像是用各國語言寫滿了你這瘋子,「它剛剛用一束看起來無敵邪惡的藍色光束掃瞄了我,Stark,就在我靠近它的時候。你確定我的身體分子沒有任何改變嗎?或許是分解後重組了可是因為速度太快導致我自己沒發現?」

  Tony挑起眉看了鷹眼一眼,把自己的鼻子埋進馬克杯裡,發出了悶悶的聲音,「別擔心,無論發生了什麼事,儘管高呼JARVIS把你傳回來(beam you back)(1)。」

  「抱歉,Sir,我並沒有那種功能。」JARVIS語帶歉意地回覆,但聽上去還夾雜著隱隱笑意。

  「什麼?怎麼可能!我當初明明就說了會為你安裝的!」

  「的確如此,但您最後無法在宇宙翻譯器與傳送裝置中做出先後順序的選擇。」

  「喔,偉大的曲速核啊(2),那是個難題。」

  「那的確是,Sir。」

  「上帝。」Clint看著與自己的AI管家一來一往的對話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是『Tony』。」吃吃笑了起來,21世紀最偉大的發明家聳了聳肩,「別認錯人了,Barton。」

  就在Clint拿不定主意究竟要不要無視那很有可能再次發射過來的藍色光束衝過去給Stark痛揍一頓,就算他是特工但他還是十分愛惜生命的,但拜託,那可是TonyStark,外面有多少人巴不得能揍歪他鼻子而Clint的機會就在眼前。

  可惜在他下定決心的前一秒,機會卑鄙地溜走了。

  「那鬆餅機嗎?」

  Steve Rogers穿著T恤與牛仔褲走進了廚房空間,渾身蒸騰著一股熱氣,金色髮絲也濕漉漉的,任誰第一眼看見就知道他剛沖完一頓美好滾燙的熱水澡。

  Tony有那麼一瞬間不確定自己把咖啡喝進哪裡去了,總之不會是嘴巴。

  「天啊、Tony!你沒事嗎?」看著Tony幾乎要把自己的肺給咳出來的模樣,Steve忍不住抬腳就要往裡面衝過去。

  但,同樣的,他在離吧檯兩步遠的位置被一束藍色光束給正面擊中。

  來自鬆餅機的藍色光束,聽上去還真的有那麼點邪惡。

  「隊長!」Clint叫了聲,衝上前將整個人徹底呆住了的美國隊長脫離攻擊範圍。

  「那是……」Steve呆愣地看著那個銀色機器,疑惑地眨了眨眼。

  「Stark的邪惡新玩具。」Clint聳聳肩,「說回來,隊長你怎麼一眼就看出了那是個鬆餅機?」

  「因為我在網購上看到它的時候就長這個樣子,我在簽收後把它從盒子裡拿出來的時候它還是長這個樣子。」Steve嘆了口氣,用著有些憂慮的眼神看向已經自行解除危機的Tony,「但我很確定它不會發射藍色光束,至少在它第三天失蹤之前。」

  「啊,好像有那麼回事,」Tony放下了馬克杯,巧克力色的雙眼靈活地轉了轉,「在一個漆黑溫暖的廚房裡,住了一個鬆餅機(3)。」

  「你必須停止在大半夜來廚房覓食時隨手把家具廚具拿去改造的習慣,鐵罐。」Clint翻了個白眼,伸手往後面的餐桌揮了揮,「我們有一個會因為自己體內的胡椒而不斷打噴嚏的胡椒罐,還有會對金屬過敏而把放進去的金屬物品往你臉上噴的五斗櫃,更不用說那個莫名奇妙長了對鋼鐵翅膀的餅乾密封罐。」用著我要切了你然後丟進大海裡餵魚的眼神狠狠瞪了Tony一眼,Clint拉出了一個危險的聲線,「邪惡,Stark,邪惡。」

  「所以,這次是什麼?」臉上掛著微笑,Steve看上去完全沒有受到那些好像被魔法給活過來的生活用品所煩惱。事實上,他意外地覺得那些東西都很有趣,Clint總是忍不住用一種看天使的表情看著他。這讓Steve紅了臉,有些慌亂地伸手往鬆餅機的方向比劃了下,「它也會飛起來嗎?」

  Tony盯著Steve直看,試圖阻止自己不要把眼神一直往他臉上的紅暈飄去,在悲慘的失敗後他只能輕嘆口氣走上前認命地抓起那個鬆餅機,上下翻轉地檢查了下。

  「我給這寶貝裝了個生物掃描辨識系統嗎,JARVIS?」

  「看上去如此,Sir。」

  「唔嗯……我給它賦予的任務簡直是神聖無比啊,小南瓜。」Tony喃喃自語著,將鬆餅機放下後從冰箱裡神奇地拿了一碗麵糊出來,將鬆餅機打開後舀了一勺進去,然後將蓋子壓回去按下開始按鈕。

  「你在做什麼?」

  「烤鬆餅,Barton。」Tony翻了個白眼,露出一副「你是個白痴但我原諒你因為跟我比起來所有人都有那麼一點智商低下」的表情,「這是個鬆餅機,你希望它怎麼做?別為難這寶貝了。」

  「你知道你喊這東西『寶貝』的時候總會給我一種看到Gollum的錯覺。」聞到鬆餅香讓他忍不住咧開一抹笑,Clint終於肯向吧檯靠近,一屁股坐上高腳椅。

  「Gollum?」Steve跟著坐了下來,疑惑地在Clint與Tony之間看來看去。

  「這禮拜四,魔戒之夜。」Tony搖了搖頭,沉痛地說道,「我們有太多東西要跟上了,隊長,太多東西。」

  就在Clint為電影之夜發出了一聲歡呼的同時,鬆餅機也叮的一聲自主彈開了沉重的蓋子。

  所有人立刻探頭擠到鬆餅機旁,看著在熱氣中蒸騰的香噴噴黃金色糕點,頓時陷入一陣沉默。

  焦糖色的烤痕不同於正常的菱形凹凸方格,而是一句全是大寫的文字。

  『你看上去秀色可餐,快躺上來讓我給你渾身塗滿蜂蜜,甜心。』

  「……我應該要知道這句話的意義嗎?」Steve再次露出了茫然空白的表情,Clint有些同情地拍了拍他結實的肩。

  「我是他媽的天才。」Tony用著讚嘆的口氣說到,「真的,天才,貨真價實,你們應該要鼓掌的。」

  「你應該要給點解釋的,Stark。」Clint無視Tony一臉瘋狂科學家的模樣,「你讓我們隊長因為一個鬆餅機臉紅了,他有權得到一個解釋。」

  「生物掃描辨識系統、雲端資料庫連線、奈米結構變形技術。」Tony張開雙臂在空中給了自己一個擊掌,「這寶貝值一百個諾貝爾發明獎!」

  「頒獎給一個鬆餅機?諾貝爾簡直無地自容,Stark。」Clint嗤笑了聲,「也只有你會想在某天來廚房找水喝時拿出螺絲起子指著鬆餅機對它高喊『對我說話吧,廚房廚具中最偉大的那一個』(4)。」

  「不,這只是簡單的關鍵字搜索還有最單純的AI編碼,直線式問答,你給它問題它給你答案,如此而已。」Tony又把鬆餅機翻來翻去,然後掀開那個蓋子像是在掀一個女人的裙子那樣熟練,「它首先掃瞄了你,辨認出你是誰,然後連線到雲端資料庫裡運用你的資料作為關鍵字搜尋出現比率最高的字句,看情況挑選後作為它此刻對你的感想。」

  「利用烤鬆餅的方式?」

  「它是台鬆餅機。你要我說幾次,它只是一台鬆餅機,別為難它。」Tony責難地瞪了Clint一眼,沾著麵糊的手指像是安撫貓咪一樣輕輕拍著鬆餅機銀亮的外殼,「別擔心,寶貝,Barton是個笨蛋,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你真有病,Stark。」從鼻孔噴了口氣,Clint難以置信地搖了搖頭,「而且你給它裝了一個足以讓好萊塢毒舌影評全數失業的評論系統,為難它的人卻是我?真是很公平。」

  「等、Tony,你是說……」Steve似乎終於從自己被一台鬆餅機調情的打擊中緩過氣來,但他身為美國隊長擁有的絕佳直覺很快就又抓到了某些不得了的重點,他漲紅了臉伸出手指在那塊還冒著熱氣的鬆餅上轉了幾圈,「這句話是以的資料作為關鍵字從網路上搜尋出來最常出現的句子?」

  雖然他盡力想要掩蓋,但只要有耳朵就都還是聽得出來Steve聲音中的尷尬,那無辜的模樣連Tony都有於心不忍。

  「它會針對你當下的狀況作篩選,選擇最目前最適合的句子。」Tony吞了口口水,感受從Steve那裡傳來的熱氣以及空氣中瀰漫的肥皂味。好吧、好吧,這很糟糕,他們天殺得靠太近了,Tony試圖說服自己那只是鬆餅的味道,但他很確定鬆餅不會散發出那麼濃烈的檸檬草的味道。說實話檸檬草的味道真的是太重了,他需要回頭找Pepper討論一下在天然手工肥皂的材料上的選擇,但無論那味道如何,還是無法消弭他想要一口網那溫暖濕潤的皮膚上一口咬上去的欲望。

  所以他倒退了一大步,假裝要重新倒一杯咖啡卻悲傷地發現自己剛剛已經把最後一滴喝光了,因此他只能再次把視線放到Steve身上,沒想到卻正好看見對方滿臉無助地望著自己的表情。

  操。

  Tony強迫自己咧開一抹笑,僵硬地伸出手試圖用平常自己安撫Dummy的方式拍拍對方的肩,但他發誓那看起來像是在用木板打Steve的肩膀。

  「有人喜歡你,隊長,這不是壞事。」

  「我知道,我只是……不習慣其他人用那種眼神看我。」Steve抹了下臉,但卻只是把他的臉頰越弄越紅,甚至紅到了脖子,延伸進掩蓋的白色T恤之下(操。Tony又在心底罵了一聲),他看著Clint動手將那片鬆餅拿出來放在盤子上,露出有些困擾的苦笑,「我想我應該要把它吃掉,不然就要涼了。」Steve拉過盛著鬆餅的盤子,嘆了口氣接過Tony遞來的刀叉,然後疑惑地看著Tony強行塞進他手裡的小熊蜂蜜。

  「你必須要把這塊鬆餅塗滿蜂蜜,Steve。」Tony比劃了一下鬆餅上不動如山的焦糖色烤痕留言,露出一抹燦爛過頭的戲弄笑容,「這是它的臨終願望,被渾身塗滿蜂蜜,然後被美國隊長吃得一乾二淨。」

  Steve哀號著咚的一聲把臉埋進吧檯拋光的又滑又亮的檜木檯面,雙肩不斷抖動不知究竟在笑還是在哭。

  「歡迎來到21世紀。」Clint露出一抹下流的壞笑,然後自己站到了鬆餅機前,接受那邪惡藍光的洗禮。

    ※

  當Natasha踏進廚房前,她有想過自己會看到一整座山一樣的義大利麵或烤雞(Thor昨晚從阿斯嘉德回來了,而這顯然是他唯一喜愛並會做的米德嘉德食物),或是Bruce的南洋咖哩及烤羊肉串,甚至是一盒又一盒街角那間餐廳的大比薩外帶,但她怎麼也沒想到會看到鬆餅。

  所以,是鬆餅。美麗的俄國女間諜不需要靠近都可以聞出鬆餅的甜香味,而那數量實在不能用不小心烤得多了一點來解釋。

  「我錯過了鬆餅派對嗎?」Natasha小心翼翼地將一個在吧檯邊緣搖搖欲墜的鬆餅山推進去了點,詢問著頭髮與衣服上沾滿了麵糊還興奮無比地瘋狂攪拌鬆餅預拌粉的Clint。

  「事實上妳剛好趕上,Nat。」Clint興沖沖地將銀色的圓盤機器從預拌粉的空包裝袋底下拿了起來,對準黑寡婦的方向,高興地看著藍色光束如狼似虎地往對方身上撲過去,「Stark把鬆餅機改造成了一個下流版本的魔鏡魔鏡!」

  「這是一個百萬元的問題嗎?(million-dollar question)(5)」沒有躲開那道光束,Natasha看著坐在吧檯邊露出一抹我沒轍了笑容的美國隊長,還有在廚房深處的儲藏櫃裡以好像拆掉了什麼東西的音效翻箱倒櫃的鋼鐵人,忍不住挑起了眉。

  「Nop,這是價值上億的科學技術。」抱著一袋小紅莓衝到Clint身邊的Tony咧嘴一笑,堅定地把紅色莓果倒進麵糊中,「我不管,我們需要變換口味,Barton,雞蛋與鮮奶已經過時了。」

  「至少它們沒有過期。」Clint翻了個白眼,「我完全不想知道你冰箱裡那灌檸檬汁放了多久,你知道檸檬汁應該是淡黃色的吧?」

  「那是萊姆汁,萊姆是綠色的。」Tony噘起嘴辯解道。

  「萊姆的是綠色的,天才。」Clint用腳在地板上踢出一塊乾淨的空地(流理台已經被空袋子與空盤子攻佔,吧檯上則堆滿了鬆餅),用勺子將麵糊均勻地舀進了鬆餅機中,緊接著迫不及待地蓋上蓋子按下開始鍵,露出一臉正經嚴肅的表情好像在舉行什麼神聖儀式似的用手指敲著機器沾上麵粉的銀亮外殼,「鬆餅機啊鬆餅機,Tasha在眾人眼裡是什麼樣?(Waffle Maker on the floor,How is Tasha for them all?)(6)」

  Natasha坐到了Steve身邊,視線掃過超級士兵黏滿鬆餅碎屑的盤子以及手邊空了的小熊蜂蜜罐,「我可以問嗎?」

  「其實沒什麼,真的。」Steve扯了下嘴角,用叉子刮著沾滿黏膩蜂蜜的盤底,「Tony改造了我網購來的鬆餅機,它現在會、呃,掃描妳之後給妳一句符合妳現在狀況的網路上流傳最多的評論。」

  輕哼了聲,Natasha沒多問什麼,這讓Steve很感激。他知道自己的解釋其實不清不楚,但至少他不用重複那尷尬的第一條評論。事實上,他很慶幸自己不用重複任何評論。

  Clint跟Tony顯然在「從鬆餅機那裡得到大眾評論」的工作上太過投入了,但當Steve無法分別阻止Clint或Tony時,要同時阻止他們兩人理所當然是個不可能的任務,所以他肩負起了吃掉鬆餅的重責大任。

  Steve有些訝異地發現那些小評語竟然沒有一句是重複的,他其實不是很能理解鬆餅機的AI是如何判斷應該要給哪一句短評,但他發現那些辛辣扭曲的字句看上去就很像Tony平常會說的話,這個小發現讓他忍不住微笑。

  Tony做出的東西都很像他自己,其中以JARVIS最為明顯,在Steve眼裡他就是個禮貌版本的Tony(當然,說的話同樣可以失禮透頂),有時看他們一來一往的尖銳交鋒都可愛地使Steve想笑。

  「哇喔。」蹲在地板上被淹沒在香甜熱氣中的Tony發出了一聲笑聲,但他很快就忍住了,並且動手將紅莓鬆餅放到盤子上後親手送到Natasha面前。

  勾了下嘴角,Natasha用塗著鮮紅色指甲油的手指將盤子拉了過來,然後看著上面的烤痕發出了一聲意味不明的輕哼。

  Steve忍不住湊了過去,只看到上面僅有兩個單字。

  『EAT ME

  「妳知道,這可解釋了很多。」Tony對著Natasha眨了眨眼,並在她將餐刀往他臉上丟之前迅速溜走。

  「鐵罐,你說這鬆餅機不會被玩壞了吧?」Clint問道,並將一個新烤好的鬆餅拿出來,「我讓它掃描我,但它開始一直給我『LOL』(7)。」

  「那代表他覺得你很可笑,小鳥。」

  「那代表你們該停止了。」Steve站起身,走進混亂地像是暴風雨肆虐過的廚房,強行沒收了那個鬆餅機,並舉著它像是舉盾牌一樣阻擋了Clint與Tony的逃跑路線,「先生們,自己製造的髒亂請勇敢面對。」

  「這非常卑鄙,Rogers隊長。」Tony噘起嘴哼哼了兩聲,在腎上腺素作用完後的冷卻期他再次感受到了睡眠不足的困擾,Tony覺得已經快要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色了,「你用我的寶貝威脅我,這很不公平。我的大樓、我的廚房、我的鬆餅機、我的鬆餅預拌粉、我的垃圾——」伸平了雙手,他看上去就像是要把一切都擁抱進懷裡。

  「事實上,Tony,你還記得嗎?鬆餅機跟預拌粉是我買的。」Steve看著Tony鼻尖沾著麵糊皺起臉的表情忍不住咯咯笑了出來,並且在對方伸手搶鬆餅機時鬆了手,看著他小心翼翼地用衣擺擦掉銀色外殼上面的麵粉。

  「我不管,進了我的大樓就是我的了,所以鬆餅機跟預拌粉都是我的、」Tony哼哼了兩聲,把還因為餘溫而微暖的圓形鬆餅機抱進懷裡緊緊摟住,眨動被麵粉沾成白色的長長睫毛,看著眼前美好到不可思議的Steve,那句話就這樣毫無防備地脫口而出,「就連你也是我的——」

  說實話他的理智已經在超過51小時的無睡眠狀態中不知第幾個小時開始就陷入了半昏迷,所以實在沒有任何理由可以怪罪他沒有管好自己的嘴。況且,Tony Stark本來就擅長搞砸所有事,尤其是牽扯到酒精、咖啡以及連續工作超過24小時的前提之下。

  但緊接著他就看到了,Steve煞白了臉、驚恐慌亂的表情,讓Tony禁不住想起了那塊鬆餅。

  沒錯,就是那天殺的、值得紀念的第一塊下流鬆餅,還有Steve Rogers面對一塊鬆餅有多慌張。美國隊長,他獨自一人單槍馬匹闖入的人基地救回了同袍、把紅骷髏揍成白痴、開著飛機玩自殺式著陸的美國隊長,對著一塊吃掉就沒了的鬆餅好像超人面對氪星石。

  網路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Tony強忍著好像有人固執地要把螺絲起子鑽進他太陽穴的疼痛,瞇起眼露出他最擅長的,那個毫不正經、代表著「對我是來亂的而且大家都知道所以你們要原諒我」的Stark笑容,「——資產。」

  他頓了下,吞下那反胃的感覺,然後深吸一口氣。沒錯,這感覺很正確,雖然轉得很生硬還很蠢但是個很好的補救。

  救的好,Tony,「沒錯,你可是我們Stark工業最重要的投資啊,超級士兵先生。」

  Steve的表情瞬間變了,看上去就像有人對他的肚子狠狠揍了一拳,臉色煞白,比當時從冰塊裡把他挖出來時還要慘烈。

  那表情就跟Tony跟Pepper分手時見到的表情幾乎一個樣,只是這其中多了更多更複雜更莫名奇妙的心碎與胃絞痛。

  所以說這真的很蠢。

  「Stark。」Natasha從高腳椅上站了起來,她瞇起眼警告地瞪著Tony,手裡的餐刀威脅地在纖細手指間轉動著,好像隨時都會飛過來像切牛油一樣輕鬆地割斷他的頸動脈。

  「操,我需要睡眠、或是更多的咖啡。」Tony咕噥了幾句,他緊抱著懷裡的鬆餅機像是抱著救生圈,艱難地過分凌亂的廚房裡往出口挪動。

  「Sir,需要我請Dr. Banner——」

  「不用!」Tony在繞過渾身僵硬的Steve的時候差點因為踩到一坨麵糊滑倒,但他很快穩住了腳步,歪歪斜斜地往電梯的方向走去,「我需要床、枕頭……還有Dummy!」

  「Dummy正在充電中,但您仍擁有新的陪伴,Sir,就在你懷裡。」JARVIS的語氣變得憂心忡忡,但當中仍然有許多許多好像要滿溢出來的溫柔。

  「對,而我愛他。」Tony跌跌撞撞地摸到電梯邊,靠在牆上等著電梯門開起,他喘了口氣後才仰起頭對著天花板大喊,「我也愛你!你這油嘴滑舌的老混蛋。」

  「我也愛您,Sir。」JARVIS帶著隱隱笑意如此回答,「電梯門要開了,請小心腳步。」

  一直到電梯門關上掩去了Tony萎縮在電梯角落的身影後,Clint才吹了一聲長長的口哨。倚著拖把,他聳聳肩,「我其實不太明白剛剛發生了什麼事,鐵罐是跟自己沒有實體的AI管家宣布柏拉圖式交往了嗎?」

  「我一直、並且始終都是Sir的朋友。(8)」JARVIS的語調不冷不熱卻中規中矩地傳來,讓Clint忍不住爆笑。

  「Clint,閉嘴。」Natahsa搖了搖頭,看著依然渾身緊繃、並且直直盯著緊閉的電梯門的Steve,忍不住擔心地蹙起眉。

  舉起雙手,Clint的雙眼在臉色慘白的Steve身上掃過一圈後就乖乖比了個投降的手勢,繼續收拾他與Tony搞出的混亂。

  直到Natasha繼續以切割肉類的氣勢分屍那些柔弱的鬆餅,而Steve只是一直看著電梯門時,站在未乾的麵糊、擠爛的小紅莓、還有一袋又一袋被扯爛的預拌粉紙袋間Clint才又再次停下了拖地的動作,有些驚惶地開口,「等等、Stark剛剛是抱著鬆餅機回房間睡覺了嗎?」



|後記|

這篇裡面估計會充斥各種電影梗XDDD

看這勢頭估計這文會有點長度,讓我們慢慢來(ryy


(1)(2)出自Star Trek的科技,將人化回分子後傳送到目的地座標重組的傳送機與一種超越光速的速度引擎

(3)改編自《哈比人》的開頭,「在一個地洞中,那裡住個一個哈比人。」(In a hole in the ground there lived a hobbit.)

(4)改編自《哈利波特2》,Tom Riddle要釋放出蛇怪時對著Slytherin雕像高呼的台詞「對我說話吧,Hogwarts四巨頭中最偉大的一位!」

(5)百萬元問題(million-dollarquestion),出自獎金累積的問答賽,百萬元問題通常是最後一關,是最重要或最難的一關,這個詞後來常被口語用來形容太難回答或不知如何回答的問題

(6)改編自白雪公主裡壞皇后對著魔鏡說的台詞「魔鏡啊模鏡,誰是世界上最美的人?」(Mirror Mirror on the wall. Who's the fairest of them all?)

(7)歐美網路用語,Laugh Out Loud的縮寫,大笑的意思,跟XD與w同意義

(8)出自Star Trek裡Spock的名台詞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