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淹沒了星球

管理人:labbri
超蝙,盾鐵,亨本,哈蛋
※版權所有※

[HP][Snape中心]And Everything Goes On-紀念Alan Rickman

In Memory Of

Alan Rickman

1946-2016


  I see a beautiful city and a brilliant people rising from this abyss. I see the lives for which I lay down my life, peaceful, useful, prosperous and happy. I see that I hold a sanctuary in their hearts, and in the hearts of their descendants, generations hence.

  (我看見一座美麗的城市和一群傑出的民眾從這深淵之下崛起,我看見我為之獻出生命的人們過著和平、有益、繁榮和幸福的生活。我看見我在他們心中、和世世代代後裔的心中佔有神聖的一席之地。)


    ※


  草蜻蛉微辣嗆涼的氣味,乾燥甲蟲眼苦澀回乾的味道,蛇皮乾燥粗糙的觸感,大釜咕嚕滾煮的聲響。

  三片嫩芽,一點五盎司,二點七吋長,逆時針攪拌六圈。

  當他睜開眼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回到了辦公室。

  辦公桌旁的實驗室裡傳來一陣金黃色的霧氣,以往他總是可以輕易嗅出各種魔藥要完成時會散出的各式氣味,但此刻飄散開來的,似乎就是單純的百合花香,淡雅地散溢在各個陰沉角落,原本陰沉的辦公室剎那間變得有如噴灑了香水的美女一般。

  壁爐的火焰正燒得霹靂啪啦響,一股恰到好處的暖意瀰漫在長年冰冷的地窖中,黑檀木辦公桌在橙橘色火光的烘襯下閃閃發亮,暖爐邊他看書用的皮革扶手座椅上堆著幾本他最愛研究的魔藥學與黑魔法書籍,一隻神秘的青藍色毛毛蟲正在書架上吐絲結蛹。

  門板上的蛇雕正悄聲嘶語,他將門鎖輕輕帶上,如無聲地滑翔過夜空的蝙蝠那般悄然無息地緩步走到扶手皮椅邊。

  粗糙的指腹緩緩爬過那精緻的車縫線,有著一股曬乾的蕁麻香氣,他看著椅墊腰側的那塊皮革上有著某次不小心沾上魔藥而褪色的痕跡,一切就跟他記憶裡的一樣。

  「你不坐下嗎?」

  Severus Snape猛地扭過頭,瞪著不知何時出現在前方與他這張椅子面對面的紅絲絨搖椅,以及坐在上面帶著一頂紫色星星睡帽的Albus Dumbledore。

  「你簡直就是地獄。」翻了個白眼,Snape毫不留情地諷刺道。

  對此,老巫師咯咯笑了起來,「依然那麼風趣。」

  「對於你的幽默我是敬謝不敏。」搬起椅墊上的書時,Snape才注意到最上面不知為何放了一套剔鬚用具。

  「對夢境寬容些,Severus。」似乎是注意到了Snape的疑惑,Dumbledore溫和地說道,並抽出魔杖往剃刀的方向輕輕一點,老舊但保養得宜的刀具瞬間變成了一套茶具。

  洋甘菊的香氣隨著蒸氣從壺嘴竄出,Dumbledore再度揮了揮魔杖,給自己與終於落坐的Snape各倒了一杯花茶。

  「死後的世界似乎比我想得更無趣些。」四周的一切都是早已熟悉了十幾年的東西,那不知為何缺了一小角的茶杯在Snape的太陽穴旁蹭著,甚至濺出了幾滴,大有他不接下就不罷休的氣勢。

  「這還不是終點,我親愛的孩子,」輕啜著熱茶,Dumbledore吃起了不知從何處迸出來的藍莓司康,任由在四周旋轉的方糖一顆接著一顆地花式跳躍進自己的茶杯裡,「這只是個中繼站罷了。」

  「中繼站,」蹙起眉,Snape終於忍受不了茶杯的騷擾把那小東西抓到了手掌中,但堅決地揮開了想要跳進去的方糖,「在我的辦公室。」

  「喔,每個人看到的中繼站都不怎麼相同。」聳聳肩,尖尖睡帽頂端上的那顆星星跟著晃動閃爍了兩下,「我的是蜂蜜公爵呢。」

  「嗯哼。」噴了口氣,Snape擺擺手,「我會信就白當那麼多年的雙面間諜了。」

  嘴邊的笑容咧得更大,看上去越來越像一抹弦月,Dumbledore不予置評地指揮著櫻桃派穿梭在檸檬塔與甘草糖中間,然後又換來了更多的嘶嘶咻咻風。

  「我究竟要在下地獄前忍受你多久,Albus?」顯然是受夠了第三次飄過自己嘴前的蟑螂串,以及那不斷從鬆餅上滴到自己正在看的書頁的楓糖漿,Snape從喉嚨裡滾出了一聲不滿的咆哮。

  「可能要再一下下、或者很久,我也不知道,Severus,別那麼著急。而且現在才下午三點而已,是下午茶時間吶。」眨眨眼,Dumbledore終於佈置好了四周,所有的甜點懸停在固定的位置上不再亂飄,只剩下Dumbledore手邊的銀色球型器具正不停旋轉噴出水煙,「而且你也不會『下地獄』,我的孩子,那只是個信仰罷了。」

  「那麼我會去哪裡?」Snape顯然是與過去十幾年被Dumbledore叫去辦公室喝茶時一樣放棄了抵抗,乖乖喝空了茶杯,任由那滾燙的洋甘菊茶水重新添上。

  Dumbledore聳聳肩,頭頂的那顆星星歪向了一邊,好像隨時都要像流星一樣掉下來:「這裡或那裡,沒有人知道,就只是……」嗯哼了聲,Dumbledore又咬了一口檸檬雪寶,「繼續走下去。」

  「我可不覺得我會走向什麼好結局。」

  「你知道,如此認定自己的終點也真夠悲觀的了。」舔了舔沾滿糖分碎屑的手指,Dumbledore呵呵笑著說道,「就算那個人是你。」

  「我不是什麼好人,Albus。」自嘲地冷哼了聲,Snape碰的一聲闔上了魔藥書,手指不斷在那頗有歷史的書皮上來回搓著。

  「當然了,你一直都是個很刻薄的男人,Severus。」輕笑著,Dumbledore舉起茶杯點了下,「脾氣壞、容易嫉妒、心胸狹窄、臉色又差的刻薄男人。」

  「你也沒說錯,強迫你為我說謊、為世界和平說謊並不會讓你成為好人,你也沒有嘗試去當個好人。」

  Severus Snape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Lily,也僅僅是為了Lily。

  「那是自私。」Snape說。

  「愛本來就是種自私。」Dumbledore看著牆上掛鐘不再走動的指針,微笑道,「你總是會捨棄什麼或是傷害什麼,以此得到快樂結局。」

  「從來就沒有快樂結局,Albus。」

  「我也從來沒有說因為愛而追求的會是自己的快樂結局。」

  頓了下,Snape鬆開了茶杯,乳白色的磁器在撞地前飛了起來,回到了茶壺旁繞著茶壺旋轉著,像是星球的公轉自轉。

  「你覺得她快樂嗎?」過了好一會兒,Snape低聲問道,像是喃喃自語,又像是那個剛入學膽怯地向老師提出詢問的小巫師,「即使經歷了那一切。」

  「你希望她快樂嗎?即使經歷了那一切。」Dumbledore反問。

  Snape瞪著那永遠不正面回答問題的老狐狸,憤恨地嗤了聲。

  「別不理我,Severus。」蹙起眉,然後又恢復了笑臉,Dumbledore將飄到眼前的蒼白水煙吹去,「我沒辦法回答你的問題,但我知道如果你希望,她就會為了你努力地過得很快樂。」

  「……為什麼?」

  「因為你是她的朋友,而她也愛你。」Dumbledore毫不猶豫地說道,「永遠不要忘記這點,Severus,永遠。」

  咕嚕咕嚕的聲音仍持續從實驗室裡傳來,但原本屬於百合的淡雅清香已經染上了驅之不散的甜味,這些從來就不屬於他的地窖的味道在突然之間讓他終於對死亡有了那麼一點真實感。

  但即使到了這一刻,他依然沒有感覺到解脫。

  「那麼屬於我的結局在哪,Albus?」

  「你還沒走到吶。」呵呵笑了起來,Dumbledore拍了拍手,身旁的牆壁磚塊突然像是破釜酒吧通往斜角巷的那個入口一樣融化開來。

  Snape可以看見本應在外面的黑湖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宇宙星空,還有一道蜿蜒的鐵軌從遠方而來,接上這個洞口。

  「銀河軌道?」聽起眉,Snape冷哼了聲,「就算是你,這也太麻瓜了些,Albus。」

  「喔,你永遠不知道自己的結局在哪,Severus,誰說不能在星星之間?」掰開了兩個黏在一起的檸檬雪寶,Dumbledore頭頂的那顆星星也越閃越亮,然後突然掙脫了帽尖往屋外的銀河星空飛去,領著霍格華茲特快車前來,停在洞前,「至少我想那會是個不錯的開始,不是嗎?」

  「所以你就要這麼走了。」Snape輕哼了聲,聲音聽不出來就鏡是諷刺還是單純陳述事實,「又一次。」

  「喔,不,」眨眨眼,Dumbledore優雅地站起身,拍掉了落在鬍子上的餅乾碎屑,「我是要趕去王十字車站,還有件事沒辦完呢。你不介意我……」Snape無所謂地揮了揮手,老巫師興高采烈地從漂浮在四周的甜點端裡又拿起了個檸檬雪寶帶上車。似乎是注意到了什麼,Dumbledore笑著眨了眨眼,「看上去你也要出發了。很高興這次能好好地與你道別,Severus。」

  霍格華茲特快車在一陣嗚鳴聲中走遠了,但Snape沒有追那抹猩紅看到流星盡頭,反倒是房內的一聲細碎的聲響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在書架間結蛹的毛毛蟲成功羽化成了一隻美麗的蝴蝶,輕盈地搧動著那點綴著螢藍色鱗粉的翅膀,越過Snape的肩膀朝後方翩飛而去。

  這時Snape才注意到後方的牆壁不知何時不見了,連接著一片燦爛溫暖的大草原,一棵高壯翠綠的大樹聳立在湖泊邊。

  那一切是如此熟悉,Snape可以清楚地嗅到青草的味道,以及湖水的潮濕,就跟過去他最美好的那段時間一模一樣。

  輕輕踏上沙沙作響的草地,他幾乎可以看見那兩串因為奔跑留下的足跡,雙雙對對緊緊挨著彼此。

  他記得入學的那個夏天一直很炎熱,感受著從湖面吹來的濕涼微風,躺在大樹下,看著綠葉散落與陽光透過枝椏間落下的陰影,涼爽舒適地讓人昏昏欲睡。

  一株百合盛開在樹下,隨風搖曳。

  雪白柔嫩的花瓣有如承接了每個夜晚的星光,在樹蔭底下閃閃發亮。

  他閉上雙眼。

  ——即使在這一切之後?

  顫抖地勾起嘴角,Snape知道那清亮溫和的嗓音有著一抹綻放於盛夏的翠綠與焰紅。

  「永遠。」


    ※


  It is a far, far better thing that I do, than I have ever done; it is a far, far better rest that I go to than I have ever known.

  (我現在所做的事遠比我曾做過的一切都美好。我現在將獲得的休息遠比我所經歷的一切都安詳。)





NOTE:

時間接在Snape被黑魔王的蛇咬死之後

Dumbledore顯靈(?)在小哈的王十字火車站之前發生的事


以此文紀念Alan Rickman

謝謝您為我們帶來了如此多美妙的作品與好聽的聲音


雖然之前有在其他電影上看過他,但真正注意到他果然還是HP吧

才剛說再見就好想他啊QQQQQQQQ

這篇文除了HP外還包含了幾部Alan有參與演出的電影元素,在底下一一列出

香水

瘋狂理髮師

驚爆銀河系&星際大奇航

魔鏡夢遊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