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淹沒了星球

管理人:labbri
超蝙,盾鐵,亨本,哈蛋
※版權所有※

[DC][SB]Sunshine In Kansas

Fandom: N52+JLU

Rating: PG

Pairing: Superman/Batman

Summary: 超人與蝙蝠俠的假日

棄權聲名:他們不屬於我,他們屬於DC與編劇、屬於彼此。

NOTE:歡慶9.26.15Batman Day!!!!!!!


  「留下來,親愛的、你會為我留下。」

  抓著牛奶瓶,Clark愉快地在朝陽中轉過餐桌邊緣,伸手攬住Bruce精壯的腰將他帶進自己懷裡恬不知恥地哼唱道。

  將牛奶瓶放到桌上,Clark帶著Bruce踏著隨意的舞步,將明顯還沒完全從睡眠中清醒的蝙蝠俠轉了一圈後再拉進懷裡,停在流理臺前打開了水龍頭,一邊沖洗著水盆裡的生菜葉一邊隨著水流聲輕輕搖擺。

  「你的臉皮簡直厚到一個全新的境界。」眨眨眼,似乎有些不理解他們究竟什麼時候來到流理臺邊,Bruce偏過頭狠狠瞪了那看上去過度愉快的超人一眼,頂著一頭亂髮毫不客氣地散發出早起的怒氣:「現在,放開我。」

  「不要。」咯咯輕笑著,Clark將嘴唇壓在Bruce軟軟的耳廓上親了親:「你不能再偷溜回床上睡覺了,B。」

  「我成功了兩次,就能成功第三次。」身為正義聯盟的軍師與精通各種兵法及戰術的謀略家,Bruce勾起一抹自信的笑,低哼了聲彷彿在詔告他即將再次到手的勝利。

  「是啊,趁我上廁所跟把Krypto追回來的空檔溜上床,真的是非常足智多謀。」

  「閉嘴,帶著你的失敗跟你的氪星膀胱與氪星狗抱怨去。」翻了個白眼,總算是清醒不少的Bruce終於開始了掙扎。

  但就連一顆幾噸重的衛星都撼動不了超人的手臂,更何況是人類的推擠了。瞇起眼,Clark露出的傻笑看上去就像見到剛出生的幼貓在自己手裡掙扎一樣,讓Bruce忍不住想去戳他的眼睛,但為了手指安全最後他仍然聰明地放棄了這個計劃。

  小鎮的太陽帶著麥田的味道,Bruce從水槽前的窗戶望出去,恰巧可以看見院子裡吊著輪胎鞦韆的大樹,隨著夾雜著閃閃碎光的陰影在吹過整個坎薩斯的暖風中微微晃動。

  在燦爛的陽光下,Bruce幾乎可以看見一個矮矮小小的、瘦巴巴的Clark Kent把自己塞進那個貨車用的大輪胎裡,在風中快樂地盪高,一次又一次。

  那時候的Clark最接近天空的高度,就僅僅是那根繩子盪剩去的最高弧度,可他是那麼快樂、無憂無慮——直到某天他發現自己原地一跳竟然能越過樹頂,同時聽見幾千里外的對話,以及看透在穀倉裡辛勤工作的父親的身體,那顆心臟強而有力地跳動著。

  「我小時候喜歡盪鞦韆。」注意到Bruce的視線,Clark跟著看向那依舊在風中轉圈圈的輪胎,臉頰貼著Bruce的耳朵懷念地說道:「其他能力還好,但一個人跳到天上去就實在太明顯了,因此我花了大半時間在那個鞦韆上,感受風刮過我臉頰的感覺。」

  所有的能力中飛行是Clark最晚學會的,畢竟Jonathan教育他要學會控制並隱藏自己,而飛行需要他去抵抗引力,事實上在他測試自己的極限之前,也一直以為他頂多只能那樣跳啊跳的。不過無論如何,他的人類父親說得沒錯,跳到半空中實在太顯眼了,回頭想想Clark都為自己趁父母不在家時偷偷叛逆的那幾次捏一把冷汗。

  或許超能力確實給他造成了不少困擾,但Clark依舊認為自己的童年非常完美,小鎮到處都是他愉快的回憶,而他是那麼迫不急待想要分享給Bruce、他愛的人。

  沒錯、Bruce是他的愛人,他們在交往——Clark幾乎要為這另人難以置信又興奮難耐的事實飄到空中轉個三四圈。

  露出了滿足的笑容,Clark忍不住又摟緊了從剛剛到現在就一直搭在對方腰上沒有放開過的手臂,低下頭吻了吻那搭著漆黑碎髮的頸背。

  無聲地倒抽了口氣,Bruce在那帶著太陽溫度的滾燙嘴唇又一次印上自己的肌膚時靈巧地轉過身,看著超人瞇起天藍色雙眼的迷醉神情狠狠嚥下幾乎要滑出口的低吟。

  這間木造房屋實在經不起任何過於激烈的運動折騰,更不用說那幾乎沒有任何隔音措施的隔間,就連昨晚與Clark在浴室裡的親密磨蹭Bruce都不敢喊出來,只能趁著水壓增大的片刻放聲喘息。

  那蘊含著太陽無限溫暖的超人明顯不會滿足於那一點點的磨擦,事實上點到為止的親熱簡直就是飲鴆止渴,兩人之後爬上床鋪後在超人的主導下纏得跟麻花辮一樣,在這炎炎夏日裡差點就熱得睡不著。但就算超人如何讓下半身代替腦子思考,Clark Kent依舊沒有那勇氣與臉皮在離自己母親僅僅只有一間房遠的臥室裡與Bruce做愛。

  Bruce短暫地思考了下便決定還是暫時先別告訴對方他正在思考穀倉裡的那高高的稻草堆,畢竟看著小鎮男孩極力忍耐的模樣著實帶給他不少樂趣。

  但守規矩不代表他不會趁著家裡沒大人對Bruce動手動腳。

  所以這就是了,Clark利用他壯碩的體格徹底將Bruce困在雙臂間,Bruce的身材也不嬌小,但硬生生矮了對方半顆頭依舊讓他失去了優勢。

  「Clark——」

  吐出的警告在尾音收起前就被截斷,Clark的吻追逐著聲音的源頭擦過上下滑動的喉結與流暢的下顎線條,最後覆上那溫軟乾燥的唇,像是在沙漠中可渴極的旅人那般急於啜飲下每一滴水份。

  Bruce一開始總是無動於衷,長年的自控讓他面對慾望也總是讓理智壓過一切,不過Clark一向很有耐心,他喜歡用舌尖逗著Bruce玩,偶爾用上點牙齒,總讓Bruce感覺自己被一條過度熱情的大狗給舔了個透。不過隨著吻的深入與逐漸喘不過氣的窒息感,Bruce總算是被勾起了反應,舌尖底著Clark入侵的舌頭頂了回去,與之糾纏。

  舔拭的咕啾聲從兩人相疊緊壓的唇瓣間傳出,Bruce低吟著伸手環住Clark的後頸將他往自己的方向壓得更近,Clark瞇著眼一手按住Bruce的後頸另一手按在後腰上,讓正在摧殘他領子的Bruce能夠向後倒在自己雙手中。

  往往這時候Clark就很感激自己有超級力量,他愛死被自己壓制住卻總不願認輸的Bruce了。

  「嗯……」

  原本甜蜜的親吻變得火辣起來,Clark原本按在Bruce腰上的手不知何時已經摸進了襯衫下擺,而Bruce半坐在水槽邊,一腳有力又誘惑地勾在Clark腰間,揪著領子的手也穿過了Clark原本梳理整齊的黑髮,兩人像是餓了好幾個晚的野獸那樣撕咬著彼此。

  「Bruce——」Clark在Bruce頸子上咬出了個吻痕,實際上不需要呼吸的他此刻連喘都沒喘,但模仿人類呼吸的速度倒是加快了些:「你聞起來好香。」

  「我們昨天用的是同一塊肥皂,味道都一樣。」在接吻的空隙喘著氣,Bruce憤恨地瞪著那除了臉頰泛紅外幾乎看不出任何狼狽的超人,刻意伸舌舔了下自己的嘴角。

  瞳孔倏地縮緊,面對刻意引誘自己的Bruce,即使知道這是陷阱Clark仍然感覺自己的心臟要跳出來了,捏在對方腰上的手指不小心在那片帶著傷疤的肌膚上掐出瘀痕,Bruce卻僅僅是呻吟了聲便放任了Clark的行為,這難得的放肆機會讓Clark更興奮了。

  「你故意的。」看準了他不敢在老家做太超過的事,Bruce的報復實在太痛苦了,Clark幾乎難以承受地低吼。

  「真糟糕啊,小鎮男孩。」聳聳肩,Bruce對著昨晚害他熱得睡不好、又一大早就把他挖起床的罪魁禍首,滿意地瞇起眼:「你該知道我下樓時你沒有被牛奶瓶砸個滿臉的唯一理由是因為那是Martha送我的禮物。」

  「很高興你喜歡,Bruce。」

  脫去沾滿泥土的農藝手套,Martha笑瞇瞇地捧著一籃番茄打開紗門走進廚房,看著像是觸電一樣迅速拉開了距離的兩人,Martha忍不住笑了起來:「喔,別因為我而停下。要我說,你們兩個小甜心實在可愛極了。」

  「媽!」臉紅得跟籃子裡的番茄一樣的Clark求饒地失聲喊到,同時用超極速度迅速整理好了Bruce被自己捏得皺巴巴襯衫下擺。

  「早餐吃番茄蛋三明治可以嗎?」聳聳肩暫時放過了自己兒子,Martha問到。

  「妳準備的都好吃。」雖然臉部表情依舊像是蝙蝠俠標準的一零一號表情那般嚴肅,但嘴裡說的話是絕對符合Bruice標準的討好與禮貌,通紅的耳尖也讓他整個人看上去柔軟了許多。

  「為什麼你都不曾這麼對我說過?」從被母親撞破親熱現場的害羞中緩緩恢復的Clark親了下對方柔軟的黑髮,嘆著氣假裝憂傷地說道。

  「因為家樂氏玉米片不叫早餐,Clark。」

  「Clark Kent!」俐落地打了好幾個蛋,接著把在水槽裡沖洗乾淨的馬鈴薯抓起來切塊,Martha在聽見Bruce的話之後緊緊蹙起了眉:「那些超市賣的玉米片糖分太高,跟你說過不能吃太多,怎麼還在吃?」

  「偶爾、只是偶爾啦,媽。」

   看著那可以單手舉起一輛公車的超人此刻在母親面前依舊像個做錯事的十歲小孩,尷尬彆扭地在那責備的眼神下保證自己之後會吃得更健康,讓Bruce忍不住勾起了總是緊抿著的嘴角。

  心甘情願地在Martha的指揮下清洗番茄,Bruce突然想起小時候踩著矮蹬站廚房哩,與母親及Alfred一起做餅乾的時光。

  那些與父母有關的記憶在Bruce的回憶中始終有如剝落的油漆那般斑駁,那多少是Bruce刻意強迫自己迴避那些記憶導致。小時候的他脆弱膽小,無法承受那鑽心刺骨的疼痛最好的解決方法便是遺忘。

  直到有一天,那些美好甜美的回憶終於開始變得泛黃模糊,而染著血的黑暗之夜卻有如那散落一地的蒼白珍珠那般深深烙印在他的腦海中。

  身為人類,他總是在遺忘什麼,卻也從沒真正忘卻。痛苦的、溫暖的、悲傷的、愉快的,各種甜膩苦澀的混亂回憶蟄伏在心的角落,被Bruce推擠壓縮成蝙蝠的形狀。

  「Bruce。」

  太陽的溫度緊緊從後方環上他的腰,低沉的嗓音與輕輕落下的吻一同安撫著Bruce抽痛的太陽穴,讓他忍不住緊緊閉上了眼。

  「還想睡嗎?」Clark的手指像施了魔法一樣靈巧地為Bruce按摩著,舒緩了他的不適。

  「你知道我不是真的需要那麼多睡眠。」

  「你只是很難爬起床,我知道。」Clark輕嘆了口氣,將臉埋進Bruce的肩頸間,「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你不需要那麼強迫自己的。」

  輕哼了聲,Bruce重新睜開眼睛繼續洗番茄的動作,並且正如他猜測的一樣,Martha此時並不在廚房之中,否則即便超人臉皮再厚也沒膽做出這麼親密的動作。

  「我沒有。」抿了抿唇,Bruce有些尷尬地拍了拍Clark環在自己腰間的手臂,「我只是不習慣……這麼放鬆。」

  聽到這裡Clark強硬地忍住了那就要衝出口的嘆息,只是又親了下Bruce的臉頰。

  說到底,這才是他認識的Bruce Wayne。

  不是那個散漫揮霍的愚笨公子哥,也不是抱著滿腹的憎惡與痛恨令人聞風喪膽的蝙蝠俠。

  就只是個彆扭緊繃,有點破碎無助卻不肯示弱的Bruce。

  「瞭望塔巡邏?」Clark關緊了水龍頭,伸手幫Bruce把番茄放到了流理台上,「前天鋼骨提過有些程式漏洞需要你幫忙修復,今天剛好有時間。」

  挑起眉,Bruce看了眼Clark微笑著的臉龐,「我以為你想留在這裡。」

  「我想跟你在一起,哪裡都無所謂。你不需要勉強自己,Bruce。」搖搖頭,Clark輕笑了聲。

  「這裡太安靜了。」

  「我知道。」

  再一次擁抱了下Bruce,Clark鬆手的下一秒恰好Martha走了進來,手上提著一個野餐用的竹籃。

  「聽起來你們等會兒就要出門了?」

  「抱歉,媽。」Clark走上前接過那個竹籃放到餐桌上,同時彎下腰抱了下自己嬌小的母親。

  「不,我知道你們這些年輕人總是靜不下來。」微笑著,Martha來到流理台邊捏了捏Bruce還沾著水氣的手,眨了眨眼,「下次見?」

  金色陽光灑落一地麥子的香氣,Bruce想像著小小的超人、小小的Clark Kent在這個家平安幸福地長大,在廚房偷吃剛烤好的蘋果派、在穀倉裡打滾、在後院盪著輪胎鞦韆、在麥田裡盡情奔跑,一切的美好快樂都讓他忍不住感覺到喉嚨一緊。

  那是他不曾擁有過的,而他為自己能在此刻分享這一切感到無比榮幸。


    ※


  「我以為你是讓我來幫Victor作系統維修的。」艱難地壓抑著就要脫口而出的呻吟,Bruce努力撐住自己不要打翻手邊的牛奶,「看來你只是想找個地方離你母親遠一點,好讓我們可以親熱。」

  將還沾著麵包殘渣的空盤推遠了點,Clark幾乎整個人攀到了Bruce身上,像隻大狗那般發出了委屈的哼唧,「你只要一投入工作就不理我了。」

  翻了個白眼,Bruce按住那已經鑽進自己褲子裡的手,張口咬了下超人的耳朵技巧地轉移了他的注意,俐落地從那纏人的懷抱裡脫身而出。

  發現懷裡的蝙蝠俠跑掉的Clark懊惱地嘆了一口氣,悲憤地在他床上滾了滾,「來嘛,B。」

  嗯哼了聲,絲毫不理會那在自己床上展現美好肉體想引誘他偷懶的超人,Bruce整理好自己的制服,將不需要用到的披風往床上男人的臉上用力甩去,在聽見對方模糊的抱怨時忍不住勾起嘴角。

  一邊的膝蓋壓上床墊,Bruce按住那黑色的厚重披風,看著布料清晰地描繪出超人的臉龐。

  「晚上來我家吃晚餐。」

  用著蝙蝠俠的粗糙嗓音低聲命令道,Bruce彎下腰隔著斗篷吻上了Clark的唇,在感受到底下的人的顫抖時嗤笑了聲。

  「別擔心,童子軍,大宅的隔音比你那間小木屋好太多了。」




NOTE:


早上得知DC宣布今天2015/9/26是蝙蝠俠日整個人就醒了<3<3<3

不管如何就把這篇挖出來寫完當慶祝啦!!!!!!

喜歡這樣軟硬兼具(?)的老爺ˊ艸ˋ

還有寵起老爺來無法無天的大超



评论(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