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淹沒了星球

管理人:labbri
超蝙,盾鐵,亨本,哈蛋
※版權所有※

[The Man from U.N.C.L.E.][Illya/Solo]Melt Down-1/2

Fandom: The Man From U.N.C.L.E.

Rating: PG

Pairing: Illya/Solo

Summary: 「你就像是連綿不絕的群山,Peril。」

         對於Solo隱藏著各種隱喻暗示的話語感到疲倦與厭惡,Illya輕哼了聲,瞪著那對仍沾著濕意的湛藍雙眼蹙起了眉,「而你是片茫茫汪洋,Cowboy。」

棄權聲名:他們不屬於我,他們屬於導演編劇以及偉大的影集系列、屬於彼此。

NOTE: 背景與設定為電影版,推薦BGM為Damien Rice的一首歌Volcano,本篇靈感亦來自此

          因為被屏障了一次,所以這裡放前半段的刀後半段的糖在2/2記得去死星領,然後回來看後記,或者乾脆去SY一口氣看(doge



   You give me miles and miles of mountains.

   And I'll ask for the sea.


      ※ 


  「那是什麼意思?」

  像是蹭在柔軟地毯上的貓咪一樣,雙腳即使纏著床單仍靈巧地滾了圈,慵懶地翻身看向床邊的男人。

  Solo輕聲呼吸著,或許是特務的習慣,又或者是身為一名竊賊的本能,Illya不確定也不想浪費時間去猜測。他扣上最後一顆扣子,向下扯了扯衣襬確認熨燙整齊的襯衫沒有任何皺摺,以一絲不苟的嚴謹態度檢查過袖子與領口後才轉過身去,看著在床上大方地展示自己身體的美國人。

  腰側緊實的肌肉隨著翻身扭轉,側躺的姿勢完美地勾勒出了那具身體的曲線,從肩膀一路向下到腰窩的低谷,再順著髖骨的隆起與飽滿渾圓的臀部向上攀爬,最後隱藏在純白的床單底下。

  Illya喜歡撫摸Solo的側腰,更多時候是乾脆就搭在那裡,用手掌緊緊按著那塊凹陷,做愛的時候更是乾脆就緊緊抓著那向中間緊縮的弧度。不懂得收放力道的下場就是每次結束後,Solo的腰際連接髖骨的地方總會留下一個清晰的紅色掌印,而按在臀部肉上的指尖則是毫不刻意氣地按出幾個近乎瘀青的指印,像是個專屬於Illya的簽名,這幅畫面往往會讓俄國人更加的激動。

  那是一個Illya不願承認的小癖好,Solo也沒點破,只是當Illya的手指在自己腰間來回流連的時候,Solo總會將摟著Illya後頸的手攬得更緊,手指插進那頭沙金色的短髮中,用著不輸對方的力道拉扯,讓這親密的舉動感覺起來更像是兩個男人的較勁。

  Illya的呼吸在看見對方腰上的掌印時急促地抽了下,但隨即便又恢復平順,他轉過身去拿椅背上的西裝外套,試圖將那刺眼的痕跡拋諸腦後。

  「我說Gaby找我吃飯。」

  「我知道。」輕吸了口氣,Solo在床上動了動,床單摩擦發出沙沙聲響,「我是問那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我們要一起吃晚餐,就這樣。」Illya看上去有點不明所以,整理好西裝後轉過身盯著床上的人眨了下眼。

  嗯哼了聲,Solo仰著頭看著床邊高聳的身軀勾起嘴角:「你就像是連綿不絕的群山,Peril。」

  對於Solo隱藏著各種隱喻暗示的話語感到疲倦與厭惡,Illya輕哼了聲,瞪著那對仍沾著濕意的湛藍雙眼蹙起了眉,「而你是片茫茫汪洋,Cowboy。」

  聽著房門啪的一聲關上,徹底隔絕了房內與走廊,Solo這才像是失去了力氣並且放棄了自尊那般癱軟在床上,哈哈笑了起來。

  「說的真對,Peril。」

  呼了口氣,Solo看著自己散亂在房間四處的衣服,腰間上的掌痕還在隱隱作痛,他知道那痕跡再接下來幾天會時不時給他帶來一陣又一陣的小小抽疼,但那感覺卻像是辛辣的威士忌那般令人上癮,這也是他放任Illya的力道持續失控的原因。

  但那紅腫的痕跡在此刻卻在冰冷的空氣裡帶來了令人不適的刺痛,讓他瞇起了毫無溫度的水藍雙眼。


    ※


  法國巴黎不愧為時尚與美食之都,就連一板一眼的KGB特務都忍不住有點感謝Napoleon Solo奢華成性的生活與外表,這往往代表著他的臥底身份都可以享有高規格生活,連帶讓他們可以動用大量公費報公帳,何樂而不為。

  將切的四四方方的牛排快放進嘴裡,Illya看著對面的Gaby將韃靼鮪魚上的蛋黃切開,看著那金黃蛋液有如融化的黃金那般流滿玫瑰深紅的碎魚肉,在水晶燈下看上去彷彿在閃閃發光。

  這一幕突然讓Illya想起了昨天與臥底身份是一名房地產商的Solo在珠寶店釣目標的事,當時Solo一進店以英語打招呼後便熟練地與店員用法語交談,一盤又一盤用黃金白銀與鑽石製成的項鍊、手環與戒指被接二連三地拿出來仔細過目,並挑剔地對各個商品十分有禮地挑三撿四,直到最後店員甚至直接降下了店門口的鐵門專門為Solo一個人服務。

  那畫面看上去就像是臣子要傾盡全力逗抑鬱寡歡的國王開心似的,坐在一旁沙發上偽裝成保鑣的Illya雖然面無表情,但仍免不了在心裡為那尾數越來越長的標價牌咋舌。

  最後Solo選了一對白銀尾戒,造型意外地算是樸素,但戒指上卻纏繞著一根被拉扯成髮絲那般細的黃金熔在其中,並綴有一顆碎鑽,不過整體來說,設計看上去雖十分搶眼但整體卻不夠張揚。

  Illya在離開珠寶店後稍微表達了無法引目標上鉤的隱憂,但Solo只是回給了他一個別有深意的微笑。

  『即使是小東西,在某些人眼裡也是別有價值(worth its weight in gold),Illya。』

  而事實證明Solo是對的,目標當晚就請人捎來了見面的邀請。

  他有沒有說過他對那個美國牛仔的雙關與暗示感到厭煩極了?Illya承認自己不是善於表達的類型,而且往往有高達九成的機率會失控,但Napoleon Solo毫不畏懼自己的脾氣與精神病,是不是刺激他後優雅地旋身離開的態度讓他更加煩躁。

  那舉動就像在告訴Illya他隨時都可以轉身離開,即使他用多少力氣將Solo緊握在手中都毫無用處,而這認知讓他感到沒來由的憤怒。

  「你吃飽了嗎?」

  Gaby的聲音將Illya從回憶中扯回,他眨了下眼,看著盤中被自己切的亂七八糟的牛肉感到困窘,「抱歉,在想一些事。」

  嗯哼了聲,仍就不是很習慣高級餐廳的Gaby努力用叉子舀起碎魚肉放進嘴裡,慢條斯理地咀嚼吞下後才繼續開口:「是任務的事、還是Solo的事?」

  史達林保佑這聰穎敏銳的黑手女孩,讓她窩在東德的狹小修車場確實太埋沒她了。

  Illya看著被餐刀彈出盤子的胡蘿蔔,尷尬地動了動緊握著刀叉的手指,蹙起了眉。

  「都有。」

  「嗯哼。」喝了一口紅酒,Gaby聳了聳肩,「你實在不適合這麼含糊的表現,之前那個會對前一晚還在追殺的目標直接說妳是我的女人的KGB特務去哪了?別被Solo帶壞了,而且我想你一輩子也學不來他的圓滑,連點皮毛都搆不到。」

  「怎麼說?」

  挑起眉,Gaby看著手指不斷抓握著刀叉、看上去十分煩躁的俄國男子,忍不住嘆了口氣。

  「因為你很容易懂,Illya,但你又不愛說話,這樣反而讓人會害怕自己解讀出來的結果。」伸手握住男人開始抽搐的手指,Gaby輕輕摩蹭著上面的槍繭,想起了那即使如王公貴族那般優雅,雙手也是佈滿了各類粗繭的美國人,「他只能被動地等著你的判決,等著你的表情有一天會對他透露出拒絕的訊息。」

  Gaby沒有點明那個「他」是誰,但兩人都心知肚明。

  沒有逼迫Illya表示什麼,Gaby隨後便將話題帶回這次的任務,並傳達了Waverly的指令,達成今夜約會的目地。

  回到飯店時Illya站在套房門口有些緊張,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緊張是從何而來,Gaby的話仍盤旋在他腦海中揮之不去,讓他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地回想起他傍晚出門時Solo那莫名奇妙的疑問,以及他掛著面具般的客套笑容的表情。

  Illya可以輕易地分辨出Solo用那表情隱藏起自己的時候,可身為一名特務就代表那種時候多的是,面對目標、面對線索、面對敵人、甚至是面對Waverly,但Solo總是會對Gaby真誠以待,而Illya厭惡著他用那笑臉面對自己,這總讓他想用拳頭抹掉他揚起的嘴角。

  「Cowboy?Waverly有新的指令。」

  房間裡沒有人,Illya瞇起眼,被他用力推開的門還因為撞到牆壁而震動著,但房內卻靜悄悄的,那散落一地的衣服以及東倒西歪的家具讓這套房看上去就像被搶劫了,但床上那團濕淋淋的、令人臉紅的床單正無聲地昭告著Illya這一切都是出自於他(還有一部分Solo)的傑作。

  抿起嘴角,Illya大步走到床邊蹲下拉出床底的行李箱,從裡面找出了追蹤器打開開關。

  一個白色的點如珍珠般在海綠色的畫面上閃閃發光。




NOTE:

這篇的靈感來自一首Damien Rice的歌叫Volcano
這是一首爭吵的男女雙方看待他們這段感情的陳述
大致概述一下就是男方想要結束這段感情,而女方想繼續

由男方的角度來看就是女方一直纏著自己,他吻過女孩愛也愛過,他的心是座火山,如果再繼續想要進住他的心中,男生只會把女孩熔掉。他是個浪子,想要那種激烈刺激如曇花那般一夜盛開的愛,正如開頭使用的歌詞那般,女孩一直給他連綿不絕的群山,但男生只是想要一片海洋罷了

但由女方的角度來看,女孩覺得男生只是一直在拖著自己對他的愛,她給了她的吻,她的心,她的愛,而男生只是一昧地繼續索取下去而在他們的感情中不斷拖拉,對女孩來說把她熔掉的火山是男生的這種拖拖拉拉的態度。就像文中最後引用的歌詞,女孩問了男生這就是你想要的全部了嗎?

歌詞本身還滿詩意的,我也是看了好幾遍加上有好心人的解析後才比較能理解完全
但總覺得有些地方還是可以有其他解讀
我個人非常喜歡
  " You give me miles and miles of mountains"(你給了我延綿不絕的萬里群山。)
  "And I'll ask for the sea"(而我所求的僅僅只有那片汪海。)
這段歌詞,感覺超美QQQQQQQQ

這首歌最後還是被我寫成了HE,雖然過成有點苦澀,但媽媽啊我成功啦!!!!!!!!!!!!!!!!!!!
把歌套進這篇文裡蘇美的關係上來看
Illya就是那個男孩,他不曾真正表示過自己的感情,即使吻過了愛過了,也依舊給了Solo有種他隨時都會拒絕這段感情的感覺
而Solo是那個女孩,他任由Illya拖拉著他們的愛,給了Illya他的全部,甚至連他不知有沒有、不曾說出口的拒絕都給了一條退路:Solo故意讓讓自己若即若離,讓Illya隨時方便抽身
Solo給了Illya一座又一座的山,但實際上Illya只是想要Solo這片海洋
不是只有Solo看著Illya給了他全部,實際上Illya也一直在看著Solo,但他始終不明白Solo的態度,而在Gaby稍微提醒後才稍微意識到是怎麼回事
在我來看他們兩人都很貪心卻也都因為特務的壞習慣而過於謹慎甚至是怯步
總之最後俄羅斯熊熊就展現了他鐵幕後培育出來強大的男友力一舉拿下美國牛仔啦<3<3<3

一些沒有說的小細節&後續:
1. Solo的有些習慣是作者本人的習慣
2. Solo會選擇帶金戒指是因為Illya的頭髮以及他喜歡捲著Illya的金髮玩的緣故
3. 他以為自己藏的很好但還是被Illya看出來了,因此才會選了個全部是金的戒指
4. Illya其實情商滿點只是需要特殊條件才能發動
5. 尾戒上沒有竊聽器
6. 尾戒是Illya用自己的薪水買的,Waverly表示欣慰
7. 但Solo把房間所有的乾洗帳單全簽在了Waverly頭上
8. 第二天依照劇本前來會合的Gaby表示自己需要墨鏡
9. 很多很多的墨鏡
10. Waverly准了



评论(5)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