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淹沒了星球

管理人:labbri
超蝙,盾鐵,亨本,哈蛋
※版權所有※

[AVG][盾铁]Please Sign Here, Here and Here. (隊長生日賀!)

靈感来自隊長生日藍魚:XX在纽约市政府工作,在国庆节这天迎来了登记注册结婚的钢铁侠与美国队长,XX收到了他们送的礼物及x土豪币

紅區隊長生日活動之一,昨天整區的居民們一同大肆慶祝了一番,總之想看其他小段子可以去隊長生日活動帖欣賞w


  今天是Peter上班第三十天,無論如何,熬過了第一個月總是值得慶祝。

  不,不不,不是真的上班,他還是個每天為零用錢與報告成績苦惱、窮得響叮噹的高中生呢,這份工作頂多就算個打工,與May嬸一起練瑜珈的朋友為他介紹的,恰好最近想為自己的寶貝相機買個新鏡頭的Peter就這樣一口答應了。

  地點是在紐約市政府,因為上個禮拜全美同性婚姻合法的緣故,天大的喜事引起了一波無論同性或異性都要一同慶祝的結婚潮,讓原本在紐約各地負責辦理登記結婚的五個辦事處竟然不堪負荷,市長特例在紐約市政府也臨時加開了一個辦事處,也就是Peter上班的地點。

  「請在這裡、這裡還有這裡簽名。」

  小心翼翼地遞出列印出來的申請表格,用鉛筆在需要對方填寫簽名的部分輕輕打勾,眼前那高興到雙手正劇烈顫抖的女士一時間甚至無法好好握筆,與她並肩而坐的短髮戀人為此輕聲笑了出來,即使辦公室裏人聲鼎沸,Peter還是能清楚聽見那爽朗的笑聲裏夾雜的啜泣。

  短髮的女性在輕笑過後伸出手,溫柔地梳理過握著原子筆顫抖不已的女士那深灰微卷的長髮,一手輕輕覆蓋住對方怖著皺紋的手指。

  Peter突然理解過來,她們等了這一刻已經好久好久。

  不只是他們,這個臨時開辦的房間裏,擠進了無數祈禱著愛能永恆的男女。

  抽了抽鼻子,Peter眨著發熱的雙眼,微笑地給予了終於簽完名辦理完手續的情侶祝福,並推薦了一下門外櫃檯上販賣的捧花。

  下一對申請結婚的情侶也是同性,是一對可愛的老先生,他們倒是處裏的很快,一邊用著像是在與孫子講故事的口吻向Peter訴說他們的戀愛故事一邊填寫完整份申請書,在Peter將婚姻證書交給他們時,兩人的眼中才泛出了淚光,當著Peter的面輕吻了下。這一幕美好地讓Peter希望自己此刻手中能有一台相機,但又覺得這樣的畫面紀錄在腦海中才是最美。

  之後Peter又處理完了七對同性情侶與五對男女情侶,吃完午餐後有一段時間他到了別的辦公室幫忙跑腿,當他回來處理了三對情侶後便已經臨近了他要趕去看國慶遊行的時間。

  而就是在這時候,他們出現了。

  金髮的男人看上去非常愉快但又有點羞赧,微紅的臉頰出賣了他的緊張,但老天啊,那雙明亮澄澈的水藍雙眼正散著Peter見過最充滿愛意的感情,連Peter都忍不住要在那眼睛的認真注視下害羞起來。

  無論他的對像是誰,那傢伙真心像是中了金額累積了至少七十五年的彩券頭獎那樣幸運。

  而當他抓著頭戴鴨舌帽、墨鏡與口罩的男人一起在Peter面前坐下時,Peter發誓他聽見了整個辦公室裏不論同性戀異性戀所有人都心碎又興奮的呻吟。

  而顯然這名金髮男子的戀人似乎不曾察覺到自己的幸運,因為他不停地抖腳、在椅子上扭來扭去,看上去隨時都要起身離開一樣,而事實上他也確實站起身了,但隨即便被金髮男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了手腕,Peter甚至沒有看清楚對方是何時出手的。

  「Tony。」那對湛藍眸子裏承載的愛意並沒有因為對方這個舉動少掉一分一毫,僅僅是那低沉好聽的嗓音充斥著擔憂,「別,我知道你想。」

  「這蠢斃了,Steve。」那個叫Tony的男人大聲地抱怨道,整個辦公室裏的男男女女全都向他看了過來,但他完全沒有注意到,「結婚、領證、套牢關係,穩定下來——」急促地抽了口氣,Peter看見他的手在自己胸膛上摳抓著,好像是個舊習慣,「這行不通的。」

  「什麼行不通?」

  對Peter與四周的人抱歉地點了點頭,Steve伸手捧住Tony的臉,在不弄掉對方墨鏡與口罩的情況下小心翼翼地脫去了他的鴨舌帽,讓那頭捲曲柔軟的黑髮重獲自由,Steve向前傾身輕輕吻了下那頭淩亂得十分有個性的發。

   「Tony?」

  「我!」在令人窒息的幾秒後Tony猛地爆發,他尖銳地低吼道,「我跟婚姻?不,行不通的!」

  他沉重的呼吸聽上去就像啜泣,又像是枯等著奇跡的重症患者那般絕望,Tony伸手分別抓住Steve放到自己兩頰上的手掌,宛如向陽光尋求慰藉那般下意識地摩蹭著那溫暖的皮膚。

  「我會搞砸這一切的,Steve,我總是會。」Tony的嗓音聽上去破碎不堪,顫抖痛苦地就像有把碎玻璃紮在他喉嚨裏一樣,「求你別對我做這個,我無法——我不能失去你。」

  整個房間裏的人都移開了視線給這對婚姻恐慌症發作的小情侶一些微不足道的隱私,但所有住意力都仍全心全意的放在他們身上,就連Peter也不例外。

  看在老天的份上,他們就在他正前方不到兩呎呢!不看白不看。

  秉持著對待自己絕不吃虧的人生信條,Peter大大方方地假裝點開點電腦上的檔夾斜著眼瞄向那顯然已經完全忘記了四周所有人的男士們。

  Steve輕呼了口氣,像是之前在緊張Tony會說出什麼驚人之語,松了口氣的他甚至輕笑了聲,好像他早已面對過Tony的爆發無數次那般,原本捧在對方臉頰上的右手向著後頸滑了過去,將Tony向自己的方像攬過,直到兩人額頭輕叩。

  那彷佛一小片天空墜落到地面的雙眼細細瞇起,透過那下滑的墨鏡鏡框上沿看進Tony的眼裏,他原本因為彎駝而拱起的背肌因為兩人柔軟有力的輕擁在襯衫下滑順地舒展開來。

  Tony在這親昵的碰觸下逐漸放鬆了下來,原本像只炸了毛的貓咪那般惱怒尖銳的氣勢在Steve魔法手指的柔捏下消失得無影無蹤,似乎對於這麼簡單投降在Steve魅力裏的自己感到不滿,Tony高高地噘起嘴,幾乎就要親到Steve的鼻尖。

  「你這是色誘。」

  「對你有效。」聳聳肩,Steve不怎麼在意地眨了眨眼。

  「我肯定你使用色誘在某些州是違法的。」

  「幸運的是當對像是你的話我就可以得到豁免權。」輕哼了聲,Steve小聲地說道,但Peter還是捕捉到了那陣耳語,「對付你的時候,Fury的口號就是不計代價,我很確定那句話印在了他的小冊子上。」

  不屑地嗤了聲,Tony在那已經下滑到鼻樑、起不了任何遮蔽作用的墨鏡後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Steve咯咯笑了起來,Tony很明顯地為這樣的Steve融化了。Peter不怪他,Steve笑起來簡直就像彩虹、小狗狗以及其他世界上最美好的東西的組合,就連Peter也必須用力地想著Gwen的名字才能不為此動心。

  「你知道我們結婚是代表我們綁在一起了吧。」Steve說道,一邊用著讓人嫉妒的力道按捏著Tony的後頸,那是個很自然的親密動作,但Tony的呻吟卻讓這變得很色情,連Steve也忍不住紅了臉,但仍沒停下手中的動作。

  就像他之前說的,這對Tony有效,顯然Steve不會放棄任何讓Tony在申請單簽名的戰術。

  「你不會失去我的。」

  不贊同地哼了聲,Tony蹙起眉,那露出來的焦糖色雙眼盛滿了恐懼與痛苦,「我會的,Steve,你也會。我們有好多時候根本無法忍受對方,你受不了我的生活方式與衛生習慣,我對你的固執與古板深惡痛絕。沒錯,我們有過美好的時刻,但當我們對彼此生氣時回憶起來的永遠是那些爭吵,缺點與厭惡會被放大數十倍,我們會像仇人一樣攻擊彼此,像是打一場該死的內戰。」

  吸了口氣,Tony疲憊地靠著Steve的額頭輕歎了聲。

  「你會咬牙忍下來,因為你固執的像那塊不知破碎為何物的盾牌,而我也不願低頭,因為我自傲地跟我那個差點毀了世界的二兒子一模一樣。我們會不磨損彼此,像是硬要彼此往反方向轉的齒輪——」說到這裏Tony的字句全糊在了一起,他雖然在顫抖但背脊卻依舊挺直。

  就像Tony說的一樣,他是如此高傲,即使在恐懼中也不願示弱。

  他猛地伸手用力揪住Steve的襯衫領子,帶著絕望又懷抱著希望的力道。

  「到最後我們會失去一切,失去(lose)彼此。」

  眨眨眼,Steve看著Tony像在看著他這輩子所能擁有的最美好的奇跡,又像是在看著母親在下午時分為他精心烘烤的他最心愛的甜桃派。

  「你說的對,Tony,我們會輸(lose),輸得徹底。」Steve沉穩地用著那應該要在教堂裏說出海誓山盟的語氣開口說道,在Tony錯愕地抬頭看向他時露出一抹無比溫柔的微笑,炙燙的吻落在了Tony仍然用著口罩遮著的嘴巴上,彷佛在宣告自己的領土。

  「因為愛永遠會贏。」

  Peter在看向電腦螢幕時才發現自己哭了,他迅速用手背蹭掉了淚水,雙手恭敬又有點顫抖地接過Steve遞過來的兩張身分證核對身份,在看清楚證件上的名字與電腦跑出來的資料後Peter的手抖得更厲害了。

  他慌亂地抬起頭,急急看向仍在柔聲安撫(用詞在Tony的引導下開始逐漸往限制級的方向前進)Tony的Steve,那對著自己暗示的眨眼讓Peter及時咽下了那一聲興奮的尖叫。

  抽起剛列印出來仍然熱騰騰的申請表格,Peter如之前三十天做的每一次一樣,小心翼翼地將紙張遞出,並用鉛筆在某些欄位上打上像是笑臉一樣的小勾勾。

  「請在這裡,這裡還有這裡簽名。」


    ※


  雖然因為最後一對情侶的關係耽誤了一下,但Peter仍然順利趕上了國慶遊行。

  他看著作為主要演出的復仇者熱氣球,用著不輸四周所有人的熱情高聲歡呼,同時在看見真正的復仇者們站在花車上出場時更加興奮地揮舞手中的小國旗。

   在隊伍最前方的是復仇者聯盟的兩大領導,美國隊長與鋼鐵人,或許是因為花車上面場地狹小的緣故兩人站的比平時任何時候都近,Peter的絕佳視力可以清楚在那堆翩飛的彩帶中看見兩人十指互扣的手。

   在經過花車經過紐約市政府時,美國隊長猛地高高舉起了緊握著盾牌的右手向市政府上的高高升起的國旗致敬,並在放下手時順勢攬住了身邊鋼鐵人的後頸,將額頭靠在鋼鐵人光滑明亮的頭盔上,扯開嗓子愉快的大笑著。

  Peter在一陣陣如海浪般的歡呼聲中默默舉起了手機,讓鏡頭穿過那些彩紙碎屑,對焦在那他見過最美的光景上。


    ※ 


   第二天,Steve Rogers與Tony Stark在國慶日當天低調登記結婚的消息成功霸佔了各大新聞媒體與八卦雜誌的頭版及封面。

  各種對復仇者及Stark工業未來的猜測分析層出不窮,來自各方的祝福、質問與不看好更如海嘯般襲來。

  在各式聲浪中,一位帳號名為Spidy的網友默默在推特上釋出的一張于國慶遊行時用手機對美國隊長與鋼鐵人的抓拍則迅速被推爆了。

   照片底下沒有任何多餘的描述,只有簡單明瞭的兩個字。

   Love Wins。






彩蛋:

   Peter Parker得到了一筆匿名贊助的高額獎學金,並在三個月後以蜘蛛人的身份收到了復仇者聯盟的邀請,交換條件是要把那張抓拍洗出來放大表框放在復仇者大樓的休閒大廳。
   作為一個每天為零用錢與報告成績苦惱、窮得響叮噹的高中生呢,Peter當然樂意遵從。





NOTE:

為了這文還稍微查了一下紐約登記結婚是怎麼跑流程的(我連自己家這邊的都沒跑過啊(ry),發現還真是挺方便又迅速的啊,登記結婚

 
希望這文能如我預想又甜又治癒,除了Love Wins的梗之外稍微影射了點內戰,隊長鐵人你們怎還不結婚婚婚婚婚婚(咆哮
3490多可愛啊,嚶

這裡的小蜘蛛是加菲混著超凡蜘蛛俠的設定,梅嬸在超凡裡面真是一甩過去各種憂鬱虛弱的形象,每集都在跟朋友上山下海到處玩XDD

隊長生日快樂!!!!!!!!!

昨天有在紅區先發了,現在美國也還在7/4,所以我堅持我沒遲到 我只是忘了(doge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