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淹沒了星球

管理人:labbri
超蝙,盾鐵,亨本,哈蛋
※版權所有※

[AVG][盾鐵]You saved us, we are eternally grateful.

Fandom: The Avengers

Rating: PG-13

Pairing: Steve/Tony

Summary:Tony早就習慣了醒過來的時候聽見一長串的叨叨絮絮。因為往往壞人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要閉嘴,而他貼心的JARVIS則會在他醒來時配合氣象播報。無論怎麼說,Tony很高興這次是後者的狀況。

        但就某位超級士兵而言,兩種狀況他都非常不喜歡。

棄權聲名:他們不屬於我,他們屬於Marvels、屬於彼此,以及身心強健的紐約市民們

NOTE: 背景為MCU,參考了AoU中的大樓設計以及讓Friday出個場,但JARVIS還在,他是永恆的存在

============

  「騙人。」

  當Tony這麼說的時候,電話另一邊傳來了一陣咯咯輕笑,聽上去就像鑽石的碎屑那樣在太陽下閃閃發亮。

  Tony一直很喜歡聽Steve笑,有一次他喝醉時甚至想要把逗Steve笑當成從今以後的畢生職業。排在鋼鐵人之下,當然。

  仔細想想好像也沒什麼不好的,所以他之後便一直極力達成這個任務目標,聽上去到目前為止他也幹得不錯,繼續保持。

  「美國隊長從不說謊。」

  「這,是美國自40年代以來最大的謊言,比51區的謊言還要誇大不實。」輕哼了聲,Tony側身穿過兩個溜著滑板的青少年之間,「真不懂為什麼沒人發現這些都是騙人的。」

  「你說這話可要小心點了,Stark,被聽見的話鐵定會有人為了51區的外星人跟你拼命。」Steve邊笑邊說,StarkPhone的優點之一便是Tony可以清楚聽見另一邊料理盆被攪拌的叉子撞得叮咚響,讓他不用親眼看見就能想像Steve現在是什麼模樣站在廚房裡。

  T恤,當然,尤其是他剛運動完沖完澡時,T恤總是最方便,雖然Steve說是因為棉布透氣良好且舒適耐穿,但Tony覺得他單純只是懶得在消耗了大量體力後應付襯衫上那一排要人命的小扣子。除了T恤長褲外Steve喜歡在大廈的生活區域裡光腳,好像對他來說那才有家的感覺。Tony不覺得怎麼樣,反正他的大廈夠乾淨,那些奈米清潔機器人讚透了(Tony到現在仍然堅持稱這項發明為媽咪救星,可惜在能夠正式量產前企劃書就被Pepper砸回了Tony臉上,因為即使這是個能夠解救全世界的所有母親於水深火熱之中的偉大發明,這些讚爆了的奈米機器人依舊不是人人都負擔得起),不過這代表他在離開工作室來到公共樓層得時後必須要更小心不會在地上掉幾根螺絲或鐵片。

  Steve有時候在大廈裡隨意到不可思議,每當Tony親眼見到時他總會稱讚一下自己的聰明才智把大廈建得這麼高,才不會一天到晚有狗仔隊從隔壁大樓伸著超高倍率望遠鏡頭試圖抓住美國隊長活像星期天老爸那樣邋遢的一幕,那可能會讓人以為美國隊長失業引起恐慌,Natasha可能會為此用迴紋針鑿開他的腦袋,Fury可能會爆掉幾根腦血管(不是說Tony不會為此高興,只是他很確定那個獨眼混蛋絕對會找他討醫藥費)。

  不過即使是隨意,Steve也隨意得很美好,因為,首先,他可是Steve,再來,當他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金色短髮、天藍色的明亮雙眼裡帶著無比愉悅對你露出一抹溫柔的傻笑時,只要心臟還能跳動的人都會為這一幕心臟病發,Tony發誓有好幾次他完全是靠著胸前的反應堆才能順利活下來。

  「點心時間到了嗎?」輕鬆地哼了哼,Tony看了下自己的錶這麼說道。

  超級士兵消耗熱量的速度讓Steve一天要吃好幾餐,除了正常的三餐外點心時間是少不了的,最先發現美國隊長下午茶習慣的是Clint,因為Clint熱愛點心,所有與點心有關的他都要積極參與,所以他憑著血糖咆哮的本能與間諜訓練學到的勸誘能力加入了Steve的點心時間小組裡。

  然後Natasha也加入了,因為Clint根本不會瞞著他任何事,而Bruce是在某次連續失敗了三天的試驗後崩潰地爬出工作室時被Natasha撿到的,事實證明鬆餅塔可以很有效地防止Hulk跑出來再一次毀了Tony的客廳,至於Thor,只能說自小生活在皇宮裡讓他對大大小小的宴會向來特別敏銳,而這午茶聚會幾乎在之後就成了他在中庭的最愛。

  「我們今天要吃起司鍋,你來得及嗎?」

  「當然,鋼鐵人可以突破音障,相信我,就算我人還在雪梨也來得及。」驕傲地說道,Tony揮了揮手:「而且我已經在第五大道了,順便在你很喜歡的那間麵包店買了些長棍麵包。」

  「你,Tony Stark,走進麵包店?」Steve失笑地說道,語氣中夾帶著的濃濃笑意聽在Tony耳終簡直失禮極了:「告訴我你沒把裡面的麵包全包了,那是離中央公園最近的一間麵包店,裡面的麵包必須能養活那些在公園裡下棋玩槌球之後肚子餓的老人們。」

  「我告訴過你幾百遍了,Steve,那些老人是一群可恥的幫派,他們只要抓到機會就會用那永遠分不出勝負的西洋棋與槌球搶走你手上的全部積蓄。」

  「我也告訴過你幾百遍了,Tony,別再跟那些老人賭錢了,他們在西洋棋與槌球上花的時間比你多了至少半世紀,我不想再一次騎車去接在公園中央輸到剩下領帶跟內褲的鋼鐵俠了。」

  「你只是忌妒,因為大家公認我是復仇者裡最火辣的成員。」

  「Tony,在你在包圍的群眾前擺出了十多個連大衛像都會感到羞愧姿勢後,我還是讓你上了我的機車而不是直接把你輾過去,」Steve的語氣嚴肅地像是在西點軍校的大禮堂作愛國演講,但Tony可以輕而易舉地想像出那對湛藍雙眼中充斥著足以把起司融化的暖意,「我要怎麼表達才能讓你體會到我對你的愛?」

  聽到這句話讓Tony忍不住咧開了嘴。

  他才不管一手將西裝外套向後勾在肩上一手抱著兩根長棍面包在人來人往的第五大道努力逆流而上、頭還用力歪一邊努力夾住手機(因為,對,就算是Stark,為了拿手機方便就在手機上加裝斥力懸浮系統也太過了。不是說他沒嘗試過,只是Pepper適時地將常識或者高跟鞋敲進了他四天沒關機休息的腦袋。讚美Pepper。)一邊咧嘴傻笑看起來會有多愚蠢,因為Steve剛剛跟他說了愛。

  Tony知道這有點可悲,對於自己的朋友兼超級英雄兄弟會會長兼童年偶像的苦心暗戀,更可悲的是Rhodey第一次與Steve見面,看著他們兩人互動一分鐘後就對Tony心領神會地翻了個白眼。

  看在老天的份上,那時候隊伍還處在磨合階段,而他與Steve也正時不時想掐死對方,Tony就是不懂Rhodey怎麼能用那短短一分鐘就看出未來的。

  「所以你才是我的最愛啊,隊長。」

  輕哼著不著調的曲子,Tony努力用上他最愜意的語氣,但又不想表現得太隨便搞到最後這句話聽上去彆扭極了,幸好Steve完全沒有察覺。

  「那麼下次Fury再用緊急等級七把我們騙去為了報紙上的頭版做形象維持訓話的時候,就換你上場了,鋼鐵人。」

  「抱歉,剛剛訊號有點不好,你說了啥?」

  Steve再一次哈哈笑了起來,用著那種過去Tony會大膽地妄想用視線在Natasha後腦上燒出一個洞的方式大笑著,因為天知道黑寡婦竟然有著逗超級士兵大笑這令全美國忌妒的才能。

  Tony放任自己享受那在耳邊流淌的爽朗笑聲,並且在心底警告自己讓JARVIS把這段通話裡Steve的笑聲剪輯起來是高中小女孩兒才會做的事,但他還是艱難地用牙齒咬住了外套領子讓他能騰出手在電話上輸入將錄音擋保存進私人伺服器中的指示。

  事情就在這時候出了錯,一聲爆炸巨響從隔壁大街傳來,即使隔著一排高樓大廈Tony也能清楚看見那迅速升起的濃濃煙霧,更不用說此起彼落的尖叫以及一支支啟動了錄影功能高高舉起起的手機。

  Tony不知道隔壁街發生了什麼事,但又連續兩聲巨響讓他知道大事不妙。即使不幹軍火生意了他仍是全球最頂尖的武器天才,他當然聽得出來炸彈爆炸與氣爆聲之間的不同。

  「Tony、」Steve沉穩的聲音中帶了點急促,並且透露著濃濃的否定,就好像他很清楚Tony會做什麼似地,「Tony。」

  Steve又說了一次,那個「NY」的尾音甚至還顫抖了下,但Tony在奔跑中決定那應該是他喘得太厲害造成的錯覺。

  「Tony,偵查模式,別與敵方發生接觸。」Tony可以聽到Steve吸了口氣,之後就完全切換進了美國隊長模式下達命令:「你沒有帶著公事包盔甲,JARVIS還要三小時才會全面上線——看在上帝的份上,遵守命令,鋼鐵人。」

  是啊是啊,他就偏偏要選定今天給JARVIS的代碼做一個全面檢修,本來應該昨晚就要完成,但是,哈囉啊紐約,超級惡棍們最愛的觀光地。

  Tony在無視紅綠燈穿過馬路引起一片喇叭嗡鳴時嗆出了一聲笑,同時感覺自己的肺就要在一吸一吐間炸裂,反應堆的重量總是在他全力奔跑時讓他感覺像是吞進了一把雷神之錘。在他因為不知不覺的憋氣而差點頭昏跌倒時,Tony才猛地爆出了一串撕心裂肺的咳嗽,幸好他在過馬路前就已經把手機從臉旁拿開了。

  紐約糟糕的空氣總會讓他想起那充斥著血腥與火藥味的山洞,鍛造鋼鐵時的鐵鏽味雖然不會比他嘴裡嚐到的更嗆辣,但呼吸久了總會感到難受。

  慢慢吐氣,Stark,慢慢吐氣。

  Yinsen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像是某種警鈴系統,在Obi拔出他的反應堆、在Vanko用那電鞭緊緊纏住他的頸子、在他從蟲洞墜落時,那聲音就會像糾纏不去的鬼魂那般在他腦海深處迴盪,提醒著他未了之事,也多虧了如此他總是能從死神的鐮刀下爬回來。

  再然後,他遇見了復仇者、他遇見了Steve——

  「Tony。」或許是因為沒有聽見Tony的答覆,Steve有些惱怒地低吼了起來,「回答我,鐵殼腦袋!」

  停下腳步的Tony看著眼前在濃煙與大火之間飛來盪去的紅藍身影,想用手背抹掉眼角擠出的淚水才發現自己扔了那件幾千塊的西裝外套但竟然還緊緊抓著長棍麵包,這讓他猛地又想爆出一串大笑,但現在真不是個好時機。

  「發現蜘蛛人了,喔,看上去今天的主菜好像是隻章魚。」瞇起眼,Tony在那堆飛來飛去的機械爪間看見了那頭彷彿海帶一樣的頭髮,讓他不以為然地噴了口氣:「老天,八爪博士絕對需要一個新的髮型師了。」


  「待在原地,鋼鐵人,」背景裡多了許多吶喊,Thor似乎正與Clint一起啷嚷著起司鍋,Natasha優美地爆出一串俄語,Tony相信那些應該是些連水手都會臉紅的髒話,Bruce太禮貌了不會咒罵,但他更有可能是在做腹式呼吸,因為諾頓秀在五分鐘後就要開始了而Bruce從來沒有錯過一集,至於Steve,即使在緊急的時候他應然能夠聽起來不慌不忙,「我——我們現在就過去與你會合,預計抵達時間五分鐘。」

  「我的英雄。」咧開一抹微笑,Tony一邊注意四周警力的分配一邊往仍需要幫忙疏散的區域快速走去,然後大約告知了目前的情況後就掛了電話。

  事實就是,他其實不太記得這場騷動最後是怎麼結束的了,因為Tony很確定自己在關鍵時候昏過去了。

  但公平點說,他確實成功滑壘救下了寵物店裡那窩出生不到一個月的狗崽們。

  很好,復仇者形象加一分。

  當寵物店的殘骸在他背後崩塌以及後腦的疼痛排山倒海地襲來時,Tony只能祈禱自己昏倒在這群還在嗷嗷叫個不停的小毛球之間的照片能上相點。

    ※

  Steve在衝出廚房時差點因為腳滑與從不知哪裡竄出來的Clint撞成一團。

  一邊低聲咒罵著一邊伸手扯住Clint的後領讓他不至於被一個超級士兵撞飛出去,Steve拋下一句急促的道歉後便維持一手高舉著手機對著另一邊沉聲警告一邊飛快地向電梯跑去。

  他總是會在這時候痛恨起復仇者大廈的寬敞,平時總是平穩快速的電梯現在也彷彿老牛拖車,直線上升的短短幾秒就宛如好幾個小時,Steve聽著自己的心跳在耳邊鼓譟,那一片模糊的混亂噪音與Tony奔跑的喘息近在耳邊,這使得身邊的空虛感更加明顯,讓Steve更能清楚地感覺到胸膛一陣抽痛。

  努力維持清晰的咬字,Steve深深地希望自己語氣中的顫抖不要太明顯,他努力穩住腳步迅速走進房中用著幾乎要把衣櫃門拽下來的力道將制服扯出來。

  「待在原地,鋼鐵人。」Steve一邊說一抓起靠在衣櫥裡的盾牌、同時用腳把倒在一邊的靴子踢出衣櫃。

  由於Steve進房後並沒有關上房門,導致外面的大吼大叫輕而易舉地傳了進來,當他聽見Thor在大聲抱怨熱起司之鍋的遠征之行被打斷的時候,Steve突然發現自己幾乎就要笑出來——那完全就像Tony會說的話,而一意識到他是多麼想念Tony就讓Steve感到更加焦慮。

  「我——我們現在就過去與你會合,預計抵達時間五分鐘。」

  他想用那種會被Tony戲稱為小女生尖叫的語氣叫Tony滾回大廈,但他知道Tony天殺的不會聽從命令,因為耶穌基督的媽媽啊,Tony從不聽他的命令。

  他們兩人早在磨合階段時,便已經就「脫去裝甲的Tony Stark能深入戰場的程度」做過不下十次摻雜了太多的威士忌與小學生等級的爭吵,甚至又繞回了剛見面那時「脫下了裝甲你算什麼」、以及「你的一切都來自於一個小瓶子」的循環中。

  到了最後,Steve已經疲於與Tony解釋安全的定義,而Tony也太醉而無法很好地跟Steve說明英雄的意義,神奇的是當事情真的發生時他們反而配合的很好,Steve不再會堅持Tony必須完全退出戰場,而Tony會依照Steve的指示盡量與警察、軍人更多時候是神盾特工待在一起。

  Tony的聰明才智確實幫助他們度過了許多難關,有時Steve甚至不敢想像要是少了Tony任務的結果會變成怎樣。他們現在要對付的敵人早已經不再是過去那單純的常人軍隊了,或許從紅骷髏開始就註定了瘋狂降臨。

  超出常規的科學家、各種意外獲得的超能力、接二連三現身的變種人、三不五時拜訪的外星人,這些有如科幻小說的內容都成了二十一世紀的詭異常態,而Tony就宛如這一場暴風的颱風眼,只要他在現場Steve就能感覺到穩定,那些因為身邊的一切與七十年前完全不同而感到的不安都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怎麼能不被Tony吸引?即使在最一開始那說不到三句就恨不得出去打一場的時期,Tony總是那個所有人中最能吸引他注意的存在。

  Steve可以毫無芥蒂地在Tony面前丟棄美國隊長的面具跟他吵架到連Fury都想朝他們屁股開槍,他可以讓Steve感覺自己不是唯一個好像迷失在這時代的怪人,唯一的差別就是Steve從過去到來但Tony卻是從未來而來。

  Steve Rogers墜機在北極海,七十年後,一個陌生人走了出來。

  這個連他自己都陌生的男人對這世界多了許多憤世嫉俗,懷念著過去的回憶有如暮靄老人。他的心是如此年老,靈魂卻如此年輕,在那科學怪人般的軀殼裡矛盾地撕扯尖叫。

  Tony讓他生氣、讓他難過、讓他開心,讓他感覺再一次活了過來——Tony看著他體內的那個陌生人並與之交談,這讓Steve怎麼能不愛上他?

  「我的英雄。」

  Tony聽起來好像在笑,即使另一邊傳來的尖叫與大吼聽上去是如此混亂,Tony急促的喘息仍然充滿了生命力。

  頓了下,Steve強吞下那幾乎要顫抖出聲的呼喊,在Tony掛斷電話的下一秒將手機用力甩到了床上。

  「Friday。」

  「是的,隊長。」一道與JARVIS同樣操著英國口音、卻帶有些許蘇格蘭腔調的女聲優雅響起,回應了Steve的呼換:「隊伍已準備完畢,他們正陸續往停機坪集合。需要我追蹤老闆的手機訊號嗎?」

  「拜託了,順便讓Clint先啟動噴射機。」

  「好的,隊長。」

  作為一個正在發展中的備用AI,Friday並沒有JARVIS那麼靈活的思考模組,但作為作戰輔助也已經夠用。Steve一邊換衣服一邊聽她報告目前收集到的現場資訊,在向已經抵達現場的神盾探員下達幾個指令後便抓起盾牌往外跑去,就在他要抵達電梯的時候電梯門剛巧無聲地滑了開來,Natasha站在裡面靠著牆,一副恰巧經過的模樣。

  愣了下,但Steve仍然沒有絲毫停頓地大步跨進了電梯。

  果然就在他轉過頭、電梯門關起來的瞬間,他便感覺到自己的後腦被大力抽了下。

  「Natasha!」

  「誰讓你一臉最喜歡的玩具不見了的表情。」聳聳肩,Natasha收回手調整了下手套,嘴角噙著一抹戲弄的淺笑意有所指地看著他:「你們真是對寶。」

  「我不明白妳的意思。」繃緊了臉,Steve決心不要踏進黑寡婦的任何語言陷阱裡。看在Thor父親的份上,她可是當時用幾滴眼淚就把Loki的計畫騙到手的女人,奧斯卡顯然欠了她一座該死的小金人。

  不戳破Steve彆腳的否認,Natasha像是哼歌一樣答道:「你跟Stark。」

  Steve輕哼了聲,看上去不以為意但那僵硬的肩膀線條卻徹底背叛了他。

  「我的工作讓我看過很多蠢事,你知道當中最蠢的是什麼嗎?」瞇起眼,Natasha在走出電梯時拍了拍Steve的手臂像是鼓勵。

  「你在最後,為了你明知道自己會後悔的事感到後悔。」

  這句話有如咒語般盤旋在Steve的腦海中,一直到戰鬥中、甚至是戰鬥結束後。

  然後Friday傳來了Tony受傷昏迷、被神盾探員緊急送回大廈的消息。

  Steve感覺自己彷彿在一次墜入海中,包圍在堅冰之下。

  當他們拖著疲憊的身軀走下噴射機時Hill已經等在那裡了,Steve不討厭這名堅強內斂並有能力可以成為神盾局副長的女性,但不可否認他不是很會應付她,政治始終不是他的強項,而有時Hill甚至比Fury還會玩。

  「隊長。」

  Steve點了點頭,接過她手上關於八爪博士的報告,同時用著比以往更快的步伐往電梯走去。

  Hill一邊迅速做著報告一邊用著別有深意的眼神望著他,但Steve此時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他的腦海裡只是一心尖叫著昏迷的Tony。他突然後悔自己剛剛沒有注意到Bruce在講什麼,但Steve只要一想到Tony受傷就忍不住那想變身成一頭發狂的火龍,大肆破壞、大肆咆哮。

  「關於蜘蛛人,Fury局長希望能招募他成為復仇者的一員。」在Steve踏入電梯時,Hill以這句話結束了報告。

  「我會再與Tony討論,那孩子看起來有點太年輕了。」

  眨眨眼看著緊閉的電梯門,Natasha望著Hill聳聳肩:「你有告訴他Stark其實只不過是不小心撞到牆的事嗎?」

  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Hill一邊想像Steve拉開房門會看見的畫面忍不住輕哼了聲:「恐怕隊長沒有給我太多時間。」

    ※

  Tony早就習慣了醒過來的時候聽見一長串的叨叨絮絮。

  因為往往壞人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要閉嘴,而他貼心的JARVIS則會在他醒來時配合氣象播報。無論怎麼說,Tony很高興這次是後者的狀況。

  「很高興看到您清醒,先生。」

  「你也是,J,」在柔軟的床鋪裡伸了個懶腰,Tony輕哼了聲:「身體檢查結果如何?」

  「健康完美,先生。」JARVIS用著輕快的與氣做著報告,「至於您,除了後腦腫了個包之外其餘並無大礙。」

  喔,對了。Tony痛苦地呻吟了聲。他想起來了,樓層倒塌時他丟臉地一個腳滑向後重重撞到了牆,這絕對會被Barton笑到明年去。

  Tony任由自己的思緒飄流,試圖在千絲萬縷中抓住什麼。

  起司鍋。爆炸。八爪博士。麵包。蜘蛛人。狗崽。Steve——

  操。

  「JARVIS,隊長在哪?」Tony一邊慌亂地詢問一邊掙扎地要下床,卻發現自己被成堆的棉被枕頭給團團困住,他在這時候才突然埋怨起自己的床到底要怎麼大尺寸幹嘛。

  「如果您願意冷靜下來,並把被單從您左小腿解下來我相信您很快就能脫困。」JARVIS的語氣中滿是不贊同,顯然對於Tony動來動去感到無奈,「Rogers隊長正在外面的小廚房,顯然我們的小客人口渴了。」

  Tony緩緩走到客廳才意識到JARVIS說的客人是什麼意思,那一堆在他的波希米亞羊毛地毯上撒野的小毛球實在很難忽視。

  在一隻小狗咬上地毯時Tony終於忍不住倒抽了口氣,但同時他也聽見了小廚房的方向傳來的聲響,這讓他決定不要再繼續看那塊地毯的慘狀了,並且也不要去想被Pepper知道她親自挑選的心愛地毯被小狗的口水蹂躪後自己會有什麼下場。

  他才剛醒呢!即使是Tony Stark也沒那麼自虐。

  Tony設計復仇者大廈時給每個人都設計了一層樓,每層樓都配有基本的臥室、盥洗室與客廳及廚房,雖然現在他們大部分都會一起在公共樓層開伙吃飯,但不代表各自小廚房裡會沒東西吃。

  Steve此刻正站在水槽前給一個大碗裝水,他雖然換上了整齊乾淨的襯衫與牛仔褲,但頭髮卻還亂糟糟的,看上去就像剛從戰場上走下來脫掉頭盔一樣。

  說真的,Tony實在不該為這畫面感到興奮。

  「我真心希望那不是給我的。」

  Steve差一點就要把碗給摔了,事實上他也這麼做了,最後那個碗沒有變成碎片全仰賴於超級士兵的超級反射神經。

  吹了聲讚賞的口哨,Tony看著Steve窘迫的表情勾起嘴角溜進廚房裡給自己用正常的杯子倒了杯水。

  一直到Tony喝光了第二杯並且讓JARVIS啟動咖啡機Steve都還沒說任何一句話,這讓Tony感到有些奇怪,通常這時候Steve早就讓JARVIS不要理會Tony的命令並且把咖啡機的電源鎖死了。

  「隊長?」半心半意地咬著玻璃杯邊緣,Tony靠在柚木的中島邊緣盯著那因為灑了整碗水必須重裝的男人的背影,疑惑地走上前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Steve?」

  Tony曾經這麼做過幾千次了,在一開始的時候Steve對任何從背後靠近的碰觸非常敏感,Clint第一次拍他的背的時候差點被他扯掉手指,Tony的手臂就沒那麼幸運了。

  在他能拆掉石膏之前的那段日子裡,Steve每次看到他的表情都像自己不小心踹飛了一隻小貓咪,雖然Tony堅稱他即使只剩一隻手仍然是酷炫到爆炸(事實上他的確是,那段日子裡他雖然無法對著工作室裡的鋼鐵與零件敲敲打打,但他的新發明設計產量可以說是歷年最高),Steve依舊是羞愧到像是隨時都要跳進海裡自己遊回北極海重新冰起來一樣。

  Tony真的不怪Steve,真的,他也曾經在睡夢中因為一個惡夢差點把Pepper的手弄斷過,重點是他能理解Steve的的反應過激,雖然他們那時感情差到了冰點但那個好好先生也不該真的這麼自責。

  仔細回想起來,他們似乎就是在那次的斷手意外後感情才逐漸好起來的,Tony看見了美國隊長不那麼完美的部份,看著他害怕、恐懼、孤單,那些屬於仍然是小個子的Steve Rogers會有的感情。

  那一刻就像偶像從雲端上掉下來與他沾了同樣的泥一樣,比起失望,他反而有種鬆了口氣的解脫感。

  感謝上帝他不是這裡唯一支離破碎的人。

  這想法實在有些惡毒,但Tony有時候看著那彷彿沒心沒肺的俄羅斯女間諜、曾被一個超級反派當猴子耍的弓箭手、有著嚴重情緒管理毛病的瘋狂科學家、失去了那想殺死自己的唯一弟弟並放棄了王位的外星神時,就覺得說不定正因為他們就是一團糟才會被聚集在一起。

  無論如何,至少現在他們都是可以一起在沙發上扭成一團只為了搶電視遙控器的好兄弟(Natasha如果有堅持的節目大家都會自動退讓,因為她是Natasha,即使他們是一群把超級英雄當職業的瘋子還是很愛惜生命的),這樣說起來他們應該是幹得不錯,Steve也會在時代廣場那些光怪陸離的巨大螢幕下放聲大笑了。

  無論如何,現在的Steve就像回到了過去那很容易被驚嚇到的模樣,他這次徹底失去那只大碗,所幸那碗是摔在水槽裡,那高度連條裂痕都撞不出來。幸運的碗。

  「抱歉,我不——」反射地迅速收回手,以為自己哪裡做錯的Tony忍不住渾身瑟縮了下:「我……我弄到你的傷口了嗎,Steve?」

  「不是的,Tony、天啊,我很抱歉。」Steve迅速轉過身抓住了Tony正收回去的手,用著不重但不容拒絕的力道牽在自己手掌中,對上Tony驚訝又有些畏懼的神情讓他只能靠在水槽邊沮喪地嘆了口氣。

  Tony不是個喜歡示弱的人,通常他總是嘴上不饒人,但與Steve相處的這幾年下來他早已經養成了在沒弄清楚狀況前先閉嘴的習慣。因為Steve不是那些煩死人的小報媒體或政府官員,他是Steve,那個完美無缺的超級士兵、美好地像老奶奶在每個星期日下午出爐的蘋果派的Steve,他值得最好的,即使Tony給不起起碼他可以嘗試。

  「停,」蹙起眉,Steve輕輕摩梭著Tony粗糙的手指,伸出空著的手在他腦袋前揮了揮,「你又開始了,想那些有的沒的。」

  「Tony Stark從不想些『有的沒的』,隊長,我腦袋裡的每個想法隨隨便便都值億萬美元。」露出一臉受冒犯的表情,Tony小心翼翼地勾起嘴角,但隨即似乎想起了什麼那小小的弧度就僵硬在嘴角,雙眼中透著尷尬又細微的恐懼。

  Steve認得那表情,那是Tony通常知道自己搞砸了但不知道自己到底搞砸了什麼的時候的表情,這讓他感到心碎,為了Tony竟然以為自己會為了他搞砸什麼事情而厭惡他。

  他會生氣,沒錯,Steve從不認為自己是個好脾氣的傢伙,要論好脾氣排名他還得排在Thor、Bruce甚至是Clint之後,但他永遠不會為一件令他生氣的事而厭惡起自己的朋友,永不,而Tony似乎不怎麼明白這點。

  「我不認為你的『我剛剛吃進的是螺帽還是放了五天的橄欖』的想法可以值個億萬美元。」揚起眉,Steve親暱地捏了捏Tony的手試圖讓他放鬆。

  「你知道,少了那個螺帽那個引擎的蓋子就鎖不上去了,所以那確實是個億萬美元的大問題。」盯著Steve輕輕搓揉自己的手,Tony小聲咕噥著,在聽見Steve發出一聲輕笑時才放鬆了一直緊繃著的肩。

  「你繼續這麼說吧,天才。」呼了口氣,Steve看著Tony頭上還纏著的繃帶,忍不住一陣心驚膽顫,Hill警告了他們有人拍到了Tony昏迷在現場的照片,明天的新聞恐怕會很精彩,但Steve更感到恐懼的是他聽到當時找到Tony的探員說當時滿地都是血跡,那照片恐怕不會多好看。

  「Steve?你到底怎麼了?」注意到Steve發白的臉色,Tony緩緩拉近了兩人的距離,走到超級士兵身前,雙眼仔細在他身上繞了一圈,「你真的沒受傷嗎?」

  Steve呼出了一聲破碎的笑,感到渾身在看見那圈繃帶時再次冷了起來,彷彿他再次墜入了北極海中:「你才是那個倒在地上流了滿地血的傢伙。」

  「嘿,腦袋上的傷口即使只是小小一道都會血流得跟瀑布一樣,我沒事的,JARVIS也說最多就腫了個包。」聳聳肩,Tony揚聲說道:「是不是啊,J?」

  「是的,那只是一道三公分長的小傷口,但在完全癒合前我還是建議您別劇烈搖晃您的頭部,以及維持充足的——」

  「謝謝你啊,J。」憤恨地打斷了電子管家的話,Tony看著Steve猛地顫抖了下不知在哭還是在笑,這更加讓他感到困惑,但他什麼都來不及說便感到自己被Steve握住的手再一次被緊緊捏了下。

  「重點不是流血,Tony,我無法忍受你受傷,我——」Seve抬起頭,看見Tony露出了被冒犯並且再度進入戒備狀態的神情,讓他瞬間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忍不住高聲叫道:「不、不不!我不是在說要你退出戰場的事,不是那樣,Tony,我需要你在戰場上,相信我。我只是……」嘆了口氣,Steve懊惱地抹了把臉,「這不該這麼困難的,該死。」

  Tony想為Steve咒罵的事說些笑話,但Steve認真的表情卻讓他一時間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只能愣愣地望進那對湛藍地猶如大海的雙眼之中。

  「我沒辦法——」蹙起眉,Steve吸了口氣,「發現你倒在地上、收到你昏迷的消息、看著你受傷然後……我就只是、無法忍受。」望進Tony那焦糖般溫暖的褐色眼瞳中,Steve看見自己的嘴角扯開了一抹顫抖的弧度,嗆出了一聲破碎的笑:「我一直以為這樣最好,因為Peggy、我曾經擁有過她,我們甚至約好了要去俱樂部跳舞,然後我就這麼在一覺醒來後失去了這一切、失去了她。」

  「嘿嘿,Steve,沒事的,」Tony抓住了Steve搖晃的肩,忍著嘴裡嚐到的苦澀安慰地說道:「Peggy阿姨沒有怪你。」

  「不是的,Tony,那很痛,在你曾經擁有過卻失去的時候,那足以將一個人的心給徹底撕裂。」Steve抽了下手指,沿著Tony的手腕緩緩向上摸去,沿著前臂的肌肉線條輕輕擦過,握住那骨節分明的手肘:「所以我退縮了,我告訴自己不要再經歷一遍了,並且說服自己這對所有人都好,因為這世界不需要一個心碎的美國隊長。」

  「Steve?」

  凝視著Tony微微顫抖的嘴唇,Steve忍不住吸了口氣,想著他是多麼瘋狂地想要這個。

  「但我錯了,那只是個藉口,我只是害怕自己再一次心碎,害怕疼痛。」瞇起眼,Steve使力將Tony拉近自己,在他踉蹌地與自己腳尖相抵,感受到Tony身上幅射過來的溫暖讓他忍不住一陣無可抑制的輕顫,「你知道Natasha今天跟我說了什麼嗎?」

  嗅著Steve身上的肥皂味,Tony退縮地想要向後拉開距離,但手臂被Steve緊抓著卻怎樣也退不開:「我不知道,但你真的不該聽她的。」

  Steve發出了一聲顫抖的輕笑,聽見背後的水槽在自己撐在邊緣的手掌下哀嚎了聲,「我真的應該,因為她說的沒錯,世界上最蠢的事就是為了自己明知會後悔的事後悔,然後你今天就為了一窩小狗撞破了頭。」

  挺起身,Steve往前靠近了想要後退的Tony,一直到兩人之間只剩下大約一個拳頭的距離,他數著Tony的睫毛,感受著他輕輕顫抖著的溫熱吐息是如何親吻上自己的鎖骨,嗅著他身上那夾雜著戰場上的危險煙硝與咖啡以及鋼鐵的味道,感受著Tony正完整無缺地在他身前。

  Steve看著Tony小心翼翼地抬起頭,他緩緩地一點一點拉近兩人的距離,一直到只要再向前一點就會吻上對方的嘴唇。

  「我明明知道我會為了自己不曾擁有過你而後悔。」Steve說,並感覺自己的胸膛中一陣撕扯的疼痛。

  那是彷彿連靈魂都會放聲哀嚎的痛,那是不只是美國隊長、就連Steve Roger也會一同碎裂的悔恨。

  他們除了交纏的手臂外幾乎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是貼在一起的,Steve猛地嗆出了一聲破碎的笑。

  「上帝啊,Tony、」那幾乎是氣音般的呢喃,但Tony卻聽得一清二楚:「你知道我愛你嗎?」

  頓了下,Tony望近那抹比天空大海還要完美的湛藍,感覺自己猛地渾身發熱,反應堆像是電流超載了般隨時都會將他有如鳳凰般自燃成灰。

  Yinsen的鬼魂又出現在他耳邊,提醒著他,而他總是會回來,彷彿浴火重生,回到Steve Rogers身邊。

  「老天,」Tony又驚恐又好笑地呢喃著:「我們兩個真是超級大白痴。」

  猛地向前消弭了兩人之間最後一點距離,Tony的手滑過Steve的頸子插進他凌亂不堪的頭髮裡將他用力拉近。Steve為此在他的唇上發出了誘人的呻吟,接著他就伸出了舌頭舔上Tony的牙齒。

  Tony不願意承認自己差點喘不過氣,所以他更加使出了渾身解數要讓Steve再一次發出那好聽的聲音,而Steve用著像是要把他吞下去的熱情作為回報。

  他們都不知道是誰先分開的,但最後他們兩人都只能氣喘吁吁地跌坐在地板上,然後因為沒有人願意放手的關係,Tony幾乎是彆扭地坐在Steve的雙腿間,兩隻腳只能直直地向外伸,並且艱難地一邊喘氣一邊仰起頭讓Steve能繼續吻著他的脖子。

  在耳邊的鼓譟逐漸平息,同時一陣火熱的情慾湧上之前,Tony感覺自己的腳被什麼東西狠狠踩了下。

  眨眨眼,他發現了自己與Steve不知什麼時候被一群小毛球給包圍了,小狗們在他們四周來回蹦跳撒嬌,並試圖往他們懷裡撞,打斷了Steve對他脖子的騷擾。

  視線在四周的小狗與滿臉又氣又惱的Seve之間來回,Tony輕哼了聲,對著滿臉通紅不耐的超級士兵戲弄地眨了眨眼。

  「你知道,這真的是一窩超級可愛的狗崽。」

  頓了下,看上去大概是從波滔的情慾裡清醒了些的Steve似乎也終於注意到了現在好笑的狀況,他忍不住吻了下Tony的唇:「你救了牠們,牠們會永遠感激你。」

  「嘿,你是在引用玩具總動員的台詞嗎?」

  瞇起眼發出了一連串Tony最喜歡的大笑,Steve抓緊了Tony,任由他們被一群嗷嗷叫個不停的小毛球包圍,好笑地看著其中一隻小狗把他的褲角當磨牙棒咬,聽著Tony的喘息心滿意足地呼了口氣:「我的英雄。」

  嗯哼了聲,Tony不懷好意地摩蹭了下Steve的褲檔,決定要為英雄應得的獎勵抱持無比熱情的期待。



-END


NOTE:

Tony生日快樂啊啊啊啊啊!!!!!

遲到了原諒我,送你個Steve(跪

刻意讓他們兩人一人一句我的英雄,感覺超萌

還有慶祝小蜘蛛回歸順便讓小蜘蛛出場一下

盾鐵真的好可愛啦嗚嗚嗚嗚嗚嗚

希望能寫更多!!!!!!!!!


Steve Rogers墜機在北極海,七十年後,一個陌生人走了出來。

出自AoU,最後兩人在訓練營外深情凝視時Steve跟Tony說的話

我很喜歡這句


你救了牠們,牠們會永遠感激你。

玩具總動員的原台詞是你救了我們,我們會永遠感激你,也就是這篇的標題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