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淹沒了星球

管理人:labbri
超蝙,盾鐵,亨本,哈蛋
※版權所有※

[Kingsman][Harry/Eggsy無差]On Air


  「已經五分鐘了。」

  眨眨眼,Eggsy舔了下自己乾燥的嘴唇,掙扎地把臉埋進枕頭裡呻吟了聲。

  「你答應過的,年輕人。」那把好聽的嗓音孜孜不倦地穿過被單模糊地傳來,認真與嚴肅之間夾雜著隱隱笑意:「『再五分鐘』,而現在時間到了。」

  「對一個總是遲到的人來說,你有點太過計較時間的準確性了。」嘆了口氣,Eggsy努力踢開纏在自己身上的床單,忍著後背肌肉痠疼的抗議在床邊坐起。

  「亞瑟上次在跟我抱怨這壞習慣的傳承。」這話雖然聽上去雖然像是在說教,但Eggsy足夠了解他其中的嘲弄:「顯然他不太滿意。」

  「他對很多事都不滿意。」翻了個白眼,Eggsy從床底下撈出一隻拖鞋,另一隻不知被JB咬去哪裡了,他最後只好放棄地直接光著雙腳走進浴室梳洗:「讓他有意見到我耳邊說。」

  小聲的輕笑在耳邊溜過,Eggsy敲了敲耳機讓那聲音在耳邊放大,他從以前就很喜歡Harry的笑聲,這是他一直以來最滿意的部份。

  Eggsy快速沖了個澡,同時透過耳機與另一邊的聲音確認今天的行程。

  首先是把他們困在總部整整三天了的高文總算是渡過了難關,Eggsy昨天半夜幾乎是被蘭斯洛特給踢上專車的,他從來就都不敢小看這個女孩兒,但說真的,與一群男騎士相處了幾年後Roxy是越來越暴力了。

  無論如何,高文總算是在不傷害任何古蹟的情況下從伊斯坦堡殺出了重圍,Eggsy發誓亞瑟絕對是擔憂Kingsman賠到破產,畢竟上次的泰姬瑪哈陵事件已經讓會計部的桂妮薇兒差點把財務損失清單連同打火機手榴彈一起扔到餐廳桌上去。

  接著就是一連串新裝備的測試,他一直很喜歡這個工作,這可是可以光明正大地破壞測試房而不需要為任何請款單負責的美妙時刻。

  「你還記得那個EMP袖扣嗎,Harry?」提起水壺把熱水注入茶壺中,Eggsy忍不住咯咯笑著:「我們不小心癱瘓了半個大宅的電子設備,亞瑟差點用資料板敲破我的頭。」

  「我對此印象深刻,」輕鬆愉悅的嗓音帶著一點點不贊同,但最後仍然是無奈地輕呼了口氣:「尤其是在我醒來時發現你一臉泫然欲泣的表情。」

  「嘿,那完全是亞瑟的錯好嗎?你那時狀況還沒完全調整好,他不該要求你亂來的。」癟了下嘴,Eggsy給自己做了個完美的三明治與水波蛋,調好的荷蘭醬的香氣更是讓他愉悅地勾起了嘴角。

  「那不是一個對自己上司大吼大叫的好藉口。」Harry認真地說,優雅的牛津腔把說教弄得像一場女王國慶演講,「而且凱當時確實需要幫忙,我們不能丟他一個毫無後援地上戰場。」

  「我沒有對他大吼大叫,我是在他耳邊抱怨。」聳聳肩,Eggsy按著抽痛的太陽穴嘆了口氣:「而且凱是在拉斯維加斯出任務,那所謂的『戰場』是一場拍賣會。」

  「你顯然沒去過拍賣會,男孩。」

  「抱歉啊,南倫敦來的窮小子,不懂你們這些高貴的舉牌運動。」

  Harry又笑了,聽上去一如茶匙敲上骨瓷茶杯那般清亮,Eggsy也忍不住咧開嘴。

  上帝他真是愛死這個聲音了。

  一邊往門口走去一邊把最後幾口三明治塞進嘴裡,Eggsy俐落地穿上牛津鞋抓起門邊的黑傘後便踏出了家門,坐上停在街口的計程車。

  裁縫店看上去已經開門一陣子了,Eggsy覺得自己大概一輩子都不會懂這間店的開關門時間。

  「亞瑟在餐廳等您,先生。」

  老裁縫對著他露出一抹介在關心與憂愁之間的微笑,Eggsy眨眨眼,嘟噥地道了聲謝後便從一旁的樓梯走了上去。

  「有點禮貌,Eggsy。」Harry在他耳機裡責備地低聲說道。

  「我只是受不了他用那種眼神看我,好像我是個連衣服都穿不好的小孩。」呼了口氣,Eggsy拉拉自己的西裝衣襬,確定自己沒有哪裡出錯才會得到老裁縫那種關愛的眼神。

  「他對誰都是那種表情,把它當作對後輩的關心,禮貌地接受就好。」輕哼了聲,Harry上揚的語調裡透露了些許的懷念。

  「所以我才覺得可怕啊。」挑起眉,Eggsy輕快地走過轉角向餐廳大門走去,「我是說,他好像一直都是那樣,他到底有沒有繼續變老啊?」

  「我很確定他是個普通人類,Eggsy。」

  「別那麼肯定,Harry,這裡可是英國呢。」笑了聲,Eggsy聽著Harry不以為然的輕哼咧開了嘴:「我趕打賭Kingsman大宅裡有一群家庭小精靈。」

  「你就繼續這麼相信吧,Eggsy。」隱隱的笑意讓Harry聽上去心情很好,這讓Eggsy鬆了口氣,昨天他因為不想回家與Roxy在大宅前作負隅頑抗時Harry在他耳裡明顯是氣個半死:「現在,你該敲門了,亞瑟跟高文的視訊會議結束了。」

  在敲門過後不到幾秒便得到了一聲請進,Eggsy開門走進去後便立刻對上了亞瑟銳利到彷彿要把他千刀萬剮的視線,那光亮完美的頭型驚人地給了他足夠把最兇狠的莫斯哥幫派嚇到尿褲子的氣勢。

  「你遲到了。」濃濃的蘇格蘭腔夾雜著明顯的不滿,讓Eggsy忍不住想起他過去曾經一手操控鍵盤一手握著一把機關槍跟他一起操翻整座雪山基地的事。

  耳機裡傳來一聲早跟你說過的輕笑,Eggsy忍不住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我真心不希望遲到的壞習慣會由那個名字繼承下去。」亞瑟狠狠瞪了Eggsy一眼,在他捧著不斷閃著藍光的虛擬平板走到鏡子螢幕前時更是像隻要撲上去咬斷他喉嚨的獅子。

  「你也早安,亞瑟。」勾起嘴角,面對頂頭上司的威脅Eggsy悠閒自在地開啟了鏡子中的顯示器,一條發著光的金褐細線浮出螢幕,虛擬投影在鏡子前方,而鏡子則彈出了各個騎士的任務資料:「眼鏡,請。」

  亞瑟擺擺手,半框眼鏡穩穩地架在他鼻頭上:「早安,哈利。」

  「早安,亞瑟,」那條虛擬聲頻隨著話語傾吐開始波動,婉轉優雅的牛津腔就像是有人真的在那裡說話一般:「要開始了嗎,梅林?」

  嗯哼了聲,Eggsy Unwin瞇起眼聽著那總是包圍著自己、熟悉又懷念的嗓音露出一抹微笑。

  「Yes,Harry。」



    



    



    

 
    ※ 


  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

  Eggsy按著抽痛的胃部猛烈地咳嗽,不太清楚是因為剛剛灌的一大口威士忌還是因為那個壞掉的貝果,一邊用力在鍵盤上敲下最後幾個代碼。

  電話答錄機持續傳來各種驚人的怒罵,Roxy聽上去像是要踩爆離他最近的人的跨下,而梅林——亞瑟。Eggsy提醒自己,他在好久以前就是亞瑟了,現在的梅林是他。想起這個讓他忍不住又笑了,但跑出嘴裡的卻是一串乾嘔——亞瑟聽起來要用打火機手榴彈對付他了。

  一邊笑一邊咳,Eggsy用著顫抖的手指狠狠敲下了確認鍵,一連串的大量代碼像是水流那般沖過電腦,遵照指示編織架構出最後的成品。

  「你這渾球,技術部不敢開車衝破你實驗室大門的唯一理由是因為他們怕傷害裡面的超級電腦主機會弄壞那個AI的程式碼。」梅林——亞瑟在答錄機裡罵道:「自作聰明的臭小子。」

  聽到這裡Eggsy忍不住癱倒在地上咯咯笑了出來。

  因為Harry說的對,Eggsy一直都很聰明。

  「我操他媽的不管你在裡面搞什麼黑暗實驗,但別在今天給我來亂。」亞瑟低沉的聲音像是炸彈,Eggsy猛地在一片廢紙與亂七八糟的電線與食物殘渣裡掙扎地想要爬去拔了那條電話線,但最後他只是像個被翻了過來的烏龜一樣在一堆空酒瓶裡原地翻滾:「一小時,給我從那天殺的地獄裡爬出來。」

  Eggsy爆出了一串笑,他頭痛地扔出手邊的一個空罐子,撐起身看著螢幕上的執行進度。

  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

  螢幕在最後運行完畢後整個暗了下去,Eggsy在屏住呼吸幾秒後忍不住爆出一串咒罵。

  然後有時候——有時候等待就只是需要眨個眼的時間。

  「Eggsy。」

  他因為那從揚聲器裡傳來的呼喚嗆了下,吐了一口酸臭的唾液反射地扯開乾澀的喉嚨:「你是誰?」

  「那個保你出來的人。」

  琥珀色的音頻線就像是男人的眼睛顏色,在黑暗裡閃閃發光。

  「這不是個答案。」

  優雅的輕笑就像微風一樣掃過整個房間的悶熱,Eggsy感到頭暈目眩。

  「喔,Eggsy。」聲音說道:「你這小傻瓜。」

  哈哈笑了起來,Eggsy撐著顫抖的膝蓋站起身,眨了眨眼:「我是你的小傻瓜。」

  「是的,你是。」

  輕輕的嘆息,那聲音聽上去就跟男人生病前毫無兩樣,而事實上男人生病時的嗓音也一直都很優雅完美。

  Eggsy總忍不住想起他會一邊撫摸他的頭髮一邊跟他聊天,一直到Eggsy忍不住睡意靠在病床邊陷入沉睡,而男人會一直講一直講,任由眼鏡錄像將一切毫無保留地留下。

  「現在,你該換上那套特別為你訂做的西裝了。」

  迷人的牛津腔將「為你」兩個字講得讓人忍不住心頭一顫,Eggsy抽了口氣舔過嘴邊鹹澀的液體。

  「今天是葬禮,看在我的份上,別執行遲到的壞習慣。」

  「你是混蛋。」Eggsy痛苦地咳著,然後從衣櫃裡拿出那套一直都掛著的完美黑西裝:「而我他媽的愛你,Harry Hart。」

  輕笑著,那聲音充滿了認同與讚賞,還有許許多多的愛。

  就像Eggsy一直熟悉的那個男人一模一樣。

  「永遠。」

  Harry Hart在嚥下最後一口氣前對著他淚流不止的男孩這麼說道,而男孩當時完全不懂這句話的意思。

  現在這句話似乎就是讓Eggsy Unwin的世界維持運轉的唯一真理。

  「永遠,Eggsy。」



 

-END

 
 

NOTE:


我認真覺得這篇不虐,只是有著會想吐血的心揪(淦

雖然字數不多但我覺得背景基本上都交代完畢了

如果覺得這篇寫得有點混的話你沒看錯,這只是個短時間練筆作(欸

有時我會來個限時練筆可是總感覺一直都沒什麼進步,虐(ry


電影裡一直說蛋蛋很聰明所以我相信他真的很聰明!!!!!

擔任梅林後被強迫開始學習機械工程妥妥的啦!!!!

而且他第一次搶過梅林的資料板就用得很上手了耶XDDDDD

有任何感想歡迎喔!!!!


總地來說這篇可以說是我對Colin叔的聲音的迷戀之作(警察就是這個女人

那聲音真是太犯規了(艸


-凱(Key)

圓桌騎士之一

-舉牌運動

拍賣會上每人手上都會有個號碼牌,要競標的話就舉一下

也有的就只是單純舉手而已


如果真心還是不懂背景在講什麼可以看下面的劇情簡介






總之Harry在教堂事件後活下來了,他們就談起了戀愛然後順便拯救個世界

Harry還是加拉哈德,梅林接了亞瑟的位置

而Eggsy因為沒通過騎士選拔所以接的是梅林的位置,只是這技術官有點愛跑外勤

很多年後Harry生了病,在去世前他錄了一大堆影像與錄音留給Eggsy

而Eggsy則把那些錄音與影像檔編入了他們技術部一直在研究的AI程式中

最後製作出了「哈利」,因為Eggsy很開心所以也就沒人講什麼了

就這樣 :D


评论(7)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