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淹沒了星球

管理人:labbri
超蝙,盾鐵,亨本,哈蛋
※版權所有※

[Kingsman][Harry/Eggsy]Firewall

Pairing: Harry/Eggsy

Rating: PG-13

Additional Tags: 存活設定

Summary: 抬起頭看向Harry,Eggsy忍不住湊過去親了下他的臉頰,像是嘆息一般開口:「不像人生。」

Notes: 沒頭沒尾沒內涵的短篇,單純為了一己之欲爆個人品

Disclaimer: They only belongs to Kingsman & each other.


============


  點點音符在琴弓毫不間斷的摩擦下串連成絲滑悠揚的旋律,音符如珍珠般紛紛從弦上跳出,彈跳震動著四周的空氣,婉轉悅耳的樂音在室內如漣漪般向四周幅射開來,隨著那隱隱蘊含著的活力與激情在每一次的轉身與呼吸間燃燒。

   寬大的手掌緊密但禮貌地貼在後腰上方一點的地方,恰巧在背脊開始向內傾斜凹陷的位置,毫不踰矩地穩穩撐扶著,但手心中那滾燙的溫度卻是再高級的襯衫布料都抵擋不住。

   天藍色襯衫上的整齊摺痕因為手臂彎曲與推擠的動作而凹折扭曲,迅速堆擠在一起後的下一秒又緩緩舒展開,那散著佛手柑香氣的熱度隨著貼近的胸膛沿著兩人緊貼半邊肩膀與胸腹流過,滲入布料之下的肌膚中,在血液裡緩緩沸騰。

   前進的腳步準確且穩重地踩在每個節拍上,領導著後退的步伐危險但輕盈的點踏,兩人輕巧又靈活地在地毯上滑過,光裸的腳掌摩蹭著那片柔軟的絨毛,隨著從對方身上燃燒而來的滾燙在心底激起一陣輕搔難耐的癢意。

   那溫度是如此灼熱,如同火焰般燃燒在心中那道隱形的硬牆,向上蔓延。

     ※


   就與一般的小孩一樣,Eggsy喜歡看電視。

   記憶裡已經模糊了的爸爸總喜歡摟著Michelle窩在沙發上,小小的Eggsy會蹦跳著撲到兩人中間,然後被男人一邊大笑一邊抱到沙發上。

   他們會一起看電他爸爸最喜歡的那部電影,男人總喜歡在女主角開始唱起一首關於整夜跳舞的歌曲時從沙發上跳下來,伸手拉起Michelle在電視前面隨著Eliza輕盈的腳步一同搖擺轉圈。

   踩著凌亂的節拍一前一後的踏步,Michelle在每一個轉圈都咯咯笑得厲害,悅耳清亮的笑聲彷彿從電視中溜出來的音符般隨著Eliza雀躍的歌聲一起在牆壁間彈跳,男人最喜歡的是在把妻子拉回來的那一刻,Michelle整個人會緊緊撞進他懷裡,彼此緊貼著彷彿永遠不分開。

   而當他們紛紛因為打結的雙腳而跌回沙發時,Eggsy就會像隻小狗一樣不安份地動來動去、扭著腰晃著屁股直到整個人趴到男人的大腿上看電視。

   Michelle會因為這樣對眼睛不好而呵斥他,但Eggsy知道爸爸總會寵著他讓他多躺幾分鐘。

   男人寬厚的手掌會嬉鬧地蓋住他的臉上,一片黑暗中,Eggsy可以聞到男人手上的肥皂味道,那個牌子的肥皂總是摻雜過多的香精,洗澡時要是搓太多就會像整個人掉進一池塘的便宜香水裡一樣,那股化學香氣到總是強烈到讓Eggsy想打噴嚏。

   壓在臉上的重量感覺非常實在,沉沉的重量給了Eggsy一股難以名狀的安全感,因為怕丟臉而從沒提過的是,Eggsy每次躺下睡覺時都感覺自己總有一天會隨著外面的雨水一起沖走,而那股重量就像一塊恰到好處的船錨,讓他固定在這溫暖舒適的家裡。

   Eggsy可以聽到男人的輕笑,以及與妻子輕聲交換著的細碎愛語,像是音符一樣散落在四周,演奏出一首和諧美好的旋律哄他入眠。

  三個人的溫度與一張小小的沙發,那是Eggsy曾經堅不可摧的世界。

   然後在一個接近聖誕節的夜晚,在他每晚都盼著爸爸從外面回來再一起擠沙發看電視時,一個身形高挑的男人拜訪了他們家。

   那個男人不是瘦身成功的聖誕老人,他甚至帶來了一個壞消息——即使Eggsy一直到一個月後才逐漸理解死亡的真正意思——但他仍然給了Eggsy一件禮物。

   那代表他是個乖孩子,對吧?

   所以Eggsy在Michelle痛哭著把桌上所有東西往牆上扔的時候,只是捏著那枚金色勳章窩在房間角落回想起那個穿西裝的男人的一切。

   首先是手指,當然了。

   男人的手非常炙熱,當時Eggsy幾乎是燙得立刻縮回了手,但那溫度直到現在仍舊清晰。

   這枚勳章在那個男人的手指間看起來是多麼小巧,Eggsy握著它卻像是握著一顆拔了安全栓的手榴彈,隨時會與外面的尖叫一起在這小小的房中爆炸,將Eggsy捲進屋外冰冷澈骨的大雨中。

   那天之後Eggsy學會了與他人說謊自己的媽媽一直很好,避免兒福機構將他們拆散。

   Dean的拳頭往他頭上敲的時候,Eggsy只是反射地扭過頭縮起身,把從領口滑出來的勳章包裹在懷中,任由那毫不留情的重擊一下又一下地撞在肩背上。

   這個家即使多了香菸與啤酒的臭氣,仍然無法遮掩住肥皂太過香膩的味道,而Eggsy腦海中跑出來的是從那在自己肩膀上輕捏的力道,以及從那嶄新整齊的袖口飄來的輕雅淡香,年紀還小的他分辨不出來那是什麼味道,只覺得那就像是樹木或香草那般單純質樸,與總是害他打噴嚏的化學香精截然不同。

   護住頭部與胃部是第一要點,Eggsy在那一陣打之後自己明白了這一點,他將那些瘀青與菸蒂燙傷蓋在衣服底下,然後在每一次拳頭落下的疼痛中慢慢學會不再哭泣,而他不服輸的明亮雙眼總是讓Dean感到不舒服而打得更凶。

   退出體操隊的那一天,他在兩個好友一搭一唱的糊弄幫助下讓黑王子酒吧的酒保相信他們已經成年了。第一次嚐到黑麥啤酒的味道嗆得他一邊咳嗽一邊流淚,但同時卻又與同樣狼狽的好哥們笑到肚子發疼。

   那天他們窩在香菸與酒精組成的國度裡渡過了整個夜晚,Eggsy可以感受到那吊在頸子上的重量,扯著他後頸一片滾燙,但他最後仍在一片模糊的意識裡忘記了那句他媽的怪異的鞋子咒語。

   反正他天殺的又不是什麼蠢到掉了鞋的仙杜瑞拉,管他什麼球鞋皮鞋玻璃鞋。 

   而男人的臉早已與酒精一起在他腦海中蒸發成一片模糊的夢。

   Michelle啜泣著要他放棄陸戰隊受訓的時候,Eggsy只想把那片冰冷的金屬戳進在那棉花已經坍塌的沙發裡哈哈大笑的Dean喉嚨裡。

   Eggsy有時候會好奇是不是把自己的雙腳砍斷了就可以脫離父親的死亡留下的枷鎖。

   那無形的鎖鏈冰冷無情地纏繞著Michelle的心,銬在他的雙腳上,好像無論他做什麼、試圖改變什麼,他最後總是會被拉扯回這早已殘破不堪的家。

   可Eggsy不應該是個乖孩子嗎?

   他總該值得一件他媽的比那句很抱歉我無法透露妳丈夫為什麼死去的通知與一小片金屬更好一些的玩意兒。

   而現實就是一坨狗屎,那麼他又何必繼續當個好孩子。

   他開始打架鬧事、喝酒抽菸,尋求偷竊追逐時的刺激、把扒手的技巧練得跟變魔術一樣,整天在街上遊手好閒不想再試圖對這世界做出什麼反抗。

   只是偶爾、非常偶爾,當他因為臉頰上的疼痛躺倒散著垃圾臭味的小巷中、或是屋子裡吸飽了菸捲味的小床上、或是拘留所裡冷硬的金屬床板上時,他會在隨著雨水漂流離去的恐懼裡把玩起那如同項圈般掛在他頸子上的勳章。

   只有在那短短的幾秒內,Eggsy會允許自己變回那又小又脆弱的孩子,沉進那個散著木質香味與殘留在皮膚上繚繞不去的暖意中。

   然後再次將那期望著聖誕老人的孩子壓回他心裡那道沉重高牆之後,繼續用強硬的糟糕態度面對這操蛋的世界。

     ※


   不可否認,Harry一如許多紳士那般喜歡看書。

   他喜歡那厚實的重量與翻動書頁時發出劃破空氣的聲響,淡淡的油墨味從字裡行間徐徐散開,與文字一同在空氣裡發酵成更濃醇誘人的味道。

   但他也喜歡看電影,例如麻雀變鳳凰、又比如霹靂煞,看在女王的份上,他看的甚至比本該身為電視兒童的Eggsy還要多。

   而今天加拉哈德沒有任務,亞瑟手上的工作也告了一段落,讓Eggsy與Harry可以在家裡享受一個悠閒的夜晚,所以他們決定看電影。感謝世界和平。

   「你為什麼看過窈窕淑女卻沒看過麻雀變鳳凰?」轉著酒杯,嗅著隨著琥珀色酒意旋轉而散出煙燻嗆鼻卻醇厚的酒香,Harry倚著沙發扶手挑起眉看向身邊認真挑選DVD的青年。

   「那是我爸最愛的片子,他甚至喜歡花錢跟鄰居借錄影機把它錄了下來,所以我小時候總是一天到晚都在看。」揚起嘴角,Eggsy仔細翻看每一部電影的簡介隨口答道,在意識到身邊不知何時安靜下來的時候才猛地轉過頭,對上了Harry帶著疼愛與憂傷的雙眼。

   他想告訴Harry別胡思亂想他沒別的意思,但聲音卻隨著一口氣哽在了喉嚨,最後他只能在窒息前將那一團麻亂全吞了下去,不知為何感覺像是吞進了一大把碎玻璃。

   Harry望著那曾經很小很柔軟的孩子不知何時已經長的這麼大,大到能夠穿上一身現代盔甲在世界各地忙碌穿梭、拯救生命,堅強勇敢地面對外面一切的危險,甚至從壞蛋們手中救下了世界不只一次。

   伸出原本擱在腿上的手,Harry好笑又愉悅地看著他的男孩雖然疑惑但仍然立刻回應了他,那微涼的掌心緊密地貼了上來。緩緩收攏手指,交錯的指節蹭過彼此因為手槍與各種小道具的緣故而逐漸磨出的粗繭,Harry發現自己無法停止去想這原本柔軟滑嫩的小手是如何變得乾燥粗糙,直到現在被他輕巧地勾在手指間。

   閉著眼低下頭,Harry輕易地嗅出了Eggsy指甲間還染著手槍保養油劑的刺鼻味及與他相同沐浴乳香氣的味道,也可以想像這青年現在是如何一副茫然無措卻又羞窘的模樣,那對明亮的藍綠色眼睛一定又會不自覺地眨了又眨。

   那眼神在無辜與挑逗間拿捏得恰到好處,帶著惡作劇的調皮光彩總是讓人口乾舌燥,對於Eggsy的這個小毛病Harry是又愛又恨。

   輕輕將雙唇與呼吸全印在那因為前幾天的任務中痛揍了對方一頓而還破著皮的指關節上,Harry在黑暗中聽著Eggsy不穩的氣息勾起嘴角。

   「Harry。」

   那是一聲抱怨但也是撒嬌,在Dean走進他的生活後被迫快速長大的孩子早就捨棄了撒嬌,他把自己武裝在最堅硬的厚殼中,沒有人知道那底下的Eggsy早就再多次的碰撞打擊中逐漸支離破碎。

   Harry花了很常的時間才終於讓Eggsy學會在他面前放鬆,雖然這孩子個性看似開朗但言行舉止都充滿了防備,更不用說加入Kingsman後生活的圈子與過去完全不同,面對不了解的環境他就像是個剛搬了新家的狗狗一樣處處防範,只要有人越界他就會張牙舞抓地反抗,死守著心裡的那片荒蕪城牆。

   在Harry有意無意的引導下青年還是小心翼翼地像是害怕自己隨時都會出錯,但最後依然會下意識故作鎮定地對他咧嘴微笑,那全然信任的模樣讓Harry感到一陣暖意與心碎,Eggsy心底的那道牆就無時無刻在提醒著Harry這一切都是因為他的一個小失誤造成的。

   他有時候會想像如果沒有那顆手榴彈現在會是怎樣的情況。Lee或許會成為蘭斯洛特,他會穿著那伊身體面又帥氣的西裝回到家裡,Michelle的眼淚中充滿了喜悅,小小的Eggsy可以得到更多更美好的聖誕禮物。他依然會看著Eggsy長大,因為Lee從來都沒有停止炫耀過自己的老婆與孩子,那些放到自己眼前的照片會從小學到國中在到高中然後是體操隊與奧運金牌也說不定如果。在那個可能的未來裡Eggsy就只是Eggsy,而Harry仍然是那個坐在危險空座上的加拉哈德。那孩子會開心愉快地長大成人、娶妻生子、或是跟男朋友一起領養一隻貓,他會開開心心地渡過一個沒有Harry Hart的人生。

   可Eggsy一直都是Harry的奇蹟,他的表現比Harry預期得更好,他甚至在被Kingsman踢出去的幾個小時後救了整個自相殘殺的世界。

   對於早就忘了不殺人是什麼感覺的Harry來說,他甚至無法完全明白Eggsy的信任與愛是如何拯救了他,在那片麻木不堪的心底他也只能心碎這麼多了。

   Eggsy看著Harry毫無預警地站起身,對他翻找DVD的舉動感到好奇:「Harry?」

   「梅林告訴我,你最近在學習社交舞了。」將找到的DVD放進光碟機,Harry轉過頭看見沙發上的Eggsy愁容滿面的樣子忍不住勾起一抹微笑:「是啊,我就想應該是這回事。」

   「別笑!我覺得我要是再繼續踩到Roxy的腳,她總有一天會跟著華爾滋的三節拍往我身上開槍。」沮喪地哀嚎了聲,Eggsy皺著臉腦怒地瞪著眼前微笑的男人:「怎樣?」

   沒有回答,Harry只是朝著沙發上的青年伸出手,在男孩毫不猶豫地交出自己時緊緊握住那微涼的手,將他一把拉起。

   Harry摟著他站在沙發與電視間,然後按下了搖控器的播放鍵,原本定格著的Al Pacino立刻動了起來,他睜著眨也不眨的雙眼與牽住他的手的美麗女子一起緩緩走向餐廳裡的舞池。

   「喔,不不不。」搖著頭,Eggsy咧開嘴大笑著:「你瘋了,Harry!」

   「許多人都這麼對我說,但結果都還不錯。」意有所指地挑起眉,Harry牽起Eggsy的右手擺到兩人身邊,在他耳邊低聲說道:「別擔心犯錯,Eggsy。探戈裡沒有對錯,你只要繼續跳下去就行了。」

   輕哼了聲,Eggsy嗅著Harry身上的香味,任由那味道細細密密地將自己輕柔包裹。

   一瞬間他又想起了那在菸酒味中突兀的肥皂香氣,如雨點般狠狠落在身上的力道往往震得他頭昏眼花,一下下抽痛的瘀青讓他晚上睡不著覺,而拘留所的冷硬床板也從沒好到哪裡去。

   可是Harry來了,追著那Eggsy都快忘掉的鞋子找到了他。

   Eggsy沒有說過的是,當他看著Harry Hart以在警局外的那面牆上時,他總感覺自己的心底一陣灼熱,彷彿有什麼就要破裂開來。

   抬起頭看向Harry,Eggsy忍不住湊過去親了下他的臉頰,像是嘆息一般開口:「不像人生。」

   Harry凝視著年輕人明亮精神的藍綠色雙眼,勾起一抹帶著一點點感傷與感激的微笑。

   「不像人生。」

     ※


   點點音符在琴弓毫不間斷的摩擦下串連成絲滑悠揚的旋律,音符如珍珠般紛紛從弦上跳出,彈跳震動著四周的空氣,婉轉悅耳的樂音在室內如漣漪般向四周幅射開來,隨著那隱隱蘊含著的活力與激情在每一次的轉身與呼吸間燃燒。

   Harry將手貼在Eggsy後腰上方的位置,感覺著那底下逐漸束起的可愛凹陷。一件薄薄的襯衫可以讓他清楚感覺到青年偏低的體溫,這讓他忍不住將自己的手更往他背上貼密了點。

   他讓Eggsy的左手搭上自己的肩膀,看著他的手臂隨著彎曲的動作隆起一道美麗的肌肉線條,並隨著他們左右兩邊搖擺的時候在放鬆與緊繃間不停切換著。緊貼的半邊身子讓Harry可以穩穩摟住Eggsy整個人,在青年忍不住倒抽了口氣時忍不住露出一抹淺笑。

   往前踩踏了幾步後在小提琴的一個滑音中轉了個圈,微微向後傾身,Eggsy順從地倒在他懷裡,發出了愉悅響亮的笑聲。摩擦著腳底下的地毯他們又轉了幾個圈,然後一個拔高的音裡Harry像前放倒了Eggsy的背,緊接著又在下一個音符響起時將他迅速拉回,讓Eggsy貼進自己懷裡。

   男孩的體溫開始逐漸升高,透過襯衫傳入手心中直達心底,留下曖昧的餘溫。

   Eggsy在鋼琴幾個重重的點音後被Harry向後拋了出去,一瞬間的冷意在他笑著貼回Harry懷裡時消失無蹤,Harry就像一團火焰那般明亮炙燙,無時無刻不在吸引著Eggsy的目光。

   隨著小提琴的一個長音向後仰倒,Eggsy感覺到Harry撐在自己背上的力道是那麼溫柔與堅定,一如他在很小很小的時候感覺到肩膀上的輕抓。

   緊緊貼在那滾燙的胸膛上伸長了交握的手,Eggsy踩著穩穩的步伐跟Harry一起轉過一圈又一圈,接著在最後一圈時隨著抽高的樂音Harry拉高了兩人的手,一個扭轉的手勢與原本搭在背上的手的輕推讓Eggsy下意識地隨著引導旋轉了出去。

   離開了後背的手順著兩人之間加大的距離搭上了Eggsy的手肘,發燙的指尖蹭過了前臂後握住了纏上來的手指,同一時間Harry鬆開了原本與Eggsy交握的左手,讓青年整個人向外旋轉開來。

   一陣響亮的笑聲裡,Eggsy在Harry右手的輕拉下迅速回到了Harry懷裡,幾乎是撞到了他的胸膛上,迅速回覆了原本的姿勢後剛好踩著下一個音符一起踏出了腳步。

   Eggay揚起頭貼著Harry低頭的側臉,聽著他伴著彼此的舞步一下一下的呼吸,那使他愉悅的佛手柑香味就纏繞在自己身上,那源源不絕地傳來的滾燙溫度讓他忍不住發出一聲低吟。

   在幾個強勢的音符中Eggsy隨著Harry下壓的身子滑開了左腳,蹭著柔軟的地毯從Harry雙腳中間向前滑去,肩膀也貼著Harry的胸膛一路向下蹭過,直到他的視線降到Harry的腰腹上才被一股強而有力的拉扯重新直起身子。

   小小的火花順著交纏的手指蔓燒,Eggsy大笑著讓Harry在原地旋轉他,在幾乎頭暈的狀態下又重新拉回了那堅定的胸膛上。

   瞇起透著隱隱笑意的雙眼,Harry摟著Eggsy又往前跳了幾步,隨著鋼琴的重音又一次將他推出去,在將他拉回來時讓他轉過一圈背對著自己貼進懷裡。Eggsy的手在自己身前交叉,分別一左一右與Harry鬆鬆地握在一起,隨著每一步向前那陣陣的暖意就這樣一路蔓延到心底。

   一個旋身後Harry帶著兩人一起轉圈跳完了最後幾步,在小提琴最後一個綿長的滑音拉出與鋼琴輕柔的敲擊傾斜了自己的身子,Eggsy順勢抬起左腳勾上了那切進自己雙腳間的大腿任由Harry撐住重心全放倒在他身上的自己。

   兩人在最後的餘音裡幾乎全身糾纏在了一起,親密地交換著濕熱的輕喘。

   Eggsy咯咯笑著讓男人吻上自己的眼睛,在鼻尖的啄咬有些刺痛卻又熱得發癢,他終於忍耐不住在彼此拉扯著氣喘吁吁地跌回沙發上時,不甘示弱地在那總喜歡逗弄自己的男人頸邊咬了一口。

     ※


   窩在沙發上看著Frank邀請女子跳舞,他又想起了那張擠著三個人、乘載著Eggsy全世界的重量的小小沙發。

   男人與他的妻子在Eggsy眼前像是音樂盒裡的娃娃一樣不斷搖擺轉圈,所有的溫暖與愛都隨著那悠揚活潑的樂音溫柔地包裹著自己。

   而Eggsy現在躺在Harry的大腿上,感受著溫熱的修長手指在自己髮間輕柔穿梭,睜開眼望著男人低頭凝視著自己的琥珀色雙眼,彷彿看到一束火焰在其中熊熊燃燒,心底忍不住一陣劇烈的顫慄,有什麼徹底破碎的聲音在他耳邊清晰地使人泫然欲泣。

   「待在這裡,Eggsy。」

   輕輕的重量像羽毛一般壓在額上,Harry沉著優雅的低喃就像小提琴一樣在耳畔響起。

   Eggsy終於知道無論躺在哪裡,他都永遠不需要再因為害怕會隨著冰冷的雨水漂走而拼命回憶那個早已模糊不清聖誕老人。

   在一聲聲我愛你的低喃中,Eggsy終於撐起身輕輕吻上了Harry的唇,任由灼熱的火焰從舌尖開始將全部的他連同四周散落一地的碎片一同,在那令人眷戀的溫暖中燃燒殆盡。



-END





NOTE:

之後他們就在床上滾了一整夜

因為實在太想寫跳探戈所以就人品爆發了一回
天啊我要休息一陣子了(ryyyyy

底下片源都是你水管來著,看不到記得爬牆

探戈最主要的靈感就是來自文中提到的艾爾帕西諾主演的女人香(Scent of a Woman)

裡面Frank邀請萍水相逢的美女以著名的探戈舞曲一步之遙為選曲的跳舞片段謂為經典 
附帶一提,克里斯歐唐納在裡面真是粉嫩好吃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2zTd_YwTvo

Harry說的探戈裡沒有對錯也是出自女人香裡

艾爾帕西諾邀請一起跳舞的女性因為跳得不好怕自己跳錯所以原本是拒絕的,艾爾帕西諾就對她說 "No mistake in the Tango, not like life."(探戈不像人生一樣會出錯)

 
因為畢竟是Harry在跳舞,所以寫的時候理所當然也有參考Easy Virtue(愛,隨心所欲)裡Colin叔與潔西卡貝兒跳探戈的片段啦wwww
真心是好喜歡那一段啊QQQQQ
Colin叔根本就是感動貼心到是人都想嫁!!!強力推薦看這段啊!!!柯叔跳探戈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iaTVCCR45w 
原本是打算就用Esay Virtue那首當舞曲,但那首總覺得被跳得有點淒美,而且樂曲的編排給我一種比較文雅與靜靜的曖昧的感覺,在我心裡Eggsy還是適合比較有活力與露骨性感的一步之遙XDD
然後有個天才將一步之遙套進了Easy Virtue裡,有些節奏意外的還挺到點的XDDD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cxv7i02lXc 
 
關於整夜跳舞的那首歌是窈窕淑女中女主角Eliza唱的一首曲子I Could Have Danced All Nigh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bebD653agE 
 
Eggsy的爸爸叫Lee,當時在電影院看到最後跑演員列表的時候我還想說那是誰 
因為上面標註是照出場順序列的我還想了很久誰那麼早出現又只有一個名字Lee啊!!!!!!!!! 
結果過了過了很長一陣子才想通原來是蛋拔(ry
 
仔細想想這哈叔與蛋蛋都活得不容易啊(對不起都是我腦洞的錯 
能得到彼此真得太好了QQQQQQQQQQQQQQQQQ
 
 

评论(1)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