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淹沒了星球

管理人:labbri
超蝙,盾鐵,亨本,哈蛋
※版權所有※

[阿波罗/午夜战士]Kiss Me on Those God Damn Ballons -未完

  這是灣家CWT38的無料,基本上就是來賣安利der
  上次賣了超蝙效果還不錯,這次來賣賣波羅午夜,沒有賣完不回家啦!!!!!

  開玩笑der,媽媽請開門讓女兒進去_(:3」∠)_



  封面整個簡單粗暴但我很愛,總之只是本無料就別太追求了,重點是內容!
  沒看過這部作品也沒關係,我在無料裡放上了簡易介紹,對,我就是個賣安利不遺餘力的小棉襖 >UO+

  希望試閱能挑起大家的好奇與興趣wwww

  歡迎會來CWT38的大家來找我拿喔!我這次在B1的V06!!

  之後會將全文釋出。


============


  當午夜把那些壓縮氦氣灌入氣球時,總會免不了想起他與阿波羅偷偷帶Jenny溜去遊樂園玩的時候。他老覺得回憶過去是女孩們才會做的事(還有阿波羅,他總喜歡在午夜耳邊碎碎念些以「你還記得」為開頭的事),可這時候他似乎也只有靠回憶才能在這爛透了的世界末日撐下去。

  他會想起Jenny,當她還是個可愛又麻煩的小不點時,會對她那顆小腦袋瓜裡擁有的前幾代的記憶問個不停。看在上帝的份上,午夜發誓他這輩子的所有耐性全都在那幾年裡透支了。Jenny曾說那種感覺就像一個幾百多歲的靈魂困在八歲小孩的身體裡,她有時不太能控制自己兩種年齡衝突的思維,即使擁有地球歷史幾百年來所有的智慧與記憶,卻也會為一個藏在衣櫃裡的假想怪物哭鬧個半天。

  在又一次關於那天殺衣櫃的惡夢後,阿波羅覺得有必要讓Jenny去地球散散心,畢竟他們的工作也從來就不是什麼適合拿出來當睡前故事的玩意兒,所以趁著Jack與雨燕去巴基斯坦處理從喜馬拉雅山暴走下來的雪怪、醫生與工程師進行母艦的例行檢驗時,阿波羅與午夜帶著女兒溜到了科羅拉多的一個小鎮偷閒。

  那是個嘉年華的移動遊樂場,誇張的巨大看板與閃爍不停的霓虹燈泡,化妝滑稽的小丑與踩高翹的表演者手中抓著大把大把的氣球與各式糖果餅乾,此起彼落的驚聲尖叫從雲霄飛車的方向傳來,而等待搭乘摩天輪的隊伍更是蜿蜒綿長,熱鬧愉快的氛圍充斥著整個嘉年華會場,Jenny從剪票口開始就在阿波羅的肩膀上開心得咯咯笑個不停。

    ※

  「我太累了,我辦不到。」阿波羅喃喃低語著,夾雜著破碎的啜泣。他做不到,無論是要他飛起來或是離開午夜都足以將他由裡到外硬生生撕裂開來。

  「你可以,親愛的。用力憋口氣,然後一鼓作氣衝破大氣層,太陽會接手接下來的事。」午夜扶起阿波羅低垂不起的腦袋,那頭燦銀髮絲彷彿是這世界末日的昏暗中僅剩的最後一點光亮,從午夜粗糙的手指間糾纏而下。

  「我愛你。」午夜抵著阿波羅的前額,輕聲說道,好像再大聲一點這殘破不堪的星球就要被震垮,他纏繞著燦爛銀白的指尖正隨著阿波羅逐漸緩慢的呼吸越來越抖:「我愛你,我有說過嗎?我他媽的這麼愛你,Andrew Pulaski。」

  「Lucas──」下意識地深吸了口氣,那充斥著腐爛臭味與微量毒素的空氣讓阿波羅忍不住嗆咳著,手指深陷進午夜的肩膀中,用力到顫抖發疼:「我……」

    ※

  煙火接二連三地在漆黑的空中炸開,昭告著半夜十二點到了。

  紅色與藍色交錯,緊接著是銀色與綠色,星星及太陽後是一個巨大的笑臉,一圈又一圈的金色紫色向外盛開,整片夜空一時間在各色火光中閃爍不停,就連月亮也為之失色。

  Jenny興奮地尖叫著,雙手忍不住舉起來跟著持續施放的煙火拼命揮舞,各種造型的錫箔氣球跟著向上飄來晃去,與滿天的煙火相映成趣。

  阿波羅看著午夜皺起鼻子躲過一個太陽造型的氣球,忍不住笑了出來。

  「笑什麼?」白了對方一眼,午夜惱怒地哼了聲,揮了下手讓綁在左手腕上的月亮氣球從阿波羅面前掃過:「別以為你夠火辣就能躲過嘲笑我的復仇。」

  「想都不敢想,早就知道你很小氣了。」聳聳肩,阿波羅舉起雙手擺出宇宙通用的投降手勢,牽動了在他右手腕上寫著「I LOVE YOU」的愛心氣球飄了飄,輕輕撞上了午夜的腦袋。

  挑起眉,午夜輕哼了聲,伸出食指勾住綁住氣球的塑膠緞帶扯到自己面前。

  褐色的眼在煙火下閃爍著琥珀般的金色光芒,午夜看著阿波羅,在他的注視下緩慢地在那個酒紅色的愛心上輕輕印下一吻。

    ※

  他是太陽神,他的每一個明天、每一剎那都有光亮作陪。
  但他無比想念那之下的一切。

    ※

  他無時無刻都想鬆開手中的氣球,想見阿波羅想到指尖發顫,這比過去曾經的世界第一高峰還要高的母艦頂端總有一天會讓他即使有氧氣瓶也再也換不了氣。
  「我多麼希望你在這裡。」



-all in 《Kiss Me on Those God Damn Ballons》



评论(4)

热度(26)

  1. 暗夜紫荆糖果淹沒了星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