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淹沒了星球

管理人:labbri
超蝙,盾鐵,亨本,哈蛋
※版權所有※

[DC][SB]For The Man Who Has Everything

Pairing: Superman/Batman(Clark Kent/Bruce Wayne)
Rating: PG
Disclaimer: They only belongs to DC & each other.
Summary: 曾經有那麼一刻,Kal-El擁有他所夢想的一切。
Notes: JL動畫S03E02同名集數延伸,沒看過or忘記的沒關係我來稍微簡介一下。Diana與蝙蝠俠帶著生日禮物去找超人,卻看見他被名為黑色恩惠(Black Mercy)的花朵寄生,入侵精神。原來這是Mongul的計謀,他不希望超人來礙他事。黑色恩惠會給寄生對象看見他最想看見的,超人在夢裡生活在沒有毀滅的氪星上,搬到鄉下過著有妻子小孩幸福美滿的田莊生活。在蝙蝠俠全心全意的呼喚下夢境裡的超人也終於察覺不對勁,最後他放任氪星再一次爆炸才得以清醒。黑色恩惠在從超人身上彈開時纏上了蝙蝠俠,讓他看見了自己的父親當時躲過子彈並狠揍Joe Chill,但最後Joe Chill依舊抓到機會開了槍,一切回歸原樣,蝙蝠俠清醒。


  「我看見了光。」

  Bruce翻閱報表的手指停頓了下,灰藍雙眼從那堆複雜的數字上移開,輕巧地落在那個懸浮在床前的男子上。紅色披風因為從窗戶吹進的夜風一下一下地擦過床緣,發出海浪般的沙沙聲響。

  「嗯哼。」低哼了聲,Bruce又重新將視線放回了那些宛如機密代碼的數字上。

  此刻的他毫無疑問地是蝙蝠俠。

  即使那奢華到會讓多數人害怕的床墊旁的古董夜燈正盡忠職守地發揮它的功能,但Bruce總有辦法本能地找到陰影的庇護,而此刻他正藏身在堆疊於床頭櫃上的書本以及床柱的遮擋下形成的暗色慈悲之中。

  「我看見了光,」超人停止了模仿地球人呼吸的舉動,他屏著氣,彷彿害怕他的嘆息會吹垮眼前的一切:「在氪星……在那一切結束的瞬間。」

  這下Bruce連頭都懶得抬了,僅僅只有嘴角勾起了個熟悉的諷刺弧度,讓超人在Brcue開口前就忍不住瑟縮了下。

  「那是氪星爆炸的光,除此之外什麼也不是。」Bruce殘忍地道破超人一直想避開的話題,上揚的嘴角看上去既狠戾又無情,是一個標準的蝙蝠俠微笑。

  一陣寂靜中,Bruce注意到了床前的影子變化,那一聲聲海浪般的拍打也在不知不覺間消失了。

  超人離去了。


    ※


  這是個糟糕透頂的生日。

  指揮機器人清理被破壞的武器庫以及動植物園,Clark站在Jor-El與Lara的雕塑前,奔騰的思緒免不了回到那個夢中,與他年邁的父親以及美麗溫柔的妻兒一起生活。

  那個「氪星」是他所想要的一切的混合體。

  那活潑聰明妻子是Lana與Lois的綜合,鬼靈精怪的兒子是他面對Lois時無數次冒出來的想像,甚至就連Krypto都像他小時候在Kent農場的穀倉裡偷偷藏起來養的小狗。

  而氪星則是基於他從資料水晶中的圖片畫面與瞭望塔擁有的科技儀器構築出來的,他住的地方是坎薩斯及孤獨堡壘的混合,Clark甚至無法確定真實的氪星究竟是不是這個樣子,彷彿他生活與認知的一切都成了大雜燴。

  可是每一個細節都如此真實,他甚至能聞到煎餅的香味,風吹過田地颳起的麥稈味,城市中交通工具揚起的熱浪與吵雜的噪音,Jor-El眼尾隨著他說話與微笑而揚起的皺紋,可愛兒子溫暖的體溫以及爽朗愉悅的笑聲,與那幾乎撕裂他心臟的滾燙淚水。

  那是個夢,但卻也是他曾擁有的一切。

  「主人。」七號捧著一個花盆來到Clark身後,那上面的粉色玫瑰在機器人的精心照顧下恢復了生氣,看上去嬌豔欲滴:「這株植物是否要移植於植物園中?」

  眨眨眼,Clark看著那朵與家鄉同名的新品種玫瑰,想起了Diana悲傷又溫柔的笑,下意識地屏住了氣息,靜默了幾秒後,Clark才又呼出了他本不需要的空氣:「電腦,植物園的修復完成了嗎?」

  「已完成87%,Kal-El。但植物園目前沒有專為地球植物開闢的區域,我不建議將那株玫瑰移植於植物園中。」堡壘的AI回覆道,同時半空中拉出了植物園設計圖的虛擬投影,「請問需要規畫一塊地球區嗎?」

  「就這樣吧。」無聲地嘆了口氣,Clark從七號手中拿過那個盆栽,「在改建好之前,玫瑰就先放在我房間裡。」

  「明白。」電腦回答,同時將原本因為入侵而封鎖的通往休息區域的走廊開啟了:「我針測到你的體力數值低於40,建議你現在立刻回臥室休息。」

  「我把這些碎石處理掉就去休息。」本來為雕塑一部分的石塊仍然孩孤伶伶地躺在原來的地方,Clark不想讓機器人來處理雕像的修復,因此他剛剛繞了整個地球三、四圈,好不容易挖出了一些近似原來材質、可以作為修復建材的岩石,而現在這個紀念廳仍然與剛被破壞時一樣凌亂。

  其實原來Diana與Bruce都有提議要留下來幫他收拾,但Clark只是笑了笑讓他們回去休息。畢竟這一場戰鬥他們也累得夠嗆,Diana至少斷了一根肋骨,而依照Bruce拖著腳的情況來看他應該是扭傷了腳筋,Clark雖然疲累但身體沒有任何傷害,而他還有一群機器人可以使喚。

  但或許Clark只是不想在Bruce與Diana面前流淚,而他那時候真的非常不確定自己會不會突然哭出來。無論如何,身為正義聯盟的主席,那實在太不恰當了,就算他們是他好友也一樣。

  夢境就像團棉絮一樣堵在胸口,甜蜜地另人無法思考,時間在那時候好像慢了下來,所有的感官被放到最大,只要家人的一點點笑聲就能讓他感到無比幸福,一點點的失望就會讓他痛苦不堪。

  而清醒時,胸膛留下的只有一個Clark親手撕裂開來的甜蜜空洞,一下一下的刺痛盤據在超人堅不可摧的心臟上繚繞不去。

  「Kal-El。」

  「什麼事?」電腦的呼喚讓Clark回過了神,他這時才發現自己不知怎地把剛剛搬起的石塊給捏成了粉末,最後只能無奈地把雙手拍乾淨、讓堡壘的空調系統處理那些細粉。

  「Wayne先生的禮物該如何處理?」

  愣了下,Clark忍不住深吸了口氣,不小心把還沒處理掉的碎石粉末給吸了進去,嗆得他忍不住咳嗽。

  「什……咳咳!——什麼禮物?」飆高的尾音充滿了訝異,Clark咻的一聲迅速閃現到十號面前,只見機器人冰冷的金屬手指間正捏著一封沾滿碎石粉塵的信封。

  Bruce Wayne不是沒送過禮物,但他真心誠意送出去的禮物卻很少,更不用說他當時可是以蝙蝠俠的身分來送禮的。

  用微微顫抖的手接過那皺巴巴的信封,Clark打開封條的動作輕巧地好像怕自己一不小心把整個信封都扯碎了。

  裡面整齊地裝著一小疊的紙。

  說準確點,是一小疊小鎮農夫市集折價券。


    ※


  「你知道。」因為刺眼的太陽瞇起眼,Bruce調整了下自己頭上的鴨舌帽,惱怒地瞪著身邊的大塊頭,「我還有很多比跟你一起來逛農夫市集還重要的事要做。」

  「別這麼說嘛,Bruce。」露出了靦腆又尷尬的笑容,Clark到現在也仍然不相信自己竟然真的因為一時腦熱,膽敢在天剛亮時就衝去Wayne莊園把剛巡邏完正準備往床上摔的蝙蝠俠直接打包帶走:「我想跟你一起分享你送我的禮物啊。」

  「這就是重點不是嗎?那是我送你的禮物,跟我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蹙起眉,Bruce不悅地說道,同時不著痕跡地往Clark的方向挪近了一步,讓他壯碩的身軀為自己遮擋大半的陽光。

  這晴朗的早晨對總是在黑暗中活動的蝙蝠俠來說實在太明亮了,沒有高樓大廈的遮擋讓這坎薩斯的小鎮更是超越大都會抵達了一個全新的境界、幾乎可以說是刺眼,Bruce甚至懷疑自己有可能會就這樣融化在滾燙的空氣中。

  「既然是送我的禮物,那麼我想邀請誰跟我一起分享也是我的事啊。」與蝙蝠俠相處久了,多少也學會了些伶牙俐嘴的反駁。Clark理直氣壯地嘟噥著,同時從口袋裡拿出一副太陽眼鏡就要往Bruce臉上戴。

  「你休想用那毫無品位的東西汙辱我的臉!」靈巧地閃過Clark的大手,Bruce像是隻發怒的黑貓那樣對著對方手指間的墨鏡齜牙裂嘴,那老土的方框讓Bruce忍不住懷疑超人是不是對方形有什麼詭異的執著。

  「我知道你不是沒用過地攤貨,Bruce,你只是想跟我作對。」翻了個白眼,Clark握住Bruce架在自己眼前阻擋他犯進的手,用著輕柔但仍不容拒絕的堅定力道拉了開來:「來嘛,我知道你的眼睛很不舒服。」

  惱怒地瞪著那魁梧卻羞澀的混蛋,Bruce用一聲低哼明瞭且徹底地表達了他的不滿後才閉起眼,讓Clark將那在他手裡簡直脆弱得可笑的老土墨鏡掛到耳朵上。

  Clark吞了口口水,凝視著Bruce在他面前表現出的全然信任,忍不住感到一股沿著背脊由下往上輕搔的莫名顫慄。Bruce從來不會在他人面前表現得如此毫無防備,無論是他真的贏得了蝙蝠俠的信任或只是因為對那糟糕透頂的生日的同情,Bruce現在的表現就是給了Clark Kent開了綠燈。彷彿在告訴不管他想做什麼都行,那種掌握了蝙蝠俠的錯覺讓Clark感到頭暈目眩。

  「你的品味糟透了,小鎮男孩。」輕笑了聲,Bruce調整了下掛到自己鼻梁上的墨鏡,對於瞬間下降許多的亮度打從心底感到感激,當然他不會對Clark表現出來,他給這藍大個的甜頭已經夠多了。

  即使是一大清早,農夫市集依舊熱鬧無比,每個攤位都充滿了人氣,那些蔬果農產品看上去也都好吃極了。無論如何,Clark還是先幫好像隨時隨地都要昏睡過去的Wayne少爺買了一大杯咖啡,並且添加了快要三分之一Diken家出產的鮮奶,謙卑恭敬地遞到Bruce鼻尖前。

  「我要黑咖啡。」抽著鼻子嗅了嗅,Bruce皺起臉地哼了聲,用著責備的語氣說道。

  「等等吃了早餐再買,Alfred特別叮囑過不要讓你空腹喝黑咖啡。」

  整個地球恐怕也只有Alfred即使遠在幾百公里之外的高譚市仍能管得動Wayne大少爺,Bruce即使不滿仍然接受了那杯可以說是已經成了咖啡歐蕾的飲料,啜了一小口後猛地瞪大了眼。

  「很好喝吧。」Clark得意地笑了聲,同時小心翼翼地閃過一個裝了各式水果的拖車:「小鎮的農夫市集是最棒的!」

  「『超人的最愛,唯一的選擇!』他們真該把這當成標語將產品銷售到全國去。」戲弄地眨眨眼,Bruce輕輕咬著紙杯杯緣露出一抹微笑。或許是因為陽光的關係,嘴角勾起的弧度在充足並且閃耀的光線下少了平時的銳利,顯得柔和了許多。

  Clark突然覺得胸膛一陣緊揪,他很少看見蝙蝠俠這樣平和的微笑,更不用說是對自己的,那就像是他在面對那虛幻氪星的紅色太陽那樣渾身溫暖又舒暢,直到現在那陣暖意仍然攀爬在Clark胸膛上的空洞邊緣,讓他既疼痛又眷戀。

  注意到了身邊的人瞬間低落的情緒,Bruce不禁蹙起眉。

  其實不用多想也能知道是怎麼回事,黑色恩惠造成的傷害不是那麼容易治癒的,即使自認為心靈封鎖的高手,Bruce對於那會探索你內心最真實的渴望的能力依舊感到畏懼,這也是他一直沒有將稻草人的威脅等級降到低於小丑的緣故。

  「Clark!」

  一聲兩人都很熟悉的驚訝呼喚從前方傳來,Clark抬起頭,笑嘻嘻地拉著Bruce快步來到蔬果攤前。

  「嗨,媽。」

  Martha Kent戴著草帽,一手抓著胡蘿蔔一手端著一顆大紅番茄,笑著看向自己突然出現的寶貝兒子:「回來怎麼沒提早跟我們說一聲?你爸還要載幾箱玉米過來呢。」

  「我去幫忙……」

  「不用啦,你平時這麼忙,就讓你爸做點事吧,不然他就要在沙發上變成馬鈴薯了。」

  「這不用花我多少……」

  就在這時一陣喇叭聲響起,母子兩人回頭看才發現原來是Jonathan開著卡車過來了。Clark奮力揮手打著招呼邊向前走去,準備上前幫Jonathan卸貨。

  「我來吧。」Bruce用手制止了Clark的動作,一邊挽起袖子:「你留在這裡幫你母親。」

  Clark驚訝地看著Bruce向著自己的父親走去,兩人禮貌地打了個招呼後便開始合力將卡車後的玉米搬下來,最讓Clark驚訝的是Bruce看上去不像是第一次幹這些粗活。

  不能責怪他的訝異,聯盟裡的體力活多半都是他、綠燈與Diana完成,與一群擁有特異能力的夥伴們相處久了的結果就是Clark也忘了蝙蝠俠不只有光用頭腦來打敗敵人,他在高譚的偵查與臥底行動更是讓他做過各式各樣的工作,只是搬個東西當然應該是得心應手。

  「是Bruce帶你回來的嗎?他真是個貼心的孩子。」將一些蔬果切成小塊,Martha熟練地照著自己的配方將小塊依比例放入果汁機中,打出一杯杯冰涼的蔬果汁,絲毫沒發現自己的話給兒子帶來了多大的震驚。

  「你跟爸……呃、認識Bruce?」

  「當然啦,你們組成正義聯盟後沒多久Bruce就來打招呼了。他認為即使你是戰無不勝的超人,還是需要跟我們報備以示負責。」瞥了眼目瞪口呆的Clark,Martha忍不住笑著用沾上番茄汁的手指捏了捏對方的臉頰,「你看看你,非得要正義聯盟上了新聞才跟我們聯絡。」

  「呃、是啊,Bruce是我們聯盟的贊助者,他很大方——」Clark混亂地隨口回應道,顯然對於Bruce早就認識自己的家人這件事感到有些接受困難。

  Kent夫婦對Clark Kent來說不是什麼需要隱藏的秘密,但對於超人來說卻是需要絕對保密與保護的存在,而Bruce早就在他不知不覺的時候入侵到了他的秘密之中,或許Bruce確實是以朋友身份來打招呼,但Clark了解Bruce,這控制狂多半是為了超人的弱點而來。

  他當然對此有些惱怒,但那就是Bruce,超人自己當時也很孩子氣地用了透視揭穿了他的真面目,或許可以說是扯平了。

  「Bruce不只是贊助者那麼簡單吧?」眨眨眼,Martha咯咯笑了起來,「誰知道呢,那個嚇人的蝙蝠俠底下竟然是這麼個帥小夥。」

  「媽——?」Clark不是故意尖叫的,但聽見自己的母親把蝙蝠俠的天大秘密像是蘋果派配方那樣容易地說出來,總讓他有種十足的不真實感。

  「唉呀,別叫那麼大聲,這是秘密不是嗎?」拍了拍兒子壯碩的手臂,Martha聳了聳肩。

  「你們是什麼、怎麼——」

  「什麼時候知道的?」熟練地做著簡易的燻雞三明治,Martha輕嘆了口氣:「在你被洗腦的那段時間。Bruce親自來跟我們解釋了你的情況,為了使我們信服並安心,他親自告訴了我們他的真實身份。」

  將三明治包好,Martha對著各扛了一箱玉米向這裡走來的Jonathan與Bruce開心地揮了揮手。

  瞇起眼,Clark看向那彷彿正一步步從陽光裡走出來優雅人影,胸口的空洞又開始隱隱作痛,當所有一切結束的瞬間的亮光,再一次佔據了他全部的視線。


    ※


  站在穀倉的屋頂上,蝙蝠俠凝視這一望無際的麥田,衛星掃描確認目前方圓五十公里內沒有任何威脅的回報在耳機中響起,他仍然沒有錯過從底下爬上來的窸窣聲。

  「來欣賞風景?」

  「相信我,這風景我看了快三十年都沒變過。」

  Clark Kent小心翼翼地爬上木板屋頂,用著有些危險的平衡慢吞吞地來到站得直挺挺的蝙蝠俠身邊,鬆了一口氣似地蹲在一旁。

  這畫面可與平時相反,以往超人才是那個抬頭挺胸的那個人,而習慣蹲下身以摺疊體積、同時將自己半掩於一旁陰影中的人則是蝙蝠俠。但此刻,在這沒有一絲大樓燈光的鄉村裡,蝙蝠俠即使就直挺挺地站在那裡也很難辨別出他的輪廓,就連Clark剛剛要找他都費了一番功夫。

  「要回去了?」直接忽略隊方身上那套蝙蝠裝到底從哪來的疑問,Clark用指甲摳著底下的木板,顯得有些侷促,他看上去就像是有一肚子的話想說卻不知怎麼開始。

  他想要說說那些他夢想的、他可以擁有的、他曾經擁有的與他自己放棄的那一切,可是Clark知道無論他說什麼都沒有異議,因為那些都不曾是真的,無論它們有多麼真實。

  蝙蝠俠在那充滿麥桿味的夜風中冷哼了聲,好像Clark的氪星腦袋裡在想什麼他都知道,只是不屑於回應。

  「謝謝你,關於我父母的事。」呼了口氣,Clark停下了破壞木板的舉動,帶著傻兮兮的笑容面對那陰影中的黑色怪物。

  「相信我,那可不是為了你。」

  「我知道,但就是——謝謝。」

  今天一整天都過的很愉快,Clark不否認這一點,他甚至有些驚訝Bruce願意參加農夫市集慣例的蠢透了的扛麥桿大賽,當然為了低調他們最後理所當然輸了比賽,而Bruce就這樣大大方方地倒在一堆散開來的麥桿上,不管頭髮上是不是沾滿了麥穗毫無顧忌地放聲大笑。

  那就像是想要宣洩什麼,用盡全力的大笑,取代了原本就要傾洩而出的淚水,吸了滿滿一口麥穗的乾草味填滿了胸膛,直到下一次呼吸時留下隱隱作痛的空洞。

  「我看見父親躲開了子彈,狠狠修理了Joe Chill一頓。」

  Clark花了快三分鐘才意識過來Bruce是在與他說黑色慈悲的幻境,他轉過頭看著那融入昏暗中的黑暗騎士,看著他在黑暗中閃閃發光的銳利爪尖,像是要撕破眼前的現實。

  「但後來我父母還是死了,不是因為我想清醒過來,而是因為那就是我所想的。」

  愣了下,Clark猛地渾身僵硬。

  「你不懂嗎?Clark。」蝙蝠俠低吼著,粗糙的嗓音像把鋸子般狠狠擦過Clark的耳膜:「你覺得那個夢很殘忍嗎?沒錯,它是很殘忍,因為它奪去並且否認了你現在擁有的一切、那些造就你成為了你的一切!」

  「長大點,小鎮男孩,看看這裡!這個小鎮、這個你生長的地方!」蝙蝠俠伸出了右手,抓住了不知何時出現在他身側的繩索,蝙蝠戰機的引擎嗡鳴即使低於人類所能聽見的頻率但對超人來說依舊清晰可辨,在一望無際的麥田裡像是野獸低吼。

  而在那震規律的噪音中,更清楚的是那晚如惡夢般的嗓音。

  「睜大眼睛看清楚,超人。在那個夢裡,你究竟看見了什麼?」


    ※


  一個蘋果派突然出現在鼻尖前。

  挑起眉,Bruce抬起頭看著那剛剛從落地窗衝出去又衝回來的超人。

  「我媽媽自豪的獨家蘋果派!」無辜地眨眨眼,超人用著討好的語氣誘哄道:「她堅持每個上門的客人一定要吃到才能回去。沒想到你自己先跑掉了,幸好我不介意外送服務。」

  瞪著那烤得十分完美的蘋果派,Bruce不願否認他確實有些嘴饞,Alfred不喜歡他睡前吃太多小甜餅,即使他窩在臥室裡也不見得是真的在睡覺。

  「這跟我們剛剛討論的事情有什麼關連性嗎?」

  「我只是想跟你一起分享這宇宙第一的蘋果派。」超人抓起其中一塊大膽地直接湊近Bruce嘴邊,同時緊張地心臟像是要撞斷肋骨。

  即使知道不可能,但他還真有點擔心蝙蝠俠會一口咬斷他的手。不過餵食蝙蝠俠什麼的,就算斷根手指也值了。

  睇了眼那緊張到僵硬的超人,Bruce勾起嘴角緩緩傾身向前,往那香氣四溢的蘋果派上咬了一口。

  離開前還特意伸出舌頭舔了下對方的指尖,總是堅毅自信的超人立刻像做了壞事的小男孩一樣嚇得縮回了手。

  「所以?」明顯贏了這回合的Wayne少爺心情很好,嚼著那一點也不輸給Alfred的蘋果派問道,「你思考了三天的答案就是你看見了光然後想和我一起吃蘋果派?」

  「對,不行嗎?」超人理直氣壯地說,難得在蝙蝠俠鄙視的眼神中依舊維持著他抬頭挺胸的勇氣。

  看著對方手中的蘋果派與那堅定的天空色雙眼,Bruce最後像是妥協了般地聳聳肩:「你要站著吃?要是碎屑因此掉進地毯裡Alfred絕對會把你大卸八塊。」

  這一點倒是無庸置疑。超人小心翼翼地在Bruce身邊坐下,他剛在那柔軟得不可思議的床墊裡調整好姿勢Bruce就已經開始有效率地進攻他手裡的蘋果派了。

  超人不禁露出了一抹微笑。

  他還是會感覺到胸膛時不時的抽痛,為那個他可以擁有的一切哀悼。

  但他知道,屬於Clark Kent、超人Kal-El的所有都在這顆水藍星球上。

  他會暫時把這當作一個祕密,但Clark確實看見了。

  夢境結束的刺眼光芒過後,那抹優雅如昔的深色黑暗佔據了他全部的視線。

  那短短的一剎那,就是Kal-El最想擁有的一切。




NOTE:

緩慢補正聯動畫的進度中

看到這集For The Man Who Has Everything突然整個人都不好了

超人跟夢裡的兒子道別整個淚流成何啊QQQQ

而關於老爺的夢境,有人說最後會急轉直下是因為老爺本能地不相信幸福美滿,也有人說是因為看見父親痛毆Joe Chill的暴力違背了蝙蝠俠的信仰與初衷所以下意識地決定結束一切

不管哪方面來看都很虐啊OTLLLLL

事後稍微查了下資料,發現漫畫原版送玫瑰的是老爺啊!!!!

編劇給我出來談人生!!!!!

基本上這篇就是因為我對兩人面對黑色恩惠的反應+老爺的禮物讓我超級怨念啊+事後發生了什麼給我交代一下啊綜合起來的執念跑出來的

總而言之他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造就了現在的他們,對我來說這是他們之所以是超人與蝙蝠俠最重要的因素 :D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