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淹沒了星球

管理人:labbri
超蝙,盾鐵,亨本,哈蛋
※版權所有※

[DC][SB]The Final Touch Down! -2 (高中生AU)

  「你是撞到書櫃還是怎麼了?」

  朝那緊抓著頭盔好像巴不得把它給捏爆的超人瞄了眼,Lois有些不耐煩地用原子筆敲得對方的護肩喀喀響,「醒醒,超人。」

  「Lois?妳什麼時候來的?」超人微笑地看著坐在一旁椅子上的好友,有些無辜地眨了眨眼,「我沒看到妳。」

  「是啊,因為你忙著與自己的訪客證深情對望。」白了對方一眼,身為校報主編,Lois毫不留情地諷刺道,「你是突然墜入愛河了還是怎樣?」

  Lois本意只是開個玩笑,誰都知道大都會之星的超人從沒什麼談戀愛的渴望,即使因為明星球員的身份身邊不時圍繞著許多男男女女,超人總是以他禮貌燦爛的微笑擋住他人的追求與示好,學校裡甚至還有人開了「誰能在超人心中成功達陣」的賭盤。

  Lois理所當然也是候選人之一,可惜她知道自己可沒這興趣,目前她比較樂意與新聞社交往,所幸超人也對她沒興趣,即使Lois再強悍她也沒那麼多精力與全校女生為敵。

  而這樣的超人,竟然就因為她的一句隨口玩笑話燒紅了耳朵。

  喔我天殺的——Lois突然不知該為自己得到了第一手頭條而感到興奮還是該為這破天荒的消息感到驚訝。

  「是誰?」Lois那條理分明的腦子立刻分析了一下現在的狀況:友誼賽是在週末,外人進出高譚高中都需要訪客證,為了不影響師生的一般作息,雖然他們得以提前來到高譚高中進行練習與熟悉場地,但高譚學生會僅將訪客證發給了校隊成員與負責貼身報導的新聞社,那些從大都會跟來的啦啦隊完全被隔離在校園外。也就是說啦啦隊可以先全數排除可能了,至於新聞社——成員也就只有她、Kent與攝影師Jimmy Olsen而已,全部不可能,而在賭盤中也有很多人下注的「日久生情隊友組」,Lois可不覺得超人會因為換了個地點練球就突然開竅了:「你知道對方的名字嗎?」

  輕嘆了口氣,超人總算是大發慈悲地放過了手裡的頭盔,懊惱地抓著頭髮:「不知道,我之後又去了圖書館好幾次,可是都一直沒看見他……」

  挑起眉,Lois一下就敏銳地抓到了與她預計的性別上的差異。看起來這次是真的非常有意思,而且以超人的個性,應該也不會是什麼一時著迷:「不過一見鍾情這回是就算是你也有點太瘋狂了,超人。」

  「別說了,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將整個臉都埋進了手掌裡,超人彎著腰蜷在長板凳上看起來像是要把自己捲成一顆球。

  「那為什麼,因為他長得好看?」

  「他不知道我是誰,Lois。」模糊的聲音從手掌中傳來,超人的低沉嗓音中夾雜著一絲沮喪與迷茫,「他就只是……跟我說話而已。」

  「我以為誰都能跟你說話。」微笑著,Lois將手掌放在對方厚實的背上安撫地揉動,這是她知道最快能讓Clark冷靜下來並放鬆的方法。

  「妳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輕忽了口氣,超人抬起了臉看向身邊的友人,扯了扯身上的白底紅條紋球衣:「穿上這身球衣前的我始終與我一年級時沒兩樣,Lois。這件事誰都知道,但卻沒人看著『我』。你知道那個我是怎麼回事,Lois,我並不是抱怨,只是超人是我,但那也是我。」

  深吸口氣,超人抬起頭來,天藍色的眼望向對面置物櫃中的黑框眼鏡,視線在一旁的襯衫制服上掃了眼後又回到眼鏡上:「或許他也就只是客套在敷衍我,可是那很有趣……」

  望著Lois隱含著笑意的上揚嘴角,讓超人忍不住紅了臉。

  「他跟你調情,是吧?」眨眨眼,一眼看穿超人不想刻意提起的事,看著對方發紅的臉頰,Lois忍不住咯咯笑了出來:「喔——小鎮男孩、帥哥跟你調情了。」

  「謝謝妳的一再提醒,Lois。」清了清喉嚨,超人重新挺直背脊恢復他那明星四分位自信滿滿的模樣,但那頭黑髮下的耳朵還是紅得彷彿曬了太久的太陽。

  休息室的門被一股力道撞開,一名抓著橄欖球的隊友朝板凳上的兩人揮了揮手:「上場練習啦,發揮點團隊精神吧,Kent!」


-TBC


NOTE:

lofter不能斜體好痛苦啊!!!!!!

大超基本上就是膝蓋中了一劍還找不到兇手,虐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