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淹沒了星球

管理人:labbri
超蝙,盾鐵,亨本,哈蛋
※版權所有※

[DC][SB]The Final Touch Down! -1 (高中生AU)

Pairing: Superman/Batman(Clark Kent/Bruce Wayne)
Rating: G
Disclaimer: They only belongs to DC & each other.
Summary: Bruce,Clark提醒自己把這音節記在心裡——左手將擊劍的防護面罩夾在手臂與身體間,右手緊握的西洋劍在太陽下閃閃生輝,不以為意地對著Clark勾了下嘴角:「我們真的不能再繼續以這種方式相遇了,農場男孩,遲早有一天會有人受傷的。」
Notes: 普通高中生AU,運動社團,多動症設定涉及


   靈感來自望月海凝大大的這張圖
   http://www.weibo.com/1889165644/Bt3Gct3vr?mod=weibotime#_rnd1414319520549 

   感謝她讓我的腦子頓時就跟被墜落的太空船擊中的肯特農場一樣

   這篇不會很長,更個三四次應該就沒了


====================================


  「樓下是在吵什麼?」

  一手撐在頰邊,Bruce漫不經心地望著窗外,只見底下中庭正徘徊著一群興奮吵鬧的女學生們,夜藍色的典雅百褶裙隨著女孩們的走動轉圈甩開一個個完美可愛的圓,而在那海浪一般的深藍群潮之間,有幾名看上去像是運動社團成員的壯漢非常顯眼地被包圍其中。

  「我不記得我們有一支叫大都會之星的校隊,」那些在高譚騎士隊的黑色黃色之間非常顯眼的燙紅花體字豪氣十足地霸站了整個運動外套的背部,雪白的主色搭上火紅與天藍條紋的裝飾設計讓整件外套看上去活力十足,在太陽下簡直炫目地睜不開眼,讓Bruce忍不住瞇起眼收回了視線:「或許他們應該改名『大都會之陽』。」

  「他們是大都會高中的橄欖球校隊,來與我們騎士隊進行友儀賽。」往窗下瞥了眼,坐在Bruce對面雕花木椅上的Harvey Dent作出了說明,同時手上做筆記的動作依然沒有絲毫的停頓:「這行程好幾個月前就敲定了,我在兩個禮拜前也告訴過你,我這禮拜恐怕沒多少時間陪你鬼混。」輕嘆了口氣,Harvey無奈地聳聳肩,「明顯你當時完全沒在聽啊。」

  「啊,忙碌的會長先生,我會想念你的陪伴的。」對Harvey的說法沒有反駁也沒有辯解,Bruce僅僅是微笑著表達安慰,但口氣聽上去實在不怎麼真心誠意。

  Harvey顯然就是這麼認為,忍不住對他們高譚高中知名的Wayne王子翻了個白眼。

  一聲尖叫從中庭傳來,讓圖書館中的兩人不約而同地往下看去,正巧看見女孩們簇擁著正互相丟著球玩的球員們揚長而去的背影。

  「嗯……不知道超人去哪了?」視線一一掃過那些繡在球衣背上的名字,Harvey疑惑低語。

  「『超人』?」挑起眉,Bruce看上去對這名字感到啼笑皆非,Harvey懷疑要不是Wayne家的教養不允許,對方恐怕早就放聲大笑了。

  「大都會之星的明星四分衛。」眨眨眼,Harvey無視Bruce嘲弄的表情,搖了搖頭:「他可是被正義聯盟的球探看上的高中生球員,你家不是正聯的贊助商嗎?好好認識認識他也不壞。」

  「首先,贊助商是Wayne企業,不是『我家』,Lucius基本上要把錢給誰我爸也不怎麼阻止。」

  「Fox先生是一名很忠心的公司總裁,你應該慶幸他是為你們家工作,Bruce。」

  「當然了,Wayne家用的都是最好的。」闔起手中的厚重詩集,Bruce站起身對著仍坐在原位的學生會長眨了眨眼,得到了對方無奈的輕哼作為回應,讓他忍不住咯咯笑了出來。

  走到文學書區,Bruce一邊用視線掃過書架上的陳舊書本,一邊靠近他借閱詩集的書架,呼吸著屬於古老紙張與墨水混合的氣味,感受那些從幾十年前傳承下來的文字逐漸融解在空氣中。

  他來到英國文學的書櫃前,指尖輕輕從那些厚皮書脊上撫過,小心翼翼地摩娑過那些微微掉漆的書名印刷,就在這時一個東西撞到了他背上,讓Bruce踉蹌了一步差點整個人往書櫃上一頭栽去。

  如果不是有人即時拉住他的話。

  一隻乾燥溫暖的大手緊緊握住了Bruce的右手臂將他拉了回來,拯救了他鼻子撞上那堆精裝書的窘境,但如果Bruce沒弄錯,也是那隻手的主人害他陷入這危機中的。

  「喔,上帝啊,我很抱歉!」那把低沉的嗓音聽起來尷尬又慌亂,他急急忙忙地將Bruce轉了過來,似乎是想要檢查他有沒有受傷,但那隻大手緊抓住他的力道卻讓他感到有些疼痛:「你沒事——」

  Bruce很確定眼前的蠢大個絕不是他們學校的學生。

  因為、很顯然,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誰。

  他剛開始以為對方抓得這麼緊是因為認出了他是Bruce Wayne,但顯然這大個兒看上去只是很怕自己把人給撞了個頭破血流,整個人慌慌張張的不知所措,掛在鼻樑上的那副厚重黑框眼鏡讓他整個人看上去更可憐了,就像隻闖了禍的黑色大狗一樣嗚嗚叫著。

  而更明顯的,是對方身上那不屬於高譚高中的天藍色制服。

  「外校生?」挑起眉,Bruce試圖掙開對方的箝制,但那隻手卻意外地不動如山,讓他不愉快地感覺自己像隻被掐住頸子的小動物,視線在對方胸膛上掃過:「你的訪客證呢?我需要去呼叫校警嗎?」

  「什麼?喔、在這!」大個子愣了下,他慌慌張張地從胸前的口袋裡掏出了一個試別證,原本夾在口袋上的原子筆卻不小心纏著識別證的吊繩一起掉了出來,筆蓋在一陣拉扯中脫落下來,而那筆尖就這麼湊巧地戳在了Bruce看上去就價值不斐的皮鞋上,讓外校生發出了一聲呻吟般的抽氣:「喔天啊……不要聯絡校警,拜託?」

  聽到這裡Bruce只想翻白眼,自己也只不過惱怒地說了幾句就被當成一個尖酸刻薄的人了?

  「放鬆點,大個子,一隻鞋子還不至於會吃了你。」瞪了對方一眼,Bruce看著那副歪歪斜斜的眼鏡湧起了一股不知是想幫對方戴好或是乾脆扯下來的衝動。瞇起眼看著在對方手掌中顯得小得可憐的訪客證,挑起眉:「——Kent?大都會高中……跟著橄欖球校隊一起來的?」

  「呃、是的,新聞社要負責這次的友誼賽校報報導。」露出一抹以他這魁梧的身材來說靦腆得過份的笑容,Kent尷尬地捏了捏那個證件,露出了嚮往的眼神環顧著這宛如城堡藏書室的圖書館,「高譚高中的圖書館藏書一向很出名,我從以前就一直很想來看看。」

  「你喜歡文學?」視線在對方縮起的背脊以及大手上來回看著,雖然這個Kent看上去就跟鄉下大男孩一樣純樸,但他身材的健壯線條讓他看上去不像是個會對文學有興趣的人。

  「嗯,我之後想當個新聞記者,星球日報是我的目標。」

  「很高的目標啊,Kent。」星球日報主要是大都會區的報紙,但在高譚也有一定的銷售量,他們的報紙在跟隨大眾潮流的同時也有著辛辣刻薄的筆鋒,整體來說還挺對Bruce的胃口,他父親也提起過Wayne企業也對星球日報很感興趣,「祝你成功,農場男孩。現在,可以請你放開我了嗎?」

  「什麼——喔、抱歉!」Kent似乎這時候才注意到自己一直抓著Bruce的手臂,他在短短幾秒內羞赧地漲紅了臉,困窘地鬆開了汗涔涔的手,「上帝啊,我真的非常抱歉。」

  「下次小心點,」勾起嘴角,Bruce隨意地撫平了袖子上的摺痕,彎下腰撿起那隻闖禍的原子筆,蓋子蓋好後抽過對方還捏在指間的訪客證,將原子筆夾了上去。Bruce用指尖拉平了皺巴巴的火紅色吊繩,像是打領帶一樣將那小蛇般的玩意兒靈巧地繞傻大個的粗壯的脖頸,輕輕將他往自己的方向拉了下。

  看著Kent搖搖晃晃地紅著臉往自己彎腰靠近,讓高譚高中的Wayne寶貝兒好心情地勾起了嘴角,「下次試著別把人撞進牆裡去了,小記者。」

  一直到Bruce走過轉角時,他都還能從眼角看見那個農場大男孩整個人紅著臉傻傻地站在原地,這意外地比那大都會高中來的美女從他身邊擦身而過還讓他感到愉悅。


-TBC


NOTE:

初次見面就調戲人不可取啊小少爺

都是因為那張圖真是太青春洋溢了忍不住wwwwww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