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淹沒了星球

管理人:labbri
超蝙,盾鐵,亨本,哈蛋
※版權所有※

[AVG][盾鐵]Shut Up and Eat Your Doughnuts

※6月的第一個禮拜五是國際甜甜圈日!※

※桌子下的小動作——甜蜜30題/26※


  Tony喜歡會議時間,他大部分棒透了的設計是在會議時間完成的,例如Stark衛星的新追蹤演算方程式、昆氏噴射機的氣流穩定系統、JARVIS下一次的升級軟件、與Steve的約會清單,或是列一張新裝甲酷斃了的新名字候選名單。所以沒錯,他喜歡會議時間,他只是不喜歡他媽的開會。

  尤其是那場會議涉及到了一個總是試圖用剩下的那隻眼幹掉他的超級間諜頭子,以及一個看起來很好吃嚐起來也的確很好吃的40年代道德標竿、一個可以用小指甲幹掉一組綠扁帽小隊的超級女特工、一個對弓箭與高處有著病態的熱愛到Tony深信他總有一天會高唱著I Believe I Can Fly然後從復仇者大樓天台往下跳的神射手特工、一個生氣時可以毀掉一半哈林區興趣是皮拉提斯與打毛線的瘋狂物理學家、一個下凡後迅速與水牛城辣雞翅及焦糖爆米花展開一段三角熱戀的北歐神——簡言之就是一群神經病隊友——的時候。

  通常那種會議都會讓Tony很想哭,有大部分原因是因為他總會打哈欠,另一部分是Steve習慣微側著身子假裝有在聽Fury講話但其實他自始至終一直偷偷盯著Tony看然後以為沒有人發現,少部分是因為Clint無聊時就會在桌子底下亂踢人,而他又總是成為Clint的目標(因為,想想看,沒有人敢踢美國隊長,因為Coulson絕對會先把他電到流口水,去煩Natasha等同於簽下自己的死刑單,Bruce也是差不多的意思,而去踢Thor估計自己的腳趾恐怕會先斷掉),而就算他是偉大的鋼鐵人,被踢到脛骨也確實會痛得像地獄。

  Clint就是個天殺的混蛋,所以他會開始挺身對抗是最自然不過的事了,再怎麼說,他們可是他媽的復仇者,而且他們也沒怎麼明文規定不可以對自己的隊友進行復仇。

  所以Tony製作了一把小型追蹤漆彈槍,只有掌心雷大小,他可以自然地把手伸到會議桌底下開槍,漆彈會自動追蹤Tony設定的人,在這裡指的就是Clint‧他媽的‧Barton。一場會議下來,Tony的小腿多了三個瘀青,Cint的褲子已經徹底變成了恐怖的紫紅色。

  然後第二次開會時,不知怎的Tony與Clint的褲子先後被迴紋針給弄碎了。重複一次,被迴紋針。而坐在Bruce旁邊的Natasha笑得滿臉得意。

  所以,這就是了,當戰爭變成三方鼎立時,往往就是混亂的開始。

  Thor不知怎麼地發現了他們的桌下戰爭,他自己特製的超濃焦糖醬爆米花把他們所有人的褲子與鞋子都給毀了,並且甜得讓人想舔上去。當他們所有人回到大廈Tony大聲宣布他們應該要有個裸體焦糖爆米花派對時,Steve紅著臉但神色堅定地邁開他依舊包裹在黏滿了爆米花的褲子裡的修長雙腿把Tony拖回了房間。

  Coulson差不多是在Bruce用三個新發明的永動彈跳球把他們都彈出滿腿瘀青時放棄他們的,那一天每個人走出會議時的姿勢都怪怪的,Clint宣稱他的雙腿再也併不起來了,Bruce只能滿臉尷尬地保證他下一次會把動力輸出率縮小。

  而作為目前仍然堅持置身事外僅僅只是在桌子底下把手與鋼鐵人纏在一起的美國隊長,Fury差不多是把所有希望押在他身上了,因此每次戰後會議大家就戰鬥位置坐定位後,總能看見Fury用他僅剩的那隻眼睛狠狠盯著Steve像是在問「這群蠢蛋的腦袋到底他媽的有什麼問題」一樣。

  可結果就是每個人離開神盾會議室時,褲子不止被撕碎成一條一條、腿上沾滿了爆米花並且有著無數瘀青,同時還被各色顏料塗成了七彩。

  Steve很慶幸他們有昆氏噴射機直達復仇者大廈,而不用出門招計程車。

  「你們有很嚴重的神經病,知道嗎?」坐在會議桌的主位上,徹底遠離一級戰區的Fury無比沉重地望著遠在另一端的超級英雄們宣布道。

  「抱歉,我以為AIM才是那個五小時前試圖把全紐約的電器變成狂派變型金剛的神經病?」哼了聲,Tony的手自主地纏上了Steve在桌下伸過來的指尖,一邊踢了踢腳邊的金屬公事箱,一把小型的漆彈掌心雷立刻彈了出來。

  「就算是你也不得不承認,變型金剛酷斃了。」在褲檔上被金色油漆擊中時,Clint拔高了嗓音尖叫道:「嘿!你作弊!我以為我們一致同意你的裝甲不得加入戰爭!」

  「你這沒常識的蠢鳥!這叫自動砲台!」金色紅色的漆彈接二連三地瞄準了Clint的褲檔,Tony高聲回話:「而且AIM就是一群白痴!我可以在晚餐時間用小指頭造一台大黃蜂出來!」

  「臭鐵罐我恨你——!」

  Fury露出了一臉「我他媽的恨死你們兩個了」的表情,然後用著「到底為什麼我還要在這裡忍受你們操他媽的我眼睛好痛」的眼神往Steve看了過去,恰巧看見了Steve著迷專注地凝視著Tony Stark,一手在桌子底下不知在做什麼(Fury還沒那個勇氣去猜測)的畫面。

  這下他眼睛真的痛了。

  Clint又一次被正中紅心時發出了慘叫,Natasha終於忍不住用鞋跟踩了Thor一腳,然後Thor便轟隆隆地吆喝了聲「為了Garrett!()」把一整包不知從哪變出來的熱騰騰爆米花往桌子底下灑去,Bruce抓緊機會在半空中攔截了幾顆塞進嘴巴裡後便整個人縮到了椅子上,讓自己已經被少許漆彈波及的雙腳遠離戰場。

  至於Steve,他依舊望著Tony露出一臉好像看到剛出生的小寶寶一樣的微笑,好像怕有人不知道他對Tony的迷戀一樣。當然,他還是側坐著假裝有在聽Fury講話,可惜早就不會有人相信了。

  不是說Steve不負責任,拜託,他可是美國隊長,他只是不認同他們復仇者的戰後檢討會需要神盾一同參與甚至是主導,復仇者是完全獨立組織,Steve已經重複了許多次但用膝蓋想也知道Fury從不會好心地放任他們呈現無政府狀態。

  事實上Steve過去曾傾向與神盾合作的立場,Tony過去為了這件事與他吵了許多次。直到有一次的任務涉及到一名國會議員,為了保持政府形象,在神盾的各種施壓下,Tony獨自扛下了那次造成的所有損失與責罵。從那之後Steve便徹底與神盾撇清了關係,時代變遷,但政治黑暗似乎永遠不會改變。Steve厭惡那個,但在這個彷彿不做美國隊長就喪失了自己存在意義的未來,他曾以為自己可以做到對此視而不見,服從命令做個好士兵,但實際上他從不是那種盲目服從的傻瓜。而Tony讓他看清了讓Steve Rogers出來幹點傻事、走在自己堅信的道路上不是什麼壞事。或許確實需要點紀律,但不是壞事,絕不。

  所以這就是了,即使迫於政治壓力下他們必須向神盾報到,但他們仍然同心協力地試圖讓神盾局長死於胃痛,或是眼睛痛。

  「Fury看上去要心臟病發了。」哼哼了兩聲,Tony往Steve的肩膀擠了一下,然後感覺到與對方的胸膛正因為低笑而甜蜜地震動,相握的手掌被親暱地捏了下,接著Steve吻了下他的頭頂:「嘿,停下,大兵,別以為你比我高就可以這樣把我當寵物玩。」

  「嘿,停下,大兵,別以為你比我高就可以這樣把我當寵物玩。」

  「我以為你就喜歡我把你當寵物玩。」

  「當然,如果那能涉及床、沙發或任何可以支撐我們兩人的平面就更好了。」

  「噁!我們就坐在這呢!」Clint尖叫著抗議道,搶過了Thor的爆米花往對面兩人的臉扔了過去。

  「你只是在嫉妒我與超級士兵的棒極了的性生活!」

  「我與超級間諜的性生活也讚透了好嗎?」

  Natasha拆開了一包全新的Garrett焦糖爆米花,一股腦地全部倒在桌上與Thor及Bruce分食,同時滿臉興味地欣賞眼前的鬧劇還有Steve紅到好像被紅色漆彈擊中的臉龐。Bruce明顯已經進入我眼裡只有爆米花心裡也只有爆米花我不認識他們的心理狀態,Thor則是一如往常地隆隆大笑然後指使神盾特工去買更多爆米花。

  「再提醒一次為什麼我要讓他們組隊?」Fury痛苦地看著眼前據說是負責拯救世界的超級英雄們,突然有股辭職的衝動。

  「因為壞蛋都是一群神經病,而他們是一群超級神經病,長官。」Coulson面對眼前不遠處的混亂仍然面不改色,冷靜地回答。

  「上帝啊,Tony。」

  在Tony開始形容Steve是如何在床上把他打開並讓他濕得一蹋糊塗時他終於受不了地把臉埋進了手掌裡,露出的耳朵紅到像是要滴血,Tony心動地邪笑了聲,就這樣湊過去往那看起來萬分可口的耳朵咬了一口。

  「嘿!我很確定憲法有明令禁止性騷擾美國隊長!」Clint瞇起眼大叫著,結果是讓Steve臉更紅了。

  「可惜我是美國隊長的男朋友!我愛做什麼就做什麼,就算我現在在桌子下把手伸進他的褲子裡你也不能說什麼!」

  「我就知道!」Clint憤恨地叫道,並奮力捶了下桌面:「我就知道——!昨天晚餐的時候隊長臉那麼紅絕不可能是因為吃到辣椒被辣到那麼簡單!」

  「嘿、我的確像辣椒一樣火辣好嗎?」Tony惱怒地哼了聲,隱沒在桌面下原本與Steve緊握的手滑溜地摸上了那壯碩的大腿。

  「TONY!」Steve懊惱地低叫了聲,然後從背包裡拿出了一個有點變形的紙盒,塞到Tony鼻子下面:「閉嘴別動吃你的甜甜圈!」

  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Tony還是聽話地收回了不乖的手,打開紙盒抓起裡面的甜甜圈慢慢地啃起來。

  一時間神盾第一會議室終於又恢復了少有的沉默,雖然Fury覺得他也許要洗耳朵而清潔小組又要哭了,但他仍然很感激眼下的寧靜。

  然後Tony Stark拿起一個上面裹滿了草莓糖霜的甜甜圈,伸出舌頭緩慢地從上到下舔了一下。

  粉紅糖漿半融化在他嘴角,緩緩滴落到精心修剪的小鬍子裡,仍然身在空氣中的舌尖沾滿了水光與奶紅色微微顫抖著,接著Tony隨即在嚥下滑進喉嚨裡的甜膩時發出了一聲應該關在臥室裡再也不要出來的呻吟。

  最後他無辜地望著美國隊長眨了眨眼。

  所有人眼尖地注意到Tony的另一隻手不知何時又消失在桌面下了。

  「散會。」

  Steve咬著牙硬擠出這句話,然後站起身扛起身邊的鋼鐵人頭也不回地衝出了會議室。

  隨之而去的還有Tony惡作劇得逞一般的哈哈大笑。

  在一片戰敗般的死寂中,Natasha聳了聳肩,又一次從桌上撿起一粒爆米花扔進嘴裡。

  「要我說,Steve贏了這場該死的戰爭。」

  因為,當然是Steve了,他可是那個見鬼的美國隊長。

  Tony舉雙手加上他所有裝甲與機械手臂的手百分之百贊同。


|世界安全危機|


甜蜜30題顧名思義還有其他題目,之前有寫過幾篇了

以後再貼過來吧

這一群蠢蛋簡直蠢哭(ry

喜歡他們像家人一樣胡鬧吐槽與互相保護

神盾就是超碎了心的幼稚園老師哈哈哈哈哈哈


國際甜甜圈日快樂!!!!!!!!!!!!!!!


※為了Garrett:Garrett Popcorn,總店在芝加哥,看網路上大家介紹與照片看起來超好吃的啊!!!!!

以下是食記介紹(可能需要翻牆

http://caca1009.pixnet.net/blog/post/136744720-%5B%E4%B8%AD%E7%92%B0%5D-%E4%B8%96%E4%B8%8A%E6%9C%80%E5%A5%BD%E5%90%83%E7%9A%84%E7%88%86%E7%B1%B3%E8%8A%B1-garrett-popcorn

天啊那個焦糖爆米花(口水


评论

热度(18)